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四十四章 剑是知己

随着他如和这柄剑对话般出声,一道剑意从他的指尖流出,沿着这些小蚕行过的通道,落在那柄剑上。
谁也听不明白他此时嚎叫的是什么内容。
灵虚剑门这柄传说中的大刑剑,的确是天下最为惊人的剑,是甚至能够气息压制九幽冥王剑的绝世好剑。
湖底其余所有巨索,在这一刹那彻底崩断。
喀喀喀……
然而在此时,丁宁只是保持着伸手的姿势。
并非是因为这剑光太过刺目,而是因为她体内气海深处的九幽冥王剑也不断的震动起来,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
这种力量极为强大,甚至超过七境。
这柄剑的颜色也只是普通的青色和铁灰色之间的那种色泽,而且不见任何清晰的符文,剑身上只有锻造和冶炼之中,留下的一种自然的繁花折叠般的花纹。
只是湖面上这四个人的世界,在此时却似乎已经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朴实得甚至就像一柄没有彻底打好的厚铁尺,一柄没有最终完工的剑胎。
极为自然的,这柄从湖底挣脱束缚而来的剑落在了丁宁的手中。
长孙浅雪的m•hetushu•com眼睛眯了起来。
一如当年。
湖底所有的声音消失。
丁宁感慨的笑了起来。
它原本是至为强大的剑,又如何能看得上那些凡剑,如何愿意为那些凡剑服务?
被强大的力量震起的巨冰却在纷纷的坠落,到处都是震人心魄的撞击声。
然而这道简单的剑意落在这柄剑上,这柄剑却是彻底的活了。
他感知到了那柄剑的位置,但同时也感受到了无数强大的力量,如一根根困龙的巨索,牢牢的锁住这柄剑。
老僧呼吸停顿,难以置信的看着这样的画面。
冰封的湖面上出现了无数条亮光。
丁宁握住了这柄剑的剑柄。
然而丁宁能够感同身受的明白他此时的感受。
只是一道淡渺的气息落在了冰柱上,却是瞬间让这冰柱发出了无数恐怖的碎裂声。
这柄剑往上飞起。
水汽在高空迅速凝结,冰冻,变成无数细小的冰晶,打在这湖面上,啪啪作响。
这柄剑已经封存了太久,名剑如美人,像这样的绝世好剑,又如何甘心永远冰封在这湖中,不让和*图*书世间见到自己的风光。
“剑是朋友,是知己。”丁宁知道他的不解,缓缓转过身来,看着他,道:“唯有令其有生命,当其有生命,双方顺其心意,才能真正得到最大助力,剑意所指,是要剑之意,修行者本身之意落向同处,才能发挥最强的威力。”
这柄剑一直在抗争,所以这片冰面上,才会形成这样的一根冰柱。
这柄剑原本就不想被永困于此,只是为了一个宗门构成洗剑池。
这一根根巨索便是昔日灵虚剑门那名强者留下的力量,他和这柄剑长久的修行者结合产生的本命元气,还有他布置的法阵的力量。
丁宁感慨的笑了起来。
他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毫无保留的将此时的心意,此时的情绪,彻底的放开,让这柄剑感知。
无数明亮的光线超过了热气喷涌的速度,从深渊之中如一轮烈日升腾而起。
无数沙沙声响起。
白启在后方疯狂的嚎叫起来。
整个方圆不知道多少里的湖面,就像是被剑光切割成不规则的无数小块,原先湖底的热气只是嗤和-图-书嗤的上涌,稀薄而淡。然而此时,这白色的热气却是如同喷泉,如一道道墙般带着一种快意,从湖底往上狂冲而出。
这道强大无比的剑意往上运行的十分缓慢,就像有人在缓缓的往上拔剑,但是首先出现在明亮光线之中的并非是剑柄,而是剑尖。
这是一道极为简单的冲天剑式。
没有鲜血流淌而出,却是有数条苍白的流束,如无数小蚕堆积,滴落在他身体前方的冰面上。
这柄剑处在耀眼的光明之中,本身却是朴实到了极点。
他感觉到这柄剑破壳而出的强烈欲望。
这无数刺耳的碎裂声一直穿刺到湖底深处,接着湖底那柄不知被何种方式囚禁着的剑陡然震动了一下,剑身的震动和挣扎,使得湖面下方随即响起一声如同巨兽愤怒与狂热的吼声。
丁宁没有抗拒,任凭这片冰片切开了他掌心的肌肤。
丁宁看着前方的冰柱。
尤其这一根冰柱原本被剑意往上所激而形成,此时上面细微的裂缝不断透出丝丝白色雾气的同时,那种稀薄而强大的剑意,却是越来越明显。
只是这柄剑的http://m.hetushu.com制式很奇特。
“你也应该庆幸,你还有再次选择的机会。”他在自己的心中说了这一句。
丁宁的前方出现了一道圆形的深渊,接着便如日出。
轰隆一声巨响,冰封的湖面上,许多巨大如房屋的冰块往上飞了起来,就像是湖底有许多巨大的章鱼在负痛往上抽打。
只是切断了许多股力量的其中一股,然而丁宁却只是轻声的说了一声,“现在便看你了。”
老僧原本昏暗而浑浊的双瞳骤然发亮。
然后他伸出了手,落在了前方已经布满裂缝的冰柱上。
是御使飞剑之中最为简单的剑意,只是要让剑往着上空飞起。
一片冰片切过丁宁的掌心。
这柄剑的剑身比一般的剑要宽厚,而且长度也显得比一般的剑要略短一些。
这些小蚕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到了那柄剑在湖底的被捆锁之地,然后聚集在牵绊这柄剑的其中一根巨索上,接着如蚕食桑叶般,将这根巨索瞬间咬断!
这是他已经等待了很久,甚至真正可以用一生来形容的剑。
湖面的冰壳不知深多少丈,但随着先前的激战,这冰封的湖面和_图_书已经裂成无数块,随着底下热湖的热气不断涌出,有些裂缝开始越来越大。
就在此时,一声如野兽嚎叫般凄厉的声音,却是从后方骤然响起。
丁宁没有回头,只是平静而清晰的说道:“问题的根本不在于我怎么知道,而在于那些是事实。问题在于,你现在还活着,以你现在的能力,只要你想去查,便自然知道那些是事实。我现在将命留给你,只是给你一个选择,你愿意相信谎言而活着,还是换一种人生活着。”
很久以前王惊梦和巴山剑场那些人的判断没有错误。
“你为什么会知道当年那么多的事情?”
一道强大无比的剑意随之释放,令远处冰川和冰原地带所有传说之中的猛兽都感到了恐惧。
只有像他这样级别的修行者,才能清晰的感知到挣脱那名灵虚剑门强者的束缚,同时切掉那名强者留下的本命元气是何等的困难,即便是他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做到。
整根冰柱已经彻底碎裂,随着湖底热气如喷泉的上涌,碎裂的冰片第一时间纷洒如花,往上飞起。
丁宁的面容依旧平静,但面上带着一种古怪的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