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八章 以何胜

若是楚军并不后撤,那最迟到正午时分,阳山郡的决战就会彻底爆发。
姬杏白的身体从一开始随着地面的颤抖,到现在他的神魂似乎已经和身体脱离,以至于他的身体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交缠在一起的大军,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巨大磨盘,真正的修罗场。
悬于正空的烈日被血云缠绕,渐渐被染红一般,变成一轮始终湮于云中的血日。
双方大军交战之初,楚军依旧能够往前,将秦军压得节节后退,这便说明楚军在战争开始之时占据了上风,然而他看到楚军之中许多高塔般标志性的巨型符器已经倒下,而秦军侧翼的军队却是依旧能够往前。
决定这座城池在天黑之前归属的,便是这些强大修行者之间的战斗。
“这人是谁?”
乱云渐积,沉重如城,接着又被无数道天地元气搅碎成流火。
姬杏白更无法理解。
然而若是有人能够实时的纵观全局,将会发现若是此时阳山郡边境上的那些楚军若是没有什么改变,那阳山郡一带的秦军和楚军的决战爆发www.hetushu•com会比阴山一带还要早一些。
“鬼……”周围的许多官员面色骤变,那名兵马司官员脸色苍白无比,只是说出了一个字,竟是因为想到这人是谁而心神震撼至一时说不出第二个字来。
从唐昧的表现来看,先前所有人都大大的低估了唐昧的能力,既然司马错将决战的地点定在天启城,那唐昧恐怕也会将这个可能计算在内,也会有强大的修行者赶到天启城支援。
这是难以想象的大战,寻常的修行者在这样的紊乱的元气湍动之下甚至已经无法引聚天地元气,只能依靠自己的真元和体内积蓄的天地元气战斗,力量相应于寻常的军士已经大为削减。
……
她静默的看着她所面对的楚境天空。
楚军的优势正在消失,而且似乎开始无力阻止秦军对其的包围。
燃烧的感觉来自于她眼睛里分外明亮的光焰。
今日清晨日出之时,魏无咎已经发布了全军全速推进迎敌的命令。
无数马蹄践踏地面,烟尘开始如龙狂舞,无数的http://m.hetushu.com剑兵相遇,尘嚣之中瞬间充满鲜血和残肢,原野之中因为太过紊乱的天地元气形成了无数旋流,不只是将活生生的马匹和军士都卷飞起来,就连沉重的战车和符器、以及飞舞在空中的箭矢甚至飞剑都不能幸免,被卷到高空之后抛洒下来。
阳山郡之中的秦军中军大部其实已经距离那七万余被放逐的楚人不远,那夜杀死楚军那支精骑的,便是秦军主力左翼的一支先锋军。
“巴山剑场的弃徒不多,他是其中杀人最多的那一个。”
无数犬牙交错的战团里,已经不存在精巧的布置,只存在于本能般的厮杀。
随着时间的推移,主战场却是距离这片小湖越来越近,小湖面对战场的那一片,清澈的湖水之中开始缓缓渗出许多道血线。
奇迹在哪里?
魏无咎走出了营帐,一脸阴沉的看着远处楚境的尘嚣。
待得这名修行者离营,一名兵马司的官员忍不住在司马错身后低声问道。
阴山和阳山郡相隔着很远的距离,这意味着两个战场之前并不能在很短的时间www.hetushu.com里互通讯息。当阴山一带的楚军大部乘着夜色强横的疯狂行进,展开决战之时,阳山郡一带还并未收到相应的军情汇报。
赵香妃看着那些显得越来越壮阔的尘嚣,以唯有他才能听到的声音回应道:“这本身便是约定之中的事情。”
即便光线暗淡下来,紊乱的天地元气依旧在战场上席卷,但是尘嚣的大部分消散,却是让人可以更清晰的看到这样庞大战争的画面。
若是没有奇迹,那这场大战的胜负便不是一方多损失数万的军力,而必定是楚军被全歼结束!
所以魏无咎即便战阵经验再多,也难以明白楚军为什么要这么做。
双方的骑军几乎消失殆尽,就连战车都丧失了原本的用途,极难在泥泞的血泊之中组成任何完美的阵势。
无论理解不理解,数十万楚军和数十万秦军,就在她和这七万楚人的视线之中撞击在了一起。
“约定之中的事情,以何胜?”
他倒是看到秦军似乎还有些后备军并未真正投入战场,其中有一些隐于后方的轻骑军明显用于最后的追击和收割hetushu.com
“没有为什么。”
他并非军中将领出身,然而这样的旁观依旧让他隐约看出这场战争的走向。
秦军一方早已严阵以待等了许多天,即便往前推进迎敌也是如一张张开的巨口,兵力上的优势自然形成一口将对方吞下之势。
很显然这名鬼气深沉的军师模样的修行者修的是阴气鬼物之道,修这种功法的修行者成就七境要比一般的修行者困难,但一旦修成,却是因为手段诡异而更难对付。
而战场之中的泥土,早已被鲜血湿透,粘稠不堪,一道道强大的力量坠落在地面上时,溅起的不再是尘土,而是血浪。
不只是魏无咎不能理解,就连姬杏白都不能理解,只是和魏无咎不同的是,他知道这个问题应该问谁。
鹿山会盟之上,那名对元武造成了最大威胁的山阴宗晏婴便是最好的例子。
两支大军最初碰撞的地点距离这七万余楚人所在的小湖原本有近三十里,即便如此,一阵阵的飓风依旧带来大量的金属残片和血肉碎块洒落下来,甚至有完整的轻薄飞剑坠落在湖水之中。
然而从某种意www.hetushu.com义上而言,阴气鬼物之道终究属于外道,将决定胜负的关键放在兵马司不熟悉的人身上,自然没有放在那些知根知底的宗师身上令人放心。
“这些楚人,到底要干什么?”
在那之后,大楚王朝边境上的楚军主力也始终在慢慢的朝着那些楚人所在的小湖推进,看似随时有后撤将秦军引入楚境纵深的打算,然而在这一两日之前,楚军却是正式跨过了边境,进入了阳山郡,以往日数倍的速度推进。
姬杏白忍不住转过头去,看向赵香妃,希望能够从她的眼中得到答案。
大楚王朝的军队成箭形狠狠刺入秦军阵中,而秦军则以雁形之势想要将这楚军彻底包掉。
天地开始震动。
她一直在看着,然而此时,她开始行走。
赵香妃没有回答,就如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这句话一样。
在转头的瞬间,他看到她的眼眸似乎燃烧了起来。
在他看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大楚王朝的王庭或者军部内部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司马错看了一眼这名兵马司的官员,道:“他不是因为我的面子才到这里的。”
“为什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