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九章 奇军

“圣皇太后,她……”
这名将领阴沉森冷的目光落在最前首的那名女子身上。
然而在下一瞬间,他的面容骤然僵住。
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那名女子就从岩浆和烈火之中走过,连衣衫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更多的这样的声音响起,最终变成了呐喊!
如潮水一般前行的楚人骤然停顿,看着前方骤然生成的火海,许多人的脑海一片空白。
这些人的身上似乎带了无形的绳索,牵着更多的人走出人群,离开这相对安全的湖岸。
许多人开始渐渐反应过来她是要做什么,呼吸和身体都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重。
细腰一束,凤衣夺目。
“报仇?”
他手中血红色的长剑变成了一条长达数丈的血云,狠狠的冲向赵香妃的胸口。
“死就死吧!”
“杀!”
他体内的真元和气血燃烧了起来,甚至抽引出了身下战马的鲜血,汇聚在他手中长剑的符文里。
当热气迅速的蒸腾而上,几乎所有的楚人也都马上看到了那名女子的身影。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跟随着她前行,走向那边的战场,那自己恐怕再也见不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家人。
在下一刹那,这七万余名楚人彻底的疯了。
最为关键的是,这件衣衫上的纹饰是一条http://www.hetushu.com飞舞的真凤,这是一件真正的凤衣。
在历史上的各代,那些传说中的圣皇,御驾亲征的事迹层出不穷,然而却从未出现过任何一名圣皇如此以身犯险,不在大军护卫之中,而是这样无畏的独身一人走在最前,走向前方的大军。
只有大楚王朝那名传说中的妖妃,现在的皇太后,才能拥有和穿戴这样的衣衫,才能拥有这样令天地色变的气势,才能拥有这样的美丽和威仪。
他身后静止的骑军也疯了,疯狂的朝着那一抹艳丽的色彩冲去。
当他走出人群,脚步越来越快的走向前方的女子,义无反顾的走向战场的方向,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走出人群,往战场走去。
那名发令的秦军将领微微眯起了眼睛,面上自然的浮起一丝自得的微笑。
这七万余楚人彻底的疯了,在一瞬间的凝滞之后,开始了更疯狂的奔跑。
不知是何人,在走出人群之前发出了一声叹息。
无论是这名秦军将领还是他身后的骑军都很清楚这名传说中的赵妖妃是何等的修为,在楚都许多妄图推翻她统治的权贵都被她的双手镇压,然而他们同样很清楚,哪怕他们这支骑军无法杀死这名女子,只要后面的军http://www.hetushu.com队能够杀死这名女子,那这场大战就会终结。
她缓慢而有耐心的解开了一个随身的包裹,包裹里有一件衣衫,然后她将这件衣衫穿了起来。
这样的大战爆发,这里的七万余楚人自然也在秦军的考虑之中,尤其这支后备骑军参加过那日对那支送粮的楚军的围剿,他从不怀疑看到那支奋不顾身的楚军的这些楚人会从骨子里激起他们的血气,从而投入战斗。然而这样的血气有用么?
他成为了第二个脱离湖边人群的边缘的人。
随着一声凄厉的嘶吼,冲在最前的将领带着身下的战马高高的飞跃了起来。
她正对着的那处山丘上的骑军,为首的秦军将领和所有军士,瞳孔极具的收缩着,身体深处不自觉地涌出凛冽的寒意。
全军突袭。
也就在这时,她却是在稳步前行之外,有了新的动作。
“为那些死去的兄弟亲人报仇!”
