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五十章 鸿鹄

他的身体,像石头一样炸裂开来,砸入周围的泥土里。
青衫道人正是厉侯府在长陵镇府的供奉何春意,自军中跟随厉侯成长起来的宗师,也是厉侯留在长陵镇守侯府的七境修行者之中的最强者。
在他出剑之时,吴広也已经出剑。
吴広的身影在飞洒的青色碎屑之中强横的定住,他的衣衫已经被强劲的天地元气扯碎,比乞丐身穿的衣饰还要破烂,但是他手中的剑却是分外的耀眼,通体金黄到了极点。
然而蓦然之间,这名青衫道人骤然色变,在他的感知里,有一道气息如烈火陨石从空投射而来,其势竟比长陵城中往外逃遁的烟雨长龙快了一倍不只。
无论是在看到这样景象的修行者的视界里,还是在他的感知里,此时的申玄就像是龙头,而他就是很随意的站在长龙背上的修行者。
“为什么?”这些守将都不能理解,依旧是那名为首的将领出声,问道。
……
“竟然有如此恢宏的剑意!”
随着他的剑势往上指出,天空中轰隆一声,如巨山滑向,这一方野河水域之中,所有的芦苇尽数折断,被他的剑势带动,万千箭矢般嗤嗤往上射出。
剑光崩裂,随之崩裂的便是他的身体。
这名道人一声闷哼,身体半截狠狠砸入下方水面,然而他毕竟接住了这可http://m.hetushu.com怕的一剑,一挥将上方袭下的这名修行者也反震出去。
这些长剑不断的落在带出这条水雾长龙的申玄身上,不只是往后溅起一蓬蓬腐土般的灰意,还随之溅起猩红的血花。
这条野河之中河水尽干,然后他连带着包裹着他的剑光,被继续往下压,不断的压入地底,一息之间便不知深入多少丈。
水雾长龙里,不断的有无形的长剑生成。
如山般不断涌来的天地元气,令这些芦苇奇迹般发绿,如在泥土中急速的生长,竟是瞬间在半空形成一片绿幕。
喀喀喀……
何春意的面色剧变,他脑海之中才刚刚浮现出这样的念头,他身外的剑光已经承受不住压力,顷刻崩裂。
这几名守将都同时想到了鹿山会盟中发生的事情,都明白了黄真卫的意思。
天空之中轰隆引落的天地元气落在远处,却是从地里急速的冲到他的身侧。
他虽是罕见的七境之中的强者,但今日也只不过是一颗无关紧要的棋子。在他看来,即便自己在此处和对方纠缠,也依旧会有人拦下申玄。
他的手中亮起一道羊脂白玉般的剑光,坐着的这叶小舟顷刻化为无数的碎片,如无数蝴蝶往外飞洒而出。
“鸿鹄剑?”
“我们怎么办?”
数名角楼守和_图_书将看着黄真卫,等待着黄真卫的回答。
这条长龙无疑很强大,然而面对他的剑意无力反抗,他此时越是随意,就显得他越是强大。
当青色藤蔓般的剑光编织成茧,将他牢牢护在中间,他看到吴広的剑上飞起两道金光,就像两片巨大的翅膀,在他的视界里变得越来越大,竟瞬间占据了他所有的感知,遮挡了天空,充斥了他身外的所有天地。
更何况当墨守城死后,当城守军交到黄真卫的手中,黄真卫便和申玄一起成为了长陵城中新生的巨头。
河水轻轻荡漾,小舟的船沿轻擦着芦苇。
一道沉重的声音在长陵的角楼声响起,震得角楼雨檐角上挂着的铜铃叮叮作响。
他这一剑是取守意。
他很是满意。
两片巨大的金色翅膀拍了下来。
他皱着眉头看着这名面色冷厉的道人,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之意:“厉侯昔日为了讨好权贵,连唯一的儿子都送到了关外,现在却是又倒向了胶东郡,倒是大秦十三侯之中,最没有骨气的侯府了。”
长陵先前布置这些巨人般的角楼,本来便是用以最及时发现在长陵之中出手的强大修行者,对于大秦王朝的敌人,便能更好的阻而杀之。
此时尚远,所以他犹有闲暇。
“仅此而已么?”为首的将领沉默了片和*图*书刻,说道:“圣上不会永远需要,更不可能永远对某人有依赖。”
“春意浓,你是何春意,厉侯府镇守长陵的供奉。”
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他以守势最强的一剑来应对都是最好的选择。
“旁观也比帮凶要好很多。”
最为关键的是,长陵将有无数的修行者看到这样的一战。
吴広双脚踏落水面,横剑于胸,看着何春意,庄重的道:“请。”
他体内如决堤的湖水狂暴的涌入手中白玉长剑,但是从白玉长剑上析出的剑意却是柔和到了极点,带着独特的圆融之意。
从天空中坠落的修行者冲碎了绿幕,带着狂暴的冲击波和他手中的这柄本命剑相交。
黄真卫道:“我和他不同,胶东郡杀他,圣上不会有意见,但圣上不会容胶东郡杀我。”
他们只要在长陵之中出手,就必须以很快的速度杀出长陵,否则便再不可能离开。
每座角楼上都有布置强大的术器,守将都是不弱的修行者。申玄是大秦重臣,遭遇刺杀,角楼城守军原本便担当者保护的职责。
轰的一声。
“何必要和我分生死!”
