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七十七章 剑祭

那柄原本已经色泽浓艳到了极点的暖春剑瞬间变成了一轮烈日。
可是明明不是七境,为何最后这一剑,却能够带着七境的力量?
他的身体再如重锤般往下一沉,体内深处一些九死蚕的力量也尽数被逼出,和这气血燃烧引动的天地元气融为一处。
……
在下一刹那,他感到身体骤然一沉,然后下意识的往气海处望去。
最后的一剑……当这样的字眼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时,他开始感觉到了痛,感觉到了冷。
这是巴山剑场的秘剑之一,“日灼”。
剑气形成诸多的镜面,引聚无数真正阳光的热力,带来的夺目光明只是外相表露,真正的恐怖威力来自于剑意所指的光束中蕴含的恐怖热力。
叫声听起来无比的古怪,连他都觉得不是自己喊出口的。
他身上的玄色衣服瞬间变成了苍白色,就像有一层苍白的波浪在他的身外湍动。
丁宁声势浩大的这一剑“日灼”竟也只是虚招。
“蝉蜕!”
他的双手发光,气海玉宫深处一股精纯至极的www.hetushu.com真元从掌间喷涌出来,他横转枪柄尾端,像拿着一个勺子一样朝着这道淡淡的影迹砸了上去。
莫萤的心脏剧烈的跳动,随着血脉的贲张,第一次真正降临到他身体的真实死亡之意逼出了他身体里的潜力。他于这电光石火的一瞬,终于感知到了一道淡淡的影迹。
极度的光明过后,往往是瞬间反差造成的最深沉的黑暗。
这是以伤换伤。
军营里那十余名组成阵势的修行者此时连呼吸都已经停顿,他们知道丁宁方才那一下强拼也已经受了不轻的伤,然而显然莫萤所受的伤更重,以至于他此时甚至无法借着丁宁的飞剑还在高空而发动抢攻!
他体内的真元此时还在震荡不堪,枪势还在继续,但是丁宁的第二剑已至,快得甚至让他来不及清晰的思考如何应对,来不及愤怒和惊诧。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种不应该出现的声音。
他体内那些逆血和一些紊乱游走的气血,被他的许多真元丝牵引,瞬间燃烧起来!
和图书原来那道“日灼”之后跟着的一剑竟然还不是真正的杀招,竟然还跟了一招“蝉蜕”!
他手中的魔龙枪骤然变得比山还要沉重。
这声音便是七境搬山境的象征,是海量的天地元气在虚空里行走汇聚,撞击和落下才产生的回响。
一道冰冷之意,刺穿了他的血肉从他的后背飞出。
这一刹那实在太快。
这一剑,丁宁比他快!
音爆声此时在空中团团响起,伴随着的还有肉眼可见的,如一团团巨大蒲公英般的冲击波。
莫萤的身体往下坠落,又连咳数口鲜血。
天空上方出现了一股宏大的剑意。
一招剑式的名字清晰的冲走了莫萤此时脑海之中所有的念头。
莫萤一枪击空,身体却是好像也被掏空了一般,往前一弯,噗的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丁宁猛然往下一挫,一声闷哼,随着地面的往下凹陷,身体肌肤表面溅射出一篷血雾。他身体里的骨骼响起近乎暴裂的声音,整个身体近乎解体。然而放肆游走在他身体里的无数小蚕却是极为顽和_图_书强的吞噬掉了大部分涌进他身体里的元气,甚至承受了大多数的震动和冲击,支撑住了他的身体。
砰的一声,这柄长枪掉落身前地上,溅起一篷烟尘。
直到此时,这一战才真正进入他的时间。
因为迅速的失血和失去真元的充盈,此时的莫萤的血肉都凹陷了下去,他的面容非但显得瞬间苍老,而且连双颊都凹陷了下去,就像两团阴影。
即便有着很多类似的经验,但是越境而战始终如悬崖上行走,带着诸多不可预知的凶险。
魔龙枪陡然崩散,化为一团浓厚的黑色元气,强行收住去势,接着再次化为实形,往前一击!
然后他听到了后背啵的一声轻响。
他头顶上方的天空,那一个急剧往外扩张的光环之下,那柄光艳浓烈的飞剑刚刚被击退数丈的距离,但在他此时一声闷哼之中,却是瞬间又注入了全新的力量,反而开始加速!
淡淡的影迹如薄薄的蝉翼碎裂开来。
那是巨山在天空移动的声音。
丁宁感到了快意。
他缓缓的说道。
丁宁负m.hetushu•com手而立,停了下来。
只是依旧是丁宁胜。
他的手没有颤动,枪尖却是一刹那点动了不知多少次,漆黑的枪尖影迹如同一场暴雨,迎向他上方的那轮烈日般的剑。
他的目光落在了正在往后自由飞翔的那柄色彩浓烟的剑上。
然而当感知里清晰的出现这一柄剑此刻的动静,他的眼角都微微抽动起来。
这明明属于七境才能引动的元气数量,不是他所引动,那还有是谁?
他发出了一声惨叫。
随着他的这一口吸气,他的眼眸瞬间变为深红。
一道漆黑的元气如真正的魔龙绽放,枪上迸发出的元气和飞剑相交处形成一个耀眼的光环,急剧的往外扩张。
丁宁这一剑只是虚招,逼得他强行收枪出枪,强大的力量回收,和他体内喷涌出来的力量撞击,就如两个和他修为同等的修行者,在他的体内硬拼了一记。
“巴山剑场的东西,我收回了。”
他的心中才刚刚浮生这样不解的念头,他的枪柄尾端已经砸中那道隐匿在光明之后的淡淡影迹。
然而他这一招枪势http://m•hetushu.com施出,感知里那柄剑却是顷刻消失。
嗤的一声爆鸣在高空之中响起。
整个大营被明亮炽烈的光线朝得一片雪白,白到极点,白到人的眼睛无法看见任何的光影。
收枪才能挡住丁宁的这一剑。
莫萤恍惚失神而立,他感到自己的身体空了。
这一剑的加速带着疯狂的味道,因为加速得太过剧烈,剑身尾部都开始自然的摇摆起来,扰动着空气发出可怕的声响。
然而此时军营里除了他和丁宁之外,其余的修行者没有人出手。
他唯有收枪。
丁宁挑眉,深吸了一口气。
轰!
一篷气浪正在他的腹部往外冲出,层层叠叠,闪耀着猩红的光彩。
他的感知里一片黑暗。
莫萤的枪势还在往下,他的嘴角刚刚泛出嘲弄的意味,在他看来这一枪的硬拼,自然是以丁宁的重创收场。
莫萤一声厉喝,闭目。
丁宁的这一道飞剑并没有真正的飞向他,只是刺向了他上方空处,带出一道笔直的剑路,快得超过了声音,这嗤的一声爆鸣,是飞剑的速度开始衰竭之后,才在高空响起,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