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五十五章 问题

长陵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拥有这样强大力量的巨头,而且还为胶东郡不知?
尤其对于七境之上的宗师,胶东郡都有着细致的评估。
胶东郡原本便不想皇后郑袖太过强大,杀死申玄对于胶东郡和长陵权贵是双重的利益。
申玄是新生的巨头,损害了长陵很多人的利益,然而他是皇后的臂膀,除了胶东郡自己人之外,其余长陵权贵都不敢动申玄。
从某种高度上来看,申玄和潘若叶便是必死。
而在海中,凶残的虎鲨就是霸主,是杀戮的代名词。
因为他不只是这三人之中辈分最高、年纪最长的一名修行者,同时他也是这三人乃至整个胶东郡最可怕的修行者。
胶东郡临海,以海为生。
一名轻薄的无柄飞剑,从那名剑师的衣袖中落下,坠入窗下的水沟之中,接着这柄剑像一道急速的游鱼,在水流之中急剧的穿行,剑意便直指他所在的这辆马车。
他此时的想法,恐怕只http://m.hetushu.com有胶东郡的人和郑袖才能理解。
郑惊城和潘若叶这场战斗发生的地方距离长陵很远,但并非所有修行者不能感知。
远在百丈之外那座窗口的剑师身前的空气里,却是陡然出现了一个漩涡。
然而现在,申玄和潘若叶还活着,郑白鸟和郑惊城却死了。
他有一个很强悍和霸气的名字,郑虎鲨。
胶东郡的评估恐怕是整个修行者世界里最具权威的评估,因为在很多年前,郑袖进入长陵之时,胶东郡就对当时和郑袖同一时代的年轻才俊们都做了一个评估,后来这些年轻才俊的发展轨迹,修为的进境,大多都和胶东郡的评估极为一致。
他现在在想的,还是到底要去杀哪一个人,才能彻底的将现在的局面转变过来。
郑虎鲨皱了皱眉头。
因为郑袖很多方面的力量和胶东郡重合,她的动作不可能瞒过胶东郡,所以暗中破解了这个m.hetushu.com杀局的人并非郑袖,而是某个胶东郡并未意识到的巨头。
他在想着杀人,现在却已经反而有人要杀他。
御使着飞剑的剑师在看到这个漩涡的瞬间,只觉得那股漩涡旋转的力量已经透入他的心脉之中。
潘若叶被定为第二个一定要杀死的目标,首先是因为潘若叶曾经是皇后身边的心腹,知晓胶东郡太多的秘密,而且在离开皇后之后,她便也变成了无主的浮萍,就连和她有些渊源的墨守城都已经死去,杀死她不会引起任何一方的不满。
他的双手抱着一根数人合围大小的玄铁柱,就在一声惊雷般的爆喝里,他直接将这根玄铁柱凌空朝着马车横掷了过来!
鲜血从他的口中狂喷,顺着茶楼的墙壁落入下面的水沟里。
然而在他敏锐无比的感知世界里,却出现了一丝杂音。
……
他在这辆马车晦暗的车厢里伸出了手,做了一个极为简单的动作——就像是握了握拳。http://m.hetushu.com
他无法得知两人之间的交手过程,但是却可以感知到郑惊城的气机最终消失。
这在谋略层面是很可怕的事情,然而此时这名黄袍男子却并没有因此而惊慌,他还在安静的思索。
他无力的垂下头,死去。
之所以说是三个,只是说明这三个人的分量,已经足够影响长陵的格局。
他思索的内容,依旧是杀人。
胶东郡对知名的修行者,甚至长陵那些修行地的后起之秀,包括一些刚刚开始接触修行却有着很好表现的学生,都有着一定的关注。
这是权贵之间的平衡。
那一柄飞剑距离马车还有数十丈,此刻失去了支持,就像一片树叶一样在水中依旧飘了一阵,然后便无声的沉入水沟的淤泥里。
一名刺客的刺杀还未成型,便反而已经被他击杀,然而此时的郑虎鲨却毫无得意的情绪。
潘若叶和郑惊城的战斗只是修行者之间单对单的决斗,胶东郡只是基于对郑惊城的绝和*图*书对信心,但是在长陵杀申玄,胶东郡却是做了无数的安排,能够破解这个杀局的人,暗中也不知道调动了多少的力量。
胶东郡有着数间库房,便是存着许多他们密切关注的修行者的详尽资料。
胶东郡将申玄定为第一个要杀死的目标,最大的原因是换取长陵那些权贵沉默的筹码。
雨水在这个漩涡里飞旋,让这个漩涡变得异常清晰可见。
马车前方的道上,站立着一名铁塔般的布衣男子。
当这丝杂音响起,他便已经“看到”了那丝杂音的源头。
现在只剩下了这马车里的黄袍男子一人。
这似乎有些可笑,却绝对不可笑。
因为所修真元功法相同,修为又足够强大,坐在马车里,行走在长陵细雨间的黄袍男子感知到了郑惊城和潘若叶一战的结果。
无论从任何方面看,申玄和潘若叶都并不是和郑白鸟、郑惊城一个等级的修行者。
要杀谁,这是个问题。
他甚至连脸色都没有来得及变化,整个心http://www•hetushu.com脉就已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拧结成了一团。
数声惊呼声响起,原本不急不缓行走的马车急停了下来。
在胶东郡的评估里,郑白鸟杀申玄和郑惊城杀潘若叶都是万无一失。
这种修为的剑师偷袭甚至让他提不起太多的兴趣。
那是一名依靠在百丈之外一座茶楼窗口的剑师。
他缓缓地收回手,抬起头。
在陈监首和夜策冷的那次秘密谈话里,陈监首对夜策冷提胶东郡来了三个人,然而胶东郡开始正式踏上长陵的舞台,自然不可能只来了三个人。
对于他这样的修行者而言,即便是在全神思索重要的问题,但都可以时刻清晰的感知到周身数百丈方圆任何细微的变化,可以感知到任何一滴水滴溅落在地上变化的形状,可以感知到任何一条虫豸的活动,甚至可以感知到泥土里的草根,是如何吸收雨水,以及那些水如何在根系内里流淌。
马车依旧缓缓地在长陵的细雨中行进,郑虎鲨安静而认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