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五十三章 时机

上游漂流而下的小船船头上站立着的黄袍修行者身姿挺拔,两条渐渐接近的小船上这一对男女若是合着此时的水雾缭绕,被画匠画下,想必会令人觉得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
潘若叶看着他,缓缓道:“郑袖和我第一次相遇,带我进长陵之前,我在巴山外一处山镇,正逢大军和巴山剑场交战,一支马贼逃亡过我们所在的村落,便又顺势将我们周遭数个山镇洗劫了一遍,山镇之中的大人几乎全部被杀死了,只有很多身形不大的小孩可以躲匿在一些隐蔽的角落存活下来。而在那些活下来的小孩之中,我也是属于最为瘦弱的之一。为了争夺一些仅有的吃食,这些小孩也变成了狼一样互相残杀,但是我是最终活下来的人。”
“我在思考,如果是我和郑袖的位置互换,遇到这样的情形,如果我是郑袖,我会怎么做。”潘若叶冷冷的说道:“我想明白了,如果我问心无愧,不管对方相不相信,一定会设法解释和图书一下,然而我没有等到她派来解释的人,却是等到了来杀我的人。”
“我知道你是谁。”
郑惊城的面容骤僵。
郑惊城很自然的问道:“思考什么?”
潘若叶看着他,重重的说道:“我在参悟陈王剑经上的一些剑势,现在我已经想得差不多了。”
“所以我说和我的这些对话,不会消除你一些不良的情绪,只会让你更加没有信心。”
然而船头上如此平静的两人,却都明白今日正式相逢,便只有一人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此时想来,便也太过凑巧。她手下的宫女什么时候出现不好,为何偏偏是在我们自相残杀到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才恰好出现。”潘若叶笑了起来,“你们胶东郡的修行者很多便也是这样的修行手段,但是你们和我们之间有着最本质的区别,那是你们从修行开始,就知道会遭遇这样的事情,你们有很长的时间去恐惧,去克服恐惧,去为之准备。但是我们不同……我们hetushu.com突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们没有任何准备便遭遇这样的绝境。所以你们并没有我们这种与生俱来的悍勇之气。后天用狗群养出来的狼,和天生的狼王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不抢先出手,也可以说是在等待,等着看她会不会设法做些什么,阻止你杀我。”潘若叶冷笑了起来,看着先前申玄和郑白鸟战斗的地方,顿了顿之后接着说道:“结果便是杀局已然开始,然而我没有等到她的任何解释。这只能说明我的一些猜测是正确的,她知道真正的事实隐瞒不过去,所以便只能借你们的手除掉我。”
小船的船头横在浅水岸的水草里,就此停了下来。
潘若叶看着不语的郑惊城,平静的眼眸骤然变成了风暴的海洋,杀意盎然,“这就是我等待的出手时机。”
郑惊城认真的听着她的话语,面色没有什么改变,甚至带着一丝同情,“你的猜测应该是正确的。”
“你很坦诚。”
但是潘和_图_书若叶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时间,直接说了下去,“所以你想要选择最合适的时机,磨灭我的气势,但是越遇绝境,却反而能够激发出我的锐气。最为关键的是,这些天我还在思考剑经上的一些剑势。”
潘若叶看着这名黄袍修行者,也好像看着一个熟人般说道:“胶东郡最好的刺客,郑袖最忌惮的胶东郡四名修行者之一,大秦王朝的舰队开辟海外航道时,那些海外岛屿上有不少强大的修行者便死于你的刺杀之中,若真正论军功,你的军功至少不会属于梁联。你行事最为谨慎,不忽略一丝有妨碍出手的可能。你先前一直跟着我,直至现在和我说这些话,都是因为你不想让任何一丝阴影对你的出手造成影响。”
泛起淡淡水雾的河面带着一种朦胧而梦幻的色彩,使得身穿淡黄色衣衫的潘若叶犹如传说中水中的仙女。
“其实我也很不喜欢杀人,我总觉得杀人必须要带些自己的情绪,若非仇恨,便是对方令自己不和_图_书快,或者是对方面目可憎,让人一见便觉得生厌。”
郑惊城的眉头跳了跳,他沉声道:“什么东西?”
“你想要和我多说些话,便是你的情绪有些波动,显然你们针对长陵城中某人的刺杀失败了。只是你现在即便和我说了这么多,重新确定我无路可走,但恐怕和我的谈话不会对你的出手有好处,反而会更影响你的情绪和信心。”潘若叶看着这名最为谨慎的胶东郡修行者,冷笑了起来:“因为像你们这样的胶东郡修行者,和我们相比,永远缺少一些东西。”
就在这时,前方那条一直在顺流而下的小船也停了。
黄袍修行者的小船缓缓定于水中央,他微蹙的眉头缓缓松开,看着潘若叶,好像熟人般不带任何的开场白,自行慢慢说道,“在我幼时刚开始修行时,无论是看故事书还是典籍里记载的一些事情,我总是很难理解,一定要分出生死的双方似乎都很喜欢说些废话,但是等我大了一些,开始真正杀人时,我却开始www.hetushu.com理解……因为杀人终究不是什么快事,对话的真正意义在于可以缓解这种并不愉快的情绪,尤其是面对一个之前根本未曾遭遇过的对手,一个完全的陌生人,遭遇便出手杀了,然后面对一具冷冰冰的尸身,便是真的味同嚼蜡般的感觉,莫名的空虚寂寞而冷,所以,说些什么?”
说完这些,这名黄袍修行者对着潘若叶躬身行了一礼,补充道:“在下郑惊城。”
郑惊城抿了抿嘴,接着说道:“正是因为你太过了解皇后和太过了解我们胶东郡,在一定要死的名单上,你才排到第二位。但是我不明白,你明明知道我的意图,在我跟着你的这几天里,你为什么不寻找抢先出手的机会?以你的修为,不可能寻觅不到一个占优的机会。”
郑惊城皱了皱眉头。
淅淅沥沥的小雨里,一直安静的呆在小船船舱里的潘若叶走了出来,走到了船尾,等待着他这条船的到来。
潘若叶很长时间没有回话,她再次出声时,神情微冷,“因为我在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