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五十七章 家变

面对方才这一箭,以他的修为,他完全可以选择更简单,真元损耗更少,更不可能伤及自己的应对方式。
纯粹以修为而论,这三人原本就代表着胶东郡的最强大力量,都超过了鹿山会盟之前的白山水和赵四。
他前方视线的尽头,细雨笼罩着的街道远处,响起了清晰的脚步声。
郑虎鲨微启双唇。
一道身影就像是直接从天上跳了下来,身周带起的狂风直接便在天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将这片街巷之中的雨丝都卷拂到了远处。
青衫箭师的身体如弓弦一般弹动,开始大口的咳血,但他毕竟还活着。
也就在这一刹那,郑虎鲨身前长街上持续响起的清晰脚步声骤然消失。
郑虎鲨直觉般反应过来,金色龙角落下,叮的一声,那柄轻薄小剑被斩成了许多片,然而与此同时,郑虎鲨微苦的一笑,头垂了下来。
清寂的皇宫里,郑袖抬着头看着那片金色的光亮,她带着真正的赞叹,冷酷的低语了一句。
当年的王惊梦是其中之一,而现在的郑虎鲨也是其中之一。
地面的震颤和图书顺着他的双脚不断的传入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之中每一条细小的血肉都在随之震动,牵动着他的心脉都有着隐隐的不舒服。
金黄色的光芒如瀑布倒卷往上冲去,从天空之中跳下的这名老者的身躯瞬间被弹飞,在空中变成了一点细小的影迹。
他需要令整个长陵,尤其是令许多奉命前来刺杀自己的修行者在这短短的数个呼吸便彻底看到他的实力。他不想那些和他修为相差太多的修行者也纷纷加入战斗,毕竟蚂蚁多了也足以啃噬体型大出无数倍的甲虫,所以他必须采取最为嚣张霸烈的手段,让那些不是死士的修行者退出这场战斗。
正对着这名青衫箭师的空气,被这颗金属圆球上绽放出的力量逼得形成了一柄透明的元气长剑,剑尖无比精准的刺向他的胸口。
那名令他忌惮的箭师再次出箭。
但这样强大的一名箭师却是来自于楚,这牵动的力量,便已经远超出他的想象。
天空一片金黄。
这片街巷的水沟淤泥里,静静的躺卧着一柄飞剑。
有些人修炼的和图书功法不同,本身的天赋不同,造就了真元本身的力量和真元在体内积蓄的数量都和正常的修行者截然不同。
他需要缓缓的呼吸吐纳来瓦解这名对手的实质性压力。
手中精金圆球上的光线迅速消失。
这柄沉没在淤泥里的飞剑距离此时的郑虎鲨很近。
“原来是自己人……弄了半天,竟然还是窝里反。”
先前的箭光使得雨中原本就惨淡的光线变得更加黯淡,而此时这人的到来,却是使得天空中少了遮掩,迅速的明亮起来。
然而此时这名老者身上降落的剑意,却是强大到犹如天罚。
郑虎鲨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眉头深深的皱起。
此时他手握星辰般的画面威猛强悍到了极点,从胶东郡前来的这三人都是非同一般的七境宗师,是令皇后郑袖以及两相都极为忌惮的存在。
青衫箭师看着刺向自己胸口的气剑,瞳孔急剧的收缩,但是面色却没有任何的改变,他瘦高的身体在这一刹那显得无比柔软,有些像风中弯曲的杨柳枝。
这柄无柄飞剑来自于这场杀局的开端,和*图*书那名一开始便被郑虎鲨杀死的无名剑师。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即便是在一定的规矩之内办事,都如同之前那些年的赵剑炉的修行者和白山水一样令这些权贵忌惮。
篷的一声震响,他手中的深蓝色长弓不知如何已经震飞出去,一股他难以匹敌的力量接着落在他的身上,令他的身体往后倒飞出去,狠狠撞破屋面,堕于一片残墙断瓦之中。
他的呼吸骤然停顿,唇齿间却是挤出了两个字,如金铁摩擦声响起。
郑虎鲨嘴角浮现出自嘲的意味,他的右手也在这一刹那抬了起来,当空虚握!
他之前的示威不只是对于这布置杀局的人本身,还对这名施箭者释放着一个明确的讯息:既然我是一名剑师,在不动用本命剑的情形下,单凭手便能握得住你的箭,那我自然有着不因距离而杀死你的能力。
老得脸上已经满是皱纹,甚至长出了真正代表修行者衰老的黑色色斑。
郑虎鲨又是这三人之中的最强者,即便郑白鸟认为自己同境无敌,也绝对没有把郑虎鲨列在其中。
就当郑虎和-图-书鲨挥出金色龙角,一击斩飞天空之中落下的那名老者时,这柄轻薄小剑飞了起来,带着难以想象的速度,瞬间落在郑虎鲨的后背,然后从他的胸口穿了出来。
他需要立威。
郑虎鲨的上方出现了一只金色的龙角。
郑虎鲨高高的仰起了头。
也就在此时,天空再黯。
“四叔?”
她的声音响起之时,甚至是胶东郡的修行者都无法感知到的极高高空里,有一颗苍白的星辰闪耀了一下,一条细细的星火落了下来。
……
郑虎鲨的左手投掷动作刚刚完成,那颗金属圆球便轰的一声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这一刹那金属圆球如同凝固在空中,然而金属圆球四周荡开的元气却是泛出金黄的色彩,如一朵巨大的向日葵在盛开。
“龙角剑,你果然是胶东郡最强的修行者。”
他迅速的看清了这名从远处掠来,此刻又如同直接从天上跳下来一般的修行者的身影。
轰的一声巨响。
他的左手异常简单的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被他虚握着的那颗金属圆球在他身前炸开一道螺旋般的气浪,然后瞬间消失和*图*书
在距离他极远的一处屋脊上,一名高瘦的青衫箭师手持着深蓝色的长弓,弓弦还在以极高频率震动。
这是一名老者。
这次的箭矢上带着一种恐怖的穿透力,箭尖和箭杆有着独特的构造,箭尖在自由的高速旋转,但箭身却是稳定到了极点,而且在急速的飞行之中,箭身上的符文不断的引聚天地元气,每在空中行进一段距离,便引发一次元气的爆震,每炸一次,箭矢便像是在空中跳跃般消失,然后又骤然出现。
然而这并非是他想要见到的最好结果。
他想要见到的最好结果,是那名暗中布局的巨头在看到他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之后,便彻底打消想要杀死他的念头。
嗤的一声。
一股淡薄的天地元气就此生成,在这一瞬沁入这片街巷的水沟淤泥里。
脚步声很清脆,可以听得清楚只是一个人在缓步而来,但是却让这片街巷之中所有的房屋都颤抖起来。
一股气浪伴随着血雾从郑虎鲨的胸口喷出。
因为在郑白鸟看来,郑虎鲨都并非和他同一境界的修行者,哪怕郑虎鲨并未彻底破境,踏入八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