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六十二章 赶路的唐昧

有很多人像丁宁一样在赶路。
七骑中三骑在前,一骑居中,三骑在后,居中的一骑面容恬静,时而沉思的模样,正是大楚王朝这场史无前例的战役的统帅唐昧。
然而当秦楚双方的军队开始在这边境线上活动,这个春天里,这些极为荒芜的地带,却是自然吸引了整个天下的目光。这一战的结果,将会彻底改变整个天下的格局。
这名将领的面容五官没有什么特点,但是神色却分外的冷峻,如同金铁雕刻一般的质感,他的双手十指也被细细的鳞甲覆盖,左手拈着一朵似乎刚刚采摘下来的紫色野花,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朵鲜艳的野花却迅速的被他十指上鳞甲流淌出来的冻气冻得灰败,一片片枯萎凋零。
最后一句出声的是唐昧正后方的一名骑者,那日赵沐的部下到唐昧隐居的小院时,这人正在后院挑水浇地。在低头做农活时,这人和寻常的农户无异。而此时他将缠着的头发披散下来,一头黑色长发却是妖异的及腰,而且他的面容极为秀美,下巴尖细,肤色白皙到了极点,若非身形也是挺拔修长,一眼之下恐怕倒是会让人觉得他是女子。
所以策马狂奔根本不用拘束,只是由着这些骏马往前方自由狂奔。
在数十年之前,大梁郡并不属于大楚王朝,而有一m.hetushu•com个独立的王朝,梁。
地面轻微的震动了起来。
一支骑军从低洼处往上奔来,如同泥土里钻出一样,整齐的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旷原上。
一缕之后便是很多缕,如一条条青色的丝带徐徐上天,遮住了这七骑眼前的天地。
“唐折风,怪不得你的刀怎么都磨不快,看来光有磨刀石磨是不行的,还需要血肉磨一磨。”
长孙浅雪想了想,道:“光是这种可能,机会还太过渺茫,尤其元武在鹿山会盟上已经展示过军中符器的威力,楚器的优势最多体现在寻常修行者所用上,最多只能弥补些相对秦军而言的修行者数量不足。”
然而大梁郡对于大楚王朝的战略意义却十分重要,大楚王朝有三分之一的战马和用于战斗的走兽都出自这里,最为关键的是,大梁郡一带到处都是密集的河谷和丘陵,可以用于设立要塞,或者布置很多精巧的战役,大规模的军队无法在这里展开,但是这大梁郡之后,却正是大楚王朝的双河平原,大片的坦途,无论是旱路还是水路,都如同阳光下的大道一样,直通大楚王朝腹地。
“说的对,这时机倒也不错,这样在到剃刀山大营前就可以磨快了。”
长孙浅雪想不明白。
此时这七骑还位于大梁郡南部hetushu.com边缘,距离剃刀崖还有两日的路程。
在他说话间,无论是他这方的七骑,还是迎面而来的骑军都没有停下,两者很快便越来越近。
从河谷低洼地带涌出的骑军有上千骑,为首的将领三十如许,身穿如蛇鳞般的黑色铠甲,铠甲甲片上细微的符文之间自然引聚着天地元气,不断流淌出一丝丝阴寒的冻气。
这种巧取豪夺的故事在历史的长河里时常会出现,翻不起多少的浪花。
此刻听到身旁这名冷冰冰的长发男子呵斥,他挤了挤眼,道:“唐折风,这么多年,一兴奋就这样的毛病都改不了。”
唐昧缓缓的抬起了头。
所以在双方都是投入上百万军队的边境线上,西线一侧最为重要的争夺之地自然是阳山郡,而北线这一带,最为重要的争夺之地便是这大梁郡。
“可是要是改得了,还叫毛病么?”