姬杏白是这些人之中唯一知道她真正身份的修行者,看着她的行走,他首先想到的却是他的家人。
七万余名楚人穿着各色的衣衫,憔悴到了极点,然而在这个时候,随着他们的奔跑,这片浅湖里的湖水,也开始跟随着他们的脚步震动,水珠脱离了水面,跳跃起来。
然而和_图_书看着她的背影,他的双脚却是也开始不自觉地移动。
第一个走出的人,自然要第一个承受死亡的代价。
有很多原本已经惧怕到极点的妇人反而第一个喊了起来,然而这却并未阻止她前进的脚步。
在这一刹那,似乎天地间最摄人心魄的美丽,全部随着这件衣服的色彩一起汇聚到了这名女子的身上。
远处处在血肉磨盘之中的许多楚军也开始注意到这处的异常,也开始听到那些疯狂而热血燃烧的叫喊声,接着开始看到那一抹夺目的色彩,然后这些楚军也开始疯了,战场中如同山崩一般,一处处山崩地裂的疯狂叫喊朝着战阵深处传递,不断炸响。
这件衣衫拥有丰富的色彩,在被血雾遮掩的黯淡天地下,依旧闪耀着夺目而绚丽的光彩,让所有第一眼看到的人都有些微微的眩晕。
这七万余名楚人之中,青壮年不过五六分之一,其中又大部分没有训练过杀敌,即便有着少数修行者的存在,这些人的战力在他看来远不如那送死的数千精锐楚骑。
“她是皇太后!”
一支占据着一处丘陵的秦军后备骑军始终冷冷的注视着这些楚人,当这些楚人开始脱离湖边,开始奔跑,这支骑军为首的一名将领鄙夷的冷笑了起来。
“没有用的,就算m.hetushu.com这是一支奇军,哪怕你能杀入侧翼,都不够改变这一战的结果。”
瞳孔收缩到极致,便是一片血红。山丘上的秦军将领在一瞬间的呼吸停顿之后,发出了一声如野兽般的嘶吼,甚至不等后方的军队动作,一骑当先疯狂的冲杀了下去,他身下枣红色的战马在他身上疯狂往外翻涌的天地元气包裹之中,如飞腾了起来,如赤霞在燃烧。
“拼了!”
“杀了她。”
初时无人注意,因为她行走的并不算快,穿着也极为普通,然而当她走出这湖边人群的边缘,越过那些最外围的壮年男子甚至是修行者,脱离人群时,却很自然的首先吸引了湖岸边这些楚人的视线。
七万余人如潮水般前行的气势足够,然而这些人的勇气能够支持多久?
熔融的地面上,缭绕的火光里,有一道身影依旧稳定的缓缓前行。
这是大楚王朝的后衣。
“姑娘,回来!”
当他的额头碎裂开来之前,他狠戾的吐出了一口口水,对着这名女子说道。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眼前消失了赵香妃的踪迹,接着他看到了她的手在自己的额头上出现。
她脱离了这湖边的人群,脚步稳定的慢慢向前行走,身影越来越显得孤单,在血样的阳光下背影拉得越来越长,但是却荡漾起一和*图*书种让人心悸的力量。
“死就死吧。”
这些楚人的目光暂时从远处神魔交战一般的战场上收回,落到她的身上。
许多楚人张大了嘴,却不明白自己的情绪,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随着他冷酷声音的响起,左手的下挥,他身后的数十件幽绿色的符器齐齐发出了诡异的嘶鸣。如许多毒蛇在符文之中游走,从符器内里深处涌出的天地元气变化为幽绿色的火焰,然后附着在符器激发的弩箭之上,激射向上方的高空,然后坠落。
“报仇!”
当勇气消散之后,再多的人也只是草原上奔逃的绵羊。
在此之前,赵香妃在这些楚人里面显得默默无闻,但他不同,在很多时候,他都被看成拯救了这些楚人的存在。
“报什么仇?”
愤怒的呐喊声如火山爆发般喷涌,不只是所有的壮年、修行者,就算是人群之中那些手无寸铁的,还在哭泣的妇孺,都开始跟随着前方的人行走,然后奔跑。
泥泞的泥土被灼烧得骤然干裂,接着被恐怖的热力烧红,化为岩浆,热气和从地上冒出的火焰形成了真正的地狱,一个个粘稠的气泡在岩浆之中冒出,迸发出炸响。
这样的声音却如一颗石子,彻底的打破了沉寂。
一场幽绿的火雨从空中坠落,笼罩了那名行走在最前的女子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