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三十六章 痴者

所不同的是各种痴。
若是许多年后再来那样的一战,面对更多的宗师,甚至有可能除了元武之外还出现新的八境修行者,那需要什么样的修为,才能够真正的胜出,才能成为此刻丁宁口中所说的真正无敌?
不管对方的目标是老僧还是那柄剑,对方先行和他们先行,都不会改变这场绞杀本身。
然而这名老僧却生怕丁宁误解他的意思,道:“不是说现在您需要重拾修为,很多修行者反而走在了您的前面,关键在于您真正创造了一个时代。您和巴山剑场将整个修行者世界的境界都大大往前推进了一步。”
长孙浅雪彻底的懂了,看着眼眉尽是伤感和感慨的丁宁,“所以并非是那种心胸特别开阔,心系天下苍生的修行者才能由七境到八境,反倒是特别执念于一点的修行者,才有可能真正的破七境入八境,甚至是极度心胸狭隘的小人。”
“我想侍奉在您身旁。”
这对于此时的长孙浅雪都不难理解。
那是他自己达不到,但想要看到的境界。
老僧想到来此山的目的,又看了看手中的木杖,彻底醒悟过来,道:“还有身和器,时间的累积。”
丁宁微微抬首,又是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后来我便想清楚了,精神意志所谓的放……便是最深的执念。无形之物便有如有形之物一样,有某种最深的执念,反倒像心胸不够开阔,精神意志便好像收缩凝聚于一点。就如我们体内的真元和_图_书若是凝于一点,体内的经络便是空了一样的道理。”
此时老僧临近破境的状态,正好便是一种印证。
木杖依旧交由丁宁手中。
长孙浅雪不再多言,她点了点头,然后出声,“接下来我来带路。”
这老僧是真正的修行痴者。
“七境最后要到八境,恐怕就是如此。破除所有修为,精神意志和身体无限放空,便自然可以引来新的天地,不破不立。”丁宁看着她和老僧,微苦道:“我昔日没有想通的一点,一是担心这是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毕竟典籍中虽然有八境修行者的存在,甚至还提及九境,然而我们那个时代,却并没有人能够真正进入八境,甚至我们前面一代修行者也没有,谁也没有真正亲眼见证过。所以我便疑虑这如同生老病死一般,是修行到最后的自然循环,八境散功,又是重新炼起。毕竟典籍里的许多故事,也都是骗人的。还有疑虑的一点,是真元可以散尽,身体可以放空,但精神意志,又如何放空?”
九幽冥王剑和天地间极寒元气有着自然的感应,即便昔日那名灵虚剑门的大宗师行进的痕迹早已被风雪和岁月掩盖,但长孙浅雪说能找到,那她便一定能够感觉得出来。
老僧追求一生,只是想要看到更高的境界,不管是他达到,还是可以亲眼见证别人达到。
所以丁宁也很凝重,缓缓的说道:“在于放,还在于不固于己身,不破不立www•hetushu•com。”
“所以许多典籍上的故事的确都是骗人的。”
老僧愣了愣,却是自嘲般笑了起来,“我倒是糊涂了,居然还问这样的问题,您昔日便远远领先于元武,即便让他数年,这十数年潜修,若论境界,自然还是远远超于他。”
老僧微躬身,以长陵礼节对着丁宁行礼,郑重道:“天下只有您,才能有成为天下剑首的可能。”
长孙浅雪能够理解了七境和八境的关隘,到了真元修为到达最后破关之时,需要寻找的只是那一个契机般的破关执念,而对于他而言,世上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只有怀着各种不同为己的目的的人。
丁宁平静的看着老僧。
丁宁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丁宁顿时释然。
只是寥寥的几句对话,那名老僧便有了莫名的开悟,竟是隐隐要破境成功,就将跨出最后的半步,真正的进入八境。
“散功?”她皱了皱眉头,很简单的吐出两个字。
事实便是如此,数名卓绝的宗师,往往能够影响一个时代的兴衰。
先前他的很多敌人都很憎恶他的这种平静,却并不知道他这样的气度何来。
丁宁也看了看老僧手中的木杖。
老僧想了想,说道:“昔日您要成为天下剑首简单,但是如今要成为天下剑首却难。”
丁宁点了点头,他能够理解老僧的意思。
他虽然最强大的感知在体内,而不在这些冰雪之间,但是他的修为进境已经到了七境和*图*书和八境破境的边缘,整个人处在一种难以言明的状态之中,似乎甚至可以感应到长孙浅雪的目光和心意所指。
这样的誓言,便意味着他接下来的生命,所有的意义,便是守护丁宁到达那样的境界。
这名将领自然明白修行者能够改变自己的外貌甚至体态,看上去年轻并不一定真正的年轻,然而抛开年龄的问题,是什么样的修行者,能够以一些言行,便形成对这名苦修僧破境的强大助力?
