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五章 金风

即便姬杏白只是一名六境的修行者,然而像他这样一名原本就在队伍里成为许多人心中支柱的修行者站出来,却比起外来的任何一名七境的鼓舞更有效果。
姬杏白的双手也不停的颤抖着,他并非将领,但就算是将领,在这一生之中也未必见过数千骑军就以这样的方式赴死,死在他的面前。
现在的楚帝是骊陵君,然而谁都知道,大楚王朝最强有力的统治者却是曾被称为是赵妖妃的皇太后。
这是一片浅湖,而且其中的大部分水面都只到一个人齐胸口的深度,恐怕在旱季来临之时,都会干涸,变为草场。
冥冥之中有如天意。
然而即便有着她的承诺,楚军又如何能够做到?
他看到郑香妃依旧坐着,似乎和那些寻常的妇孺融为一体,然而面上却尽是难言的肃穆。
极速!
空气中出现无数道流火,其中伴随着更多的细小黑影,那些是箭矢,是符器,也有可能是修行者的飞剑。
借着燃起的火光,一些壮年开始在一些有捕鱼经验的人的教导下开始设法捕鱼。
很快的是,整个浅湖的湖水全部被鲜血染红,即便是在夜色里,也看得出深重的血色。
这样的画面不只存在于一瞬,而是持续了很久。
“他们随身携带的粮食不够撑多久,需要尽快熏制这些战马的马肉。”
所幸她这些天的观察没和_图_书有问题,姬杏白所修功法的真元,也有着令人暂时摆脱饥饿和病痛带来的折磨的功用。
那支疯狂朝着浅湖冲来的如风般的军队之中响起了无数巨吼声,然而没有任何一人去管那些收割生命的箭矢或是飞剑,巨大的连成一片的呐喊声和怒吼声换来的只是再次的加速。
这种无数铁蹄敲击地面的速度和频率,让他感到了一种不顾一切的气息。
他陡然明白了什么,他站了起来,喉间瞬时哽咽,眼中却被热泪满盈。
大楚王朝没有了她的存在,那便很快的分崩离析,自乱而溃。
“让人打捞这些马匹和遗体。遗体需要尽快的处理掉,否则污染水源。”
这绝对是险到极点的险招。
光明会带给人温暖,黑暗会让人恐慌和迷失,若是不能平定这七万余名楚人的情绪,当夜色笼罩之时,绝望就会彻底蔓延。
所以她现在真的很悲伤。
他感知到地面突然颤动起来,这颤动便来自于这片浅湖的对岸。
她的师尊为了这些阳山郡的楚人而死,所以保全这七万余名楚人的性命,便相当于是她师尊的遗命。
当所有的呐喊声和怒吼声终于消失,不再有狂暴的马匹带着身上的骑者撞入湖里,那些空气里流动的金铁也终于消失,唯有一些更为清晰的马蹄声暴躁不安般敲击着地面,在四周梭巡。
m•hetushu•com但只是平时数个呼吸的时间,他便肯定这是无数铁蹄以极快的频率敲打着地面传来的震动。
他心里不免有些怀疑,只是他不敢去质疑,甚至不敢再去看那名女子以及和那名女子交谈,以免让她显得有些特别。
哪怕是在大楚王朝的皇宫里,她也很孤独,每日为了她所坐的位置,都会有许多鲜血淋漓的事情发生,有些恨她的人在死去,有些忠于她的人也在死去。
连姿势和神态都很相像。
狂奔的马匹狂暴的从湖岸冲出,像陨石一般砸向前方,撞开树丛和芦苇,然后狠狠砸入前方的湖水。
嗤嗤嗤……
毫无征兆,姬杏白的呼吸却是突然艰难起来。
这是一支军队在奔行,而且是远超一支骑军平时的极限。
“设法放弃无用的悲伤,若是这四千人的生命,换来的七万多人的力量还不如这四千人,那大楚王朝才是真的必定亡了。”
湖岸上,她垂着首,一字一顿的,将这样的声音传入姬杏白的耳中。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只要杀死了她,这场战争的结果便已经注定。
七万余人所需的口粮不是少数,即便早就做了安排,相应数量的一支楚军,又如何能够躲得过秦军的耳目,能够安然的到达这里?