一声冰冷而带着隐约无奈的呵斥声响起。
前面三句出声的,却是一名有些嫌热般的粗狂男子,络腮胡子,杂草般的头发用一根布带随意的扎起。最为引人瞩目的是,他背着一个很大,很平的布包。
“速战速决,硬碰硬的战斗,完全是力量上的互相碾压,很难找得到机会,但是持续时间很长,有很多战役汇聚而成的战争,要找到致胜机会的可能m.hetushu.com性就大大增加。”
一行七骑在大梁郡的旷野里急驰。
这南部旷野没有田地,也没有道路,都是自然草场。
自然条件太过困苦,出产太过稀少,便只有极少人能够生存,而那些水草丰腴,自古就有大量民众聚集之地,便自然成城,成为财富和权势汇聚的中心。
……
接下来,他又是连说了两句,接着便又笑了起来。
大梁郡是大楚王朝最北端的郡守之一,属于阴山脚下的丘陵、河谷地带。
“赵沐和唐昧都是很好的统帅。赵沐比起唐昧更强的地方,是他能够漠视生死。有时候在战场上一些死亡和牺牲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漠视和忘却这些没办法避免的死亡,可以给部下以铁血和强大的感觉,可以让统帅不用犹豫和束手束脚。”丁宁捻起了一些雪盐加入到随身的水壶里,摇晃了一下喝了起来,接着说道:“赵沐最好的地方在于他知人善用,按照这乌氏的情报,当年他便是牺牲了唐昧的一只部属军队,而使得唐昧愤而归隐。他清楚唐昧的统军能力,更清楚唐昧的性情。唐昧很注重一兵一卒的生死,所以唐昧领军,打仗从不会有大开大合,而会更加的细腻,注定会将这场战争的持续时间拖得很长。”
大楚王朝只是放了一支秦军从这里过,秦军不费吹灰之http://www.hetushu.com力踏过了梁,随后大楚便出兵,收复失地一般接管了梁。梁的王族全部已经在秦军征服之时全部消失,大楚便很简单的安排了一个梁王的远亲做了这里的郡王。
“虽然已经是名义上的统帅,但归根结底是要到了中军统帅大营,坐在那帅位上,才是真正的统帅。看来还是有人不想我们到那里。”
丁宁转过头看了她一眼,道:“大秦十三侯,各个都是帝国巨擘,然而和巴山剑场领军时不同。巴山剑场领军时,大多数将领都是兄弟、生死之交,有着完全共同,甚至超越生死的目标,这是心心相印的战斗,但这些王侯不同,他们有着各自的想法,他们之间的联盟,便反而像楚、燕、齐之间的联盟。”
“对啊,高兴就好,改了就不畅快了。”
大梁郡便是大楚王朝北境军队的中军驻军、指挥中枢所在。
秦楚交界的很多地方,原本都是不适合人生存的荒芜地带。
随着上下颠簸,春光又是明媚,刚刚露头的青草的青葱气息不断涌入鼻腔,让人有种微醺和沉沉欲睡之感。
只是这个王朝太过弱小,原本就在夹缝之中生存,求庇护于楚,楚本来垂涎于这块区域,却碍于面子不好下手。当大秦王朝和韩、赵、魏开始征战时,大楚王朝几乎顺水推舟就将这块区域收入囊中。
此时和图书距离傍晚还有足一个时辰,然而前方的河畔低洼处,却是冒起了一缕炊烟般的烟气。
……
丁宁看了一眼最前方的老僧,道:“我们还有一点致胜的关键,我们有一名仅次于元武的强大修行者,虽然他在东胡皇宫出手过,但长陵的那些人并不知道他会像一名侍者跟随我们。郑袖擅长刺杀,但我们也可以变得很擅长。”
“如果一两场大规模战斗变成数百战的纠缠,哪怕是林煮酒出现在某一场战斗里,也不会引起大楚内部强烈的反弹。”长孙浅雪明白了,缓缓说道,“而从纷杂的局面里找出胜机,这本来就是你所擅长的。”
在大梁郡中心地带的剃刀崖和巨石林一带,驻扎着二十万以上的精锐军队。
丁宁有些敬佩的微笑了起来,道:“最为关键的是,赵沐很清楚这场战争他们很大程度上要依赖外部的力量,比如巴山剑场。而现在大楚王朝内部最为担心的,便是巴山剑场控制王朝本身,如果这场战争只是由一两次大规模战斗完成,那这一两场战斗如果出现巴山剑场起主导作用,哪怕林煮酒公然站出来说要做军师,反而绝对会引起反弹,大楚王朝的人绝对不会同意。”
前面那三句话听上去像是三个人在交谈,但实则却都是他一人所说。
“唐折风,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分裂,老玩这样的自说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