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一章 应命

郑袖摇了摇头,看着这名出声的官员,“若是连他们楚人自己都可以坐视,那我们秦人又担什么心?”
所有的官员都抬起了头。
当连喝了数声,她却是恍若无闻时,这些呼喝她的人,包括沿途正好撞见她的一些宫中修行者,才开始反应过来她可能和皇后的那道旨意有关。
深幽的长陵皇宫里,皇后书房外的长长甬道里,密密麻麻跪着很多官员。
知到她走出了这间院落的大门,走向平日里绝对不会前行的方向,有人才恍然醒觉。
当这样的旨意通过口口相传传到这里,一名很年迈的宫女放开了手中正在洗的脏衣,慢慢的站了起来。
她接着说道:“帮我传遍整个长陵……要想我不放逐阳山郡的那些楚人,便要有一名足够分量的楚人来换。换句话而言,想要救那些楚人的命,就至少要用一名足够分量的楚人的命来换。”
这些官员第一时间感到有些欣喜,但接下来的一刹那,便因为她话语里包含的冷酷之意而心生寒意,很多人原本因为接近极限,此刻身体更是冰凉如霜。
这是皇后郑袖的http://www.hetushu.com声音。
郑袖安坐在书案前。
她的书房门紧闭着,她不能直接看到这些官员的表情,但是强大的感知却是让她可以清晰的知道跪在外面的每一名官员的状态。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用这种手段杀死这些寻常民众,比起残酷的绞杀中的直接屠城更加残忍。
“我可以收回成命,但我有一个要求。”
最重是人心。
任何的杀伐,最终都不是感情上的杀伐么?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反常。
这名官员顿时一滞,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本身便是她最惯用的手段。
从一开始强行驱逐阳山郡内所有楚人的命令下达开始,这就注定是一场残酷的屠杀。
“那是他们楚人自己的事情。”
“不杀人,怎么让你明白我有足够分量?”这名宫女抬起头,看着来的快到极点的郑袖,笑了起来,“倒是你,急着来和我说话,生怕我死得太快?”
无耻,但有效。
冷漠和嘲讽并非是她完全不在意这些人的看法,觉得这些人可有可无,或者太过卑微,而是因为这些人根m.hetushu.com本就不能丝毫揣摩到她的心意,根本就不明白有些东西原本就是她的小把戏。
因为这是她对所有这些官员的承诺,除非她可以失去所有这些官员。
她闪耀着近乎瓷光的完美的面容上,挂着一丝冷讽的意味。
哪怕是注定死亡,那种拥有足够分量的楚人,也可能会做出很疯狂的事情。
为首的官员中的一名忍不住颤声问道。
这道残酷的命令出自长陵皇宫,出自皇后郑袖之手。
书房外的官员已经跪拜了一天一夜,有些年迈的官员身体已经接近了极限,对于她而言,此时走出,既可以换得他们所想要的结果,换得他们的感激,同时也能够让他们产生更多的敬畏,知道换取她的同意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此后再遇此等事,便至少需要如此。
皇宫深处,有数条沟溪通向皇宫外最近的一条河流。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她看着那些跪拜在地的官员,平淡而带着强大的威严说道。
用兵为下,伐心为上。
……
听到她这样的话语,这里跪拜着的许多官员不由得再次愤怒起来,然而他和*图*书们却没有什么话可以说。
“既来应命,何必还要杀人,不怕我再找借口?”
只是好像不经意的一个动作,这柄飞剑便刺穿了沿途数名侍卫的心脉,然后再将这名飞剑主人的头颅斩落了下来。
她很简单的理了理头发。
这名宫女身上的衣服很污秽,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难闻气味,她的头发也很散乱,双眸此时明亮,给人的感觉只有四十岁的眸子,但面容却是至少到了五十岁的年纪。
这人来自皇宫的深处。
这驱赶阳山郡之中的楚人,便是她下的又一颗子,开始真正的反击。
“能否先让那些楚人停下来。”一名官员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郑袖问道。
沟溪的源头是几口方井。
哪怕是一些针对敌人的手段,但残暴的声名,同样也会让本朝的民众没有安全感。
就如两名棋手下棋,一名棋手看似先期失去了很多子,但是大局却已布置完成。
他知道长陵附近不可能没有隐匿的足够分量的楚人,然而现在的情况是,接下来每过一天,那支流放的队伍里就会有大量的人死去。
在示警无用之后,一道和_图_书飞剑终于在她行走的前方出现,化为一道森冷的光焰,直噬她的心口。
“若是没有足够分量的楚人站出来呢?”
只要能够达成最终的目的,过程如何并不重要。
没有人怀疑她这道旨意的真实性。
只是这些官员太过了解皇后郑袖,知道言语不可能打动,所以只是用沉默绝食死谏的方式。
在很多年前,她便不只一次用过这样的手段。
这名宫女微微一笑。
她站了起来,脸上那一丝冷讽的意味也彻底消失,面无表情的穿过灵泉,推开了书房的门。
春季气候变幻无常,时而温润,时而骤寒,这个时节原本就容易生病,对于放逐中的人群而言,便更是一场噩梦。
当这样的旨意传遍长陵,长陵所有角楼上的修行者全部提高了警戒,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凄厉的警鸣声,在皇宫里响起。
这道旨意很快的传了出去。
当头颅带着滚烫的鲜血落地的刹那,一道冷酷而威严的声音便在这名宫女前方道路的尽头响了起来。
从杀死那三名家里人,彻底的掌控胶东郡开始,她才开始真正落子。
这些官员都是来和*图*书请求皇后收回成命,在他们看来,无论是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太过残暴的统治都往往只会引来早早的覆灭。
每个人都有感情。
“那同样是他们楚人需要考虑的事情。”郑袖淡淡的说道:“晚一天站出来,就多死一些人,所以我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命换这些人的命的人不要犹豫。”
在理头发的“闲暇”之余,她的手指夹住了这柄飞剑,接着便好像丢出头上理出的一根落发一样,掸了出去。
然而他们没有来得及看到从某处巷陌中走出的楚人。
方井旁堆积着很多需要浆洗的衣服被褥等物。
命令原本便是要撤回的,但是何时撤回,这却是有机巧,在合适的时间,便可转化为绝杀的杀招。
从岷山剑会开始,在外人看来,她似乎遭遇了太多的失败,失去了永远都不会失败的光环,然而一切却都在随着她的心意走下去。
被军队押解而被迫每日不断行进的“楚流民”的处境比寻常的难民群还要艰难,没有食物和药物不说,还根本得不到足够的休憩,少量的死亡之后,随着大量染病的人群出现,大量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