姬杏白深深的吸气,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苍白的面上渐渐泛起病和-图-书态的潮红。
有事情可做可以分散一些人的注意力,带来希望,但在明天天亮之后,这七万余人还会不会听从他的建议,便只在于今晚有没有楚军可以送来一些食物和药物。
如暴雷般的蹄声骤然被无数剧烈的破空声掩盖。
空气里刹那间充满了血腥的味道和爆裂声。
“你要想在这里和我决战,我就在这里和你决战。”她看着天边的落日,在心中对着长陵皇宫里那名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谁而悲伤的女主人说道。
她坐在地上,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膝前,下巴垂在膝盖上。
的确没有人会想到她会混进这些被驱逐的人群里。
湖对面的空气里流动着的全部都是金铁的风,流火和杀意,以及死亡。
长陵的修行者们会关注大楚王朝军方任何一名强大的修行者的动向,但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的了解她,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知晓她的动向。
那支军队不惜一切,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疯狂的朝着这浅湖而来。
女子,昔日的赵香妃,现在的楚皇太后看着天边,和这支队伍里那些孤独无助的妇女一样,坐了下来。
“一种计谋能否成功,不只在于计谋是否精妙,还在于这计谋是否有预见性,以及执行这计谋的人能够彻底到何种程度。”女子不再看姬杏白,而是看着楚境的天边,安详的说道:“数万军和_图_书队押解数万被驱赶的民众,作为修行者要找时机离开容易,同样要找机会进入这些人里面也容易,最为关键的是,没有人会想到我来到这些人里面。”
无数金铁的光芒随之坠落,而更多的金铁光芒在他们冲下之时,已经刺入他们的身上。
他望向湖对岸,一些残存的火光里,映射出一些身穿玄甲的骑军撤离时的身影。
赵香妃和寻常的妇孺一样,选了块干草地坐着,她的目光看似停留在浅湖里那些捕鱼的人身上,实则却是落向湖面的对岸。
她在这里,本身便是一个不可能的奇迹。
她也以为她的师尊早在元武登基前那数年的腥风血雨之中死去,而现在她知道这些年她的师尊一直隐匿在长陵的皇宫里,但才知道她的师尊这些年还活着,她的师尊现在却又已经死了。
甚至只有不顾身下坐骑的安危,超过极限的去压榨坐骑的生命力,才有可能达到的速度。
有些人看着飘满湖面的马匹和那些军士的遗体,开始明白发生了什么,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
此时除了他这种修行者之外,湖岸边聚集的这些楚人根本还感觉不到这种远处地面传来的颤动。
姬杏白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于黑暗之中他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湖岸上的郑香妃。
这个时候很多楚人才开始恢复呼吸,有许多人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其实和_图_书有些时候的孤独和悲伤并非是她刻意装出来。
湖岸的树丛和芦苇被一道道轰然而至的黑影砸开,枯枝的爆裂声和骨骼的爆裂声交织在一起,让这湖对面所有的楚人全部张开了嘴无法呼吸,如同被石化一般看着这副从未见过也从未想到的画面。
就在秦军撤离之时,她也得知了她远在长陵的那名师尊的死讯。
筋疲力尽的姬杏白走到她下首的河岸上,沉默的坐了下来。
而现在这名传奇般的大楚王朝统治者便在他的眼前。
一批批快到让人难以想象的骑军,不顾落向他们的一切,只是往前冲,往前冲,被杀死,冲入湖里。
那是另外的军队在狂奔,铁蹄暴烈的敲打着地面,然而却依旧比不上先前那支军队的速度。
水声四起。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廓,他知道这是郑香妃传入他耳朵的声音,也明白这冰冷并非是因为冷酷和无情,而是针对他们的敌人。
在他站起来之后的十数息时间里,那些站在湖水里捕鱼的壮年首先也感觉到了异样,他们看到了水面的异样涟漪,接着听到了黑暗中四野涌起的杂音。
暮色将至。
他的双手冰冷但是身体里却热的发慌,他的鲜血都似乎不见了,在体内燃烧了起来。
当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之前,他成功的令这支队伍重新开始跋涉,到了她所说的那片小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