……
这些话对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异常玄奥,但即便是长孙浅雪都是距离八境并不遥远,所以她也听懂了。
所以看上去似乎仍然是他在引路。
就如一个宗门,之间都是四境五境的修行者,六境七境的修行者几乎没有,但陡然出现一批七境的宗师,这个宗门的整体境界,包括五境六境的修行者便自然也会在下一个时期多出许多。
远处冰窟里,如幽灵一般伫立,静静远观者老僧的那一名将领,眼瞳里也第一次出现震惊的神色。
这是一种难得的契机,不只是事关老僧一个人的修行,甚至对于丁宁而言,都是一种未经历过的契机,毕竟在他的修行经验之中,七境和八境破境的最后一步,也因为他有疑虑而未真正的跨出。
他的肌肤紫黑如漆,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的肌肤却在阳光的映衬下,闪耀着淡淡的金光。
人世间到处都是痴者。
这是老僧极感兴趣的问题,所以他又想了想,极为恭和*图*书敬的问道:“您是否到了元武的境界?”
所以此时他的这句话,便是誓言。
老僧依旧走在最前。
“很简单,这便是极致的道理。”丁宁苦笑了起来,“要做到真正极致的大仁无私,有谁能够做到?但要做到极致的小气、自私、贪婪,却是更为简单。”
他只担心丁宁将来不需要他侍奉在身边。
老僧确信只有他能够真正的做到远超天下所有的修行者,做到真正的无敌。
三人启步。
王惊梦和巴山剑场在修行者世界颓势时强力崛起,那时六境七境之上的修行者数量的确很稀少,但现在丁宁所处的却是巴山剑场之后的时代,许多宗门崛起,就如夜策冷这一代,许多深受当时巴山剑场影响的人物已经成为宗师。
他要侍奉左右,直至丁宁到达那样的境界。
然而很显然,这老僧杀死了那支雪犼骑军之后,便和那名年轻人进行了一次谈话。
之前这名老僧在启程前已经说过类似侍奉的话语,但是他明白这名老僧此时的意思有很大不同。
因为她很清楚当年的王惊梦能够远远超出当世的修行者,便是他太会质疑和创造自己的路。事实证明,许多典籍的修炼手段并非是最佳的,许多道理和故事,也的确是骗人的。
然后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长孙浅雪说道:“这里的冰川亘古不化,修行者经过的地方自然会有痕迹,有些痕迹新,有些痕迹旧。”
“天下无真正的仁者,但有真正的痴者,不和图书管痴于何物。”丁宁看着她补充道。
丁宁看着他,认真道:“光有境界是不够的。”
“走吧。”
对于这里莫名存在的这支军队,他和长孙浅雪却都不担心。
老僧的道理说的很大,但实际却很简单。
相隔太远,他自然无法听得到老僧和丁宁等人的谈话,也不知道丁宁和长孙浅雪到底是何方神圣。
长孙浅雪认真的听着,她没有疑问。
“昔日在长陵,我于七境至八境之间,有些事情我有些疑虑,没有彻底想明白,便停留在跨和不跨之间,修为境界便只比你现在略前一些。”丁宁看着老僧,平静的说道:“后来我在长陵十数年,重复一些走过的路,甚至纠正一些自己以往修行之中做错的环节,那些其实极为简单,不需要耗费什么脑子,思考的便是七境和八境之间的问题,此时若论境界,自然要比元武高出数步。”
那根木杖被鲜血洗刷得多了,此刻表面油泥般的钝光消失了不少,内里却是露出一层琥珀般的骨质光泽。
看着这名老僧肌肤上自然泛出的淡淡金光,感受着这并非是老僧体内泛出,而是无数稀薄的天地元气汇聚过来,冲撞到他身体表面发出的光芒,长孙浅雪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丁宁:“所以七境到八境,破境的关键,和最开始时的修行一样,不在于汲取,而在于放?”
这一处整片天空的天地元气虽然淡薄到了极点,但却也自然起了变化,不时有圣洁的光柱,从高空中不断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