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六十六章 夜火

若是这两个边城的大量军马得不到足够的草料,哪怕这两个边城不失守,有着足够的军粮,都极难有效的运送出去。
这名女修行者清冷的凝视着前方涌来的秦军,当后方远处山坡上火光涌起之时,她连眼睛的余光都没有扫向那处,所有的感知和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下方的秦军身上。
宋惟眼看到那支秦军已经距离雪谷关关墙不过十丈,一咬牙,他将手中的瓷瓶丢了出去。
轰的一声,山坡上涌起了一道火光。
幽灵般的秦军中,许多人在这一瞬间转过了头。
雪谷关的关墙高处,数十名楚军将领如石般凝立着,心情也是紧张到了极点。
但不知为什么,这名年轻人平静到了极点的眼神,却是让他没有第一时间直接说出这样的话语,而是下意识的问道:“这么多的秦军要从这里过,而且这样的数量到了这里,还用这样暗夜偷袭的方式,到底是要做什么?”
这道火光发紫,如同一道长长的烛火,被风一吹便如无数www•hetushu•com紫红色的萤火虫一般散开,往上漫天飞舞。
那种无用的念头只在他的脑海之中盘旋了数息的时间,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用尽全身力气,将已经攥紧在手心的瓷瓶往这隐蔽的营帐外狠狠砸了出去。
大永关的草料场在战时会向巨庸、逐山两个边城提供草料,而那两个边城则是楚军边境极为重要的运送粮草的中转边城。
在此之前,楚军的上峰将领应该没有察觉到这支秦军的动向,根本没有时间堵住这个漏洞。
他平静的站立着,和此时秦军压向雪谷关的压抑气氛截然相反,给人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
宋惟又是呆了呆,接着才明白这年轻人是要让他丢出手中的瓷瓶。
这瓷瓶的瓶口用蜡封着,内里装着的便是已经经过特殊手段制作的红磷丹砂,只要这瓶一碎,接触空气,不管是在任何寒冷的地方,都会马上燃起明亮的火焰。
这人即便不是这支秦军的主将,也至少是这支http://www.hetushu.com秦军中修为最高的存在。
想到这些可怕处,宋惟竟是浑身一阵冷汗。
“什么意思?”
当这支秦军最后数名军士都经过了下方道路数十息的时间,宋惟的耳中骤然传来陌生而年轻的声音。
“大永关。”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白袍的白色映衬着下方黑色的剑鞘,这些身影行进间井然有序,那种沉默冷峻的气质,让宋惟一眼便可断定这只有可能是秦军。
一股极为寒冷的风从营帐外袭来,吹入这营帐内里,沿着宋惟的手沁入他体内深处。
这绝非个人生死问题,宋惟用力的吸了口气,些微颤声道:“里面的人真的已经知道了?”
五倍的敌人,无论用任何方式,再懈怠的战法,又怎么可能守得住?
“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通知了里面。”
星星点点的紫色焰火映衬着下方的白雪,极为好看,若是在平时便带着浪漫的味道,然而此时,却只给人窒息和死亡的感受。
“你现在可以燃丹m•hetushu.com砂了。”
但只有她捕捉到了这一瞬间的差别,她从这些人里面找出了身体直觉反应最快,第一个发现后方山坡上异状的人,第一个转头者。
这名年轻人身穿着普通的黑色棉袍,面目都用黑布遮掩着。
宋惟根本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数量的秦军以这里突破口,但他可以肯定,这支秦军必定还背负着更为重要的使命,目的根本不在这夜取雪谷关。
这年轻人并未打哑谜,道:“越是让这支秦军觉得你们雪谷关没有任何防备,他们才越是会放手进攻,你们雪谷关才有可能守住。”
然而宋惟只是做出了这个狠狠投掷的姿势,瓷瓶却并未脱手飞出。
年轻人急促的吐出了一个字,带着令人心悸的力量。
这些白色身影全部都是身穿着白色棉袍,棉袍很粗糙,白色内里夹杂着天然的星星点点浅灰色,然而却和此时这雪谷的色泽极为相近。
宋惟莫名的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出声,他压低了声音,强忍着心中的震骇,连喝http://www•hetushu.com了两句。仅凭对方的口音,他便能肯定对方绝对不是楚人。
年轻人就在此时转头看着他,平静的说了一句。
“快!”
“不用紧张,如果我和下面的秦军一方,你们现在早就已经死了。”
他们的身前,凝立着一名女修行者。
年轻人干脆的吐出了三个字,然后知道宋惟无法理解,直接快速的解释道:“这支秦军将用最快的速度突袭大永关,只要能够烧掉你们大永关的草料场,在十余日之后,你们这一带的四五万军队就会极为不利。”
只是这片刻时间,出现在他视线里的白色身影已经远超两千,这已经是雪谷关守军数量的一倍,而雪谷关内里的白色身影,还在不断的涌现。
他眼睁睁的看着如白色幽灵般的秦军在下方道路上无声的行过,直至军队的尾端不再出现新生的白色身影,这支秦军的总数已经超过了五千之数!
这绝对是个可怕的漏洞。
年轻人缓缓转过身来,看了宋惟一眼,说道。
宋惟并非将领,但已经是在这里服http://www.hetushu.com役了许多年的老军,他几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她的感知落在了这人身上。
宋惟惊骇的张开了嘴,然而却发不出声音,不只是他,眼睛的余光里,和他挤挨在一起的五人同样瞬间被这一股寒风“冻结”。
这一刹那,就算是宋惟都反应过来,若是雪谷关一破,秦军速袭大永关成功,那这沿途数个看上去根本不起眼的关卡的失守,恐怕瞬间就会对整个战局造成极大的影响。
营帐外数尺之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年轻人。
“你是什么人?”
更让他骇然的是,在他之后的数个哨卡,同样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这支秦军顺畅至极的压向沉睡中的雪谷关。
这是第一时间浮现在宋惟脑海之中的念头。
“不要示警,你们雪谷关里的人已经知道了。”
夜守前哨的职责便是在第一时间发现敌情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示警,然而此时宋惟看着这些沉默行进的白色身影,脑海之中充斥的念头却是即便示警,还有用么?
更深的恐惧和震惊在这个营帐局促的空间里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