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十四章 王侯

轰的一声。
然而他此时却迟迟未发军令。
如飞剑一般的戈尖从金戈上弹射了出来,在真元和内里机括的双重作用下,飞射的速度甚至超过了寻常的飞剑。
倒是跟随在魏无咎身侧的那名修行者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杀意和情绪,身上气息的鼓荡自然的引起了远处天地元气的共鸣,雷鸣声中,天地元气自然引聚过来,天空之中竟然出现了一道紫色的闪电,凝聚不散。
“这不公平!”
然而就在他愤怒的厉喝声响起的瞬间,他身前狂涌而来的金戈军中响起了一阵密集至极的金属震鸣声。
……
整个楚军如梦初醒一般,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欢呼声和呐喊声。
自赵香妃出手和这支金戈军到来之后,楚军之中已经多次响起如山崩地裂般的欢呼声和呐喊声,而这次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庞大,整个空间都被这声浪震得有明灭之感。
一击斩四名七境宗师的头颅,这看似何等的威风,然而却是牺牲了www.hetushu.com数个小队的修行者为代价,在他看来,便是此时向焰的持戈立威都是投机取巧,小人之举。
“一将功成万骨枯。”
一名寻常的金戈军军士从这名浑身被洞穿出数十道伤口的秦修行者身边掠过,在这名修行者往前颓然倒下的刹那,冷冷的说了这一句。
噗噗噗噗……
魏无咎沉默的看着赵香妃和金戈军的方向。
魏无咎看着那四名宗师陨落的位置,缓慢而寒声的说道,“堆起我这军功和魏候府的,不只是敌人的头颅,还有兄弟的头颅。”
“既然她就在那里,我自然要试着杀死她。”
“一把老骨头,在哪里死都一样,能死在这里便是最好,保个方候府家小平安。”
“你说的对。”
“侯爷。”他身旁的数名将领也顿时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齐齐出声。
每个侯府自然有可怕的力量,当王侯自己上阵,座下高手自然尽出。
现在的楚军已和-图-书经彻底疯了。
金戈戈尖在刺穿他们的身体后在寒铁锁链的牵引下极速的抽引回去,再次往他们的前方带出一蓬血雾。
恐怖的金属震鸣声来自于金戈军手中的金戈。
“侯爷,您千万不要冲动。无论赵香妃本身,还是向焰的举动,本身便都是诱饵。他们应该知道领军的是您,知道您从未在这种情况下遭遇败绩,所以才刻意如此做的。”
轰的一声。
顿了顿之后,他看了一眼身边这名微愕的修行者,接着说道:“此时对方气盛,侧翼必破,但是在侧翼被破和楚军和她汇合之前,却依旧有着杀死她的机会。若是连这都不敢一试,今后的长陵又岂能有魏侯府的位置。”
就好像一截沉默在淤泥里的木头燃烧了起来。
许多秦军将领的面容都是一片灰暗,他们都看得出那支金戈军的体力其实也接近了极限,甚至是凭借着一股意志强撑着进行战斗,然而大战的战场上便是如此,决定胜负的往往是m.hetushu.com气势和意志,而并非取决于实际的战力。
这一剑完全没有花巧,甚至不能代表他的修为,只能代表他此时的心情和态度。
接下来秦军那侧翼必被破。
一时之间,天空之中移动如山的海量天地元气,有十三道之多。
一名紧跟着这四名宗师飞掠而来的剑师愤怒的一声厉喝,御使的飞剑在空中划出一道白线,直指向焰的胸口。
七境之下,谁也不可能抵挡得住上千道如真正飞剑一般袭来的金光,无数血肉被洞穿的声音响起,这紧跟在四名宗师身后的数十名修行者全部被金戈洞穿,金光一道道从他们的背后透体而出,带着奔流的血瀑。
“战场上只有胜败,没有公平。”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上千道金风割裂了虚空一般从金戈军的阵中爆射而出,在他的感知里,甚至是形成了一面金色的巨墙倾覆了下来。
他考虑了数息的时间,开始朝着那七万余楚人的方向行走,更为精准的说,是朝着赵香和_图_书妃的方向行走。
只是一刹那,四名七境宗师被斩首,数十名修行者被瞬间灭杀。
真正决定的胜负已经完全不在赵香妃和金戈军,而在于已经彻底疯狂了的大楚主军。
这些戈尖脱离了金戈,但是尾部却连接着细细的银色锁链,银色锁链上带着森寒的意味,赫然便是楚南部边境千江郡所产的银雪寒铁。
看着并未马上回话的魏无咎,这名修行者又补了一句,“他们故意羞辱一般……本身便是要引你过去。您现在贵为王侯,又是大军统帅,身牵无数人身家性命,切不能再将您当成普通的修行者。”
当那四名宗师死去,头颅先被向焰置于金戈之上,接着如寻常的杂物般被洒落在地时,他阴霾的眉眼里出现了某种异样的辉光。
这名修行者能够轻易的跟上他的步伐,便说明本身修为和他相差无几,而在此时能说出这样的话语,便说明这名修行者便是魏无咎最亲近的心腹之一。
修罗场一般的战场之中,一名老人叹了口和*图*书气,却是接着傲然的笑了起来。
强大到一定程度的修行者的杀意,便自然会引起天地元气流动的变化,甚至改变天空云气的形状,更容易让同样强大的修行者感知到。
此时跟随着他的这支军队自然很清楚他的身份,当他开始动步,他的这支亲军都开始震惊。
这一道巨大的响声便如同导火索一样,引起了连炸,天空之中轰轰轰不断连响,又是一座座巨山滑行一般,不断爆开更多惊人的光焰。
在这两名大秦十三侯中的人物还没有正式的出现在视线里时,赵香妃便已经有所感知,她皱了皱眉头,也笑了笑,轻声自语:“那就看看你们能不能杀得了我。”
魏无咎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只是你说败绩,既然未分胜负,何来败绩?”
“终于连魏老鬼也坐不住了么?也是啊,老家底一下子死得七七八八。”
一名和他一样军师打扮的修行者快步跟上了他。
这名老人挺直了身体,也开始行走,身影越来越快,快得看不到影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