世所周知的强大,远比自己觉得自己强大而来得快意和满意。
他在等待着那条烟雨长龙冲出长陵,途经此处。
轰的一声爆响。
这是唇亡齿寒的道理。
这些芦苇在冬日本http://www•hetushu.com身便已干枯,尤其此时折断,更无生机,然而以比箭矢还快的速度在空中穿行,和被他引动而来的天地元气急剧的摩擦,却是擦出了令人心悸的生机和绿意。
与此同时,他手中羊脂白玉般的本命剑上,也生出无数青色的剑光,如无数藤蔓无尽的往天际生长。
连用两道世所罕见的秘术阻挡住来人的这一击,这名道人体内气血翻腾不已,身体麻木不堪,然而他在这一刻却强行出声,根本不问这来人的身份,只是厉喝道:“不管你和申玄有何关系,你应该明白,今日在这里阻他的修行者决计不只我一个!你如此赶来,体内真元早已燃掉大半,即便你能杀了我,又能走得掉么?”
何春意的嘴角略微的抽搐了一下,便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出剑。
黄真卫点了点头,“但就算要动,也会有更恰当的时节。”
对方以燃掉大半真元的代价赶到此处,绝对不耐久战。
郑白鸟微微眯了眯眼睛,神情凝重起来,他和长陵城中很多修行者一样,看到了那两道如巨大金翅的剑光。
申玄的院落虽然处于角楼最难观测的区域之一,然而七境之上的宗师真正交手,此时申玄一路穿巷,破墙破瓦朝着渭河逃遁,风雨里震碎的雨水都如同蛟龙一般长长一条,又怎会逃脱角楼上诸多守将的视m.hetushu.com线。
在这些忠诚于黄真卫的城守军将领看来,申玄和黄真卫既然是郑袖最新培植出的新生巨头,是现在的左右臂膀,那胶东郡来人现在刺杀申玄,在接下来就有可能刺杀黄真卫。
这名从面目上根本看不出年纪的青衫道人没有丝毫犹豫,手中无剑却是身体内骤然响起一声急剧的利剑出鞘声。
然而沉默的看着雨中那条水雾长龙的黄真卫听见这样的问话,却是摇了摇头,道:“不要动。”
在长陵,这便是决斗的相邀。
就如出剑,不管是何等境界的修行者,其势太快,便无后继之力,但却意味着暴烈和毫无回旋余地。
长陵郊野的一条小河里,停留着一叶小舟。
数百道青色的剑光在他的周围飞旋起来,如生长的藤蔓穿插在一起,密密编织。
先前包括白山水和赵剑炉的修行者们,之所以始终对长陵感到敬畏,不愿意进入这座城,最大的原因便是有这些可以迅速察觉他们动向的角楼存在。
但关键在于,他必须能够守得住这一剑。
一名身穿青衫的道人,安坐在这叶小舟的乌篷里。
此时听到对方这样的言语,这名厉侯府的供奉眼中顿时燃起幽幽的怒火,冷笑起来,“你以为其他侯府便有骨气么,若有骨气,长陵城中又会如此安静,我又何必在这里等着?”
郑白鸟负手在风雨中飞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