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七十三章 我来收

“我欠巴山剑场的。”
莫萤看着仔细听着却没有什么反应的丁宁,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前方的天空,道:“我所做的和昔日巴山剑场所要做的是一样的,我不想平白的死去,我想要看到大秦王朝不断朝着更加强盛的地方走去,所以我这些年,也不回长陵争夺权势,只在边军为将。”
然而他的目光却也很快的再次离开长孙浅雪的身影,而是看着那名身穿玄衫的年轻修行者,道:“我知道你不想多杀人。”
长孙浅雪没有用她之前很随意的那种斩式,而是感知着这十余名修行者的动静,对着其中气机最弱的那名修行者刺了一刺。
“既然不想多杀人,便总是可以谈一谈。”
十余名修行者散乱的站立在长孙浅雪前方的风雪里。
丁宁淡淡的一笑,“原本便是我来收。”
这不只是命令,同样是提醒,整个军营,除了他和结成阵势的那些修行者,其余人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长孙浅雪的一剑。
他的目光穿过被狂风卷起的无数碎屑和杂物,冷静的落在hetushu.com丁宁身上,接着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就应该是九死蚕的传人,来便是向我讨昔日巴山剑场的旧账。”
然而让包括莫萤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丁宁点了点头,说了这一句话。
但这些感情原本就基于理,基于义。
长孙浅雪眼眸深处似乎有猩红的火烬燃起,但她的面容没有丝毫改变,再往前进一步。
莫萤最后重重的说道:“难道不遵从你巴山剑场想法的巴山传人,就一定要去死么?”
没有人能够强大到杀死天下所有人,不能得到天下人的认同,任何复仇都不可能成功。
巴山剑场的复仇,自然也要基于理,基于义。
长孙浅雪停止了前进的脚步,这军营里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他的这些话很有力量。
“谁动,谁死。”
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在长陵,乃至整个大秦王朝,再没有什么比这三个字更有魔力,更动人心魄。
莫萤看了一眼虽然停下脚步,但依旧握着九幽冥王剑的长孙浅雪,说道http://m.hetushu.com
所有的军士,包括那十余名随时有可能被长孙浅雪杀死的修行者在这一刹那全部停顿下来。
事实上现在很多长陵修行地,包括军中的一些将领依旧同情于当年的巴山剑场,尊崇王惊梦,尤其觉得当年元武和郑袖之变是可耻的背叛。
这些修行者身上释放出来的力量形成了一道道青色的风柱,这些风柱的顶端延伸到高空,又奇异的连接在一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丁宁的身上,很多人的身体都不由得战栗起来,包括那十余名组成阵势的修行者。
莫萤自然很清楚那十余名修行者所组成阵势的威力,事实上这十余名来自不同宗门的修行者一直追随在身边,衍化这个大阵已经十余年,原因就是为了防止巴山剑场的强者的刺杀。
然而所有的寒意却都汇聚在她这一剑之中,笔直的刺向那名修行者。
青色飞火噗噗的消失,冰刺表面溅起片片的冰片,渐渐缩小,在那名修行者身前数尺处最终消失。
“你说的有道理。http://m.hetushu.com不遵从巴山剑场想法的巴山传人,不一定要死。”
丁宁的声音缓缓的在死寂的军营里回荡。
逐出师门和废除修为,的确是最轻的惩罚。
莫萤的这些话语,其实比那十余名修行者组成的阵势还要有力量。
十余名修行者同时一声厉叱,一条条如长龙般连接在一起的青色风柱之中骤然生出青色的火线。
说到此处,他抬起头看着丁宁的双目,确认丁宁在仔细的听着自己的每一句话语,然后接着说道:“只是徒弟未必要和师父做一样的选择。即便我昔日返回巴山剑场,也于事无补,嫣师依旧会战死,巴山剑场依旧会灭。更何况我不认为嫣师那么做正确。”
“我是修行者,得技于巴山剑场,但我首先是一名军人,在我看来,昔日圣上登基已成定局,巴山剑场之变已经无益于大秦王朝。”
“好。”
十余名风雪之中组成阵势的修行者身体剧震,同时往后连退十余步,那名被她剑尖直指的修行者身上出现了数道红线,多了数道伤口。
可是对于莫http://www.hetushu•com萤这样强大的宗师,废除修为……这意味着什么?
莫萤深吸了一口气,眯起了眼睛,看着长孙浅雪,声音微冷道:“公孙家的大小姐,算不上昔日巴山剑场的人。想要收巴山剑场的东西,就由巴山剑场的人来收。”
他们的身影渐渐被更加浓烈的风雪遮掩,然而长孙浅雪的步伐却更加缓慢。
“但是巴山剑场的东西,巴山剑场一定要收回去。”丁宁平静的看着微怔的莫萤,却是已经接着说了下去,“不认同师尊没有关系,但是得了她的东西,却将她的东西透露给敌人,便是背叛师尊,逐出师门,收回她传你的剑和剑经,废你的修为,这是天经地义。”
他的这句话并非军令,但这却是长孙浅雪和丁宁进入军营之后,作为主帅的第一次发声,所以整个军营蓦然一静。
所有他的部将都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莫萤看着军营之中唯一在动的人,走向他正前方的丁宁,直接说出了这样一句,然后面色渐渐漠然,接着说道:“我原先只是军中一名药剂师,在前线和修行者接触http://www•hetushu.com得多了,学习了一些修行的手段。后来偶然在押运药物的途中遭遇了嫣师,她觉得我天赋不错,传了我剑道,这份再造之恩,我自然是欠她,欠巴山剑场的。”
“难道巴山剑场和你师尊所做的一切都绝对正确么?”
丁宁很简单的说了一个字。
所以他自然也明白长孙浅雪这样一剑所代表的境界,在许多年的蛰伏之后,这名公孙家的大小姐敢修这柄天下无人敢修的凶剑,没有被这柄剑的凶煞所吞噬,却是成功的站到了当世最强的数人的行列里。
甚至连最忠诚于莫萤的死士,都提不出任何的异议。
整个军营停顿下来。
寒意骤消,所有这一片天地间的空气都似乎骤然暖了起来。
这一刹那流淌于这片军营里的时间都似乎彻底冻结,皆因为“九死蚕”三字。
一片片晶莹的冰砾在长孙浅雪剑尖所指的方向急剧的聚集,形成一道长达数丈的冰刺朝着那名修行者刺去,而十余条青色的风柱里,无数条青色的飞火如无数的飞蛾朝着这根晶莹的冰刺上落下。
就连长孙浅雪都很意外,不由得怔了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