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十六章 那一个不起眼的人

这样的画面,在赵香妃和向焰的眼中,都甚至有一种莫名的美感。
当他这句话出口,一道白骨般的光华伴随着强大的本命气息从他的身前透出。
她是皇太后,但实际上是大楚王朝的掌权者。
这柄剑就像是用白骨制成,散发着一种很古老的气息。
若是有变数,这名金戈军统领自然是这些秦宗师眼中最大的变数。
所有这些宗师都不是迂腐的存在,只要能够达成最终的目的,他们并不在意其中的过程,更何况这是魏无咎自己的选择。
在摇头的同时,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狠辣气息浮现在他的脸上,就像是有一层金属般的光泽镀满了他的面目。
“能为外人知的便算不上是真正的杀器。”
然而这样的冲击,又岂能拦得住他们散开之势?
只是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召回他那柄本命剑,体内的真元也尽数被他逼向身外,一刹那他的整个身体都像是无休止的往外膨胀了起来。
魏无咎看着身上的凤衣都似乎燃烧起来的赵香妃,摇了摇头。
赵香妃叹了口气和*图*书,有些遗憾般说道,“老鬼就是老鬼,想的倒是清楚,只是你可以赌一赌,或许须弥阵根本不在,或许须弥阵也根本没有传说中那样的力量呢。”
魏无咎冷笑起来,“封门令既然在你的手中,那须弥阵这样的楚器自然也在。”
这种锋锐而强大的意味甚至吹拂到了百丈之外的魏无咎身上,他微垂下头,看着衣裳上出现的数道裂口,然后开口说道:“这是封门令,传说中大楚王朝五大孤器之一,而且那数件孤器里,有些并非是专门用以对敌。你不要告诉我这样的楚器你有很多件。”
一齐出手围攻的宗师越多,她激发这件符器时产生的力量就越是庞大,然而她的身体或许可以承受住这件符器的威能,而他们却不能。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赵香妃这种拥有强横肉体的修行者和这样的符器是绝配。
他没有避。
也就在此时,他的身影却是也停了下来。
其余的秦宗师也都瞬间醒悟过来。
大楚王朝的楚器尽归她所用,刚刚只是用了一件符和_图_书器,便重创了一名秦宗师,她的手上到底还有多少件这般可怖的楚器?
听到赵香妃和魏无咎的对话,周遭的数名秦宗师心中再生寒意,甚至背上不自觉的一阵细密的冷汗。
青色山门的虚影已经在她身前消失,然而有许多青色树叶般的元气还在空气里飞洒,割裂着空气,发出裂帛般的声音。
魏无咎看着极尽挑衅的赵香妃,冷酷的说了这一句。
他这柄剑便飞了出去,白气森森,空气里霎时流动上百道白色的剑影。
这些飞剑甚至割裂了这一片区域原有的天地元气规则,如伞般覆盖下来,将赵香妃和向焰所在的这片区域切成了一片独立的小天地。
这一刹那很多人都震惊向焰的速度,这名金戈军统领的飞掠之势,竟然比起赵香妃慢不了多少。
赵香妃看着魏无咎,嘲讽道:“你说得这么好,怎么不先上来试试我手上还有什么东西?”
她是想强行冲入他们之中,然后激发这件符器。
“竟然打的是如此主意。”
最为关键的是,即便用飞剑http://m.hetushu.com的手段应敌,十余名宗师联手的飞剑之威,依旧非常可怕。
或许从一开始,她便等着他们聚集到周围,然后用这件传说中的楚器。
一股清风卷过他的身前。
按照修行者典籍里一些有限的记载,大楚王朝的须弥阵是一种自毁性的符器,这种符器的特殊性在于攻击的威力越是强横,爆开的威力也越是强横。
这世间极少有人能够见到这么多强大的宗师联手施剑。
魏无咎看着赵香妃,接着缓缓的说道,“楚必被秦灭,这便是必然。”
一道金光紧随在赵香妃的身后。
“真是个疯女人。”
即便他和她同时重创,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名大楚王朝的至高存在,也不可能避免被击杀的命运。
位于连波身侧不远的章狂刀,他的自身修为原本就在这十三名秦宗师之中处于最下游,是最不引人注意的一个。
其他的秦宗师敏锐的感知出了他的用意,数声厉啸之中,就连一直跟随在他身侧的那名修行者都往外飞射出去。
看着这样的画面,赵香妃的唇和图书角却是微微扬起,轻蔑的轻声说道:“连近身都不敢,如何能杀我?”
她修的是自身,这全力冲掠之下,的确连飞剑都很难阻挡。
那传说里的其余数件符器没有任何一件拥有这样的气息,这件朽木般的符器,就是那件“须弥阵”。
“跟着我。”
她对着向焰轻声的说了这一句。
一道道破空声响起,十二道剑光如蛟龙飞出,落向赵香妃和向焰的身周。
赵香妃在大楚王朝一直被很多人称为赵妖妃,便是一颦一笑太过魅惑,此时她这笑容足以让天下最美的鲜花都失去色彩,然而却让这些秦宗师都有些不寒而栗。
一柄苍白色的剑悬浮在了他的身前。
金色的符文飞向空中,每一片细小的符文里都洒发出一种令七境都有些战栗的毁灭性意味。
他们自然会飞剑。
“用剑胜于符器,便在于随心意而变。再强大的符器,又如何置于身外随心意而行?剑可常用,而器可常用?”
然而绝大多数秦宗师的本命物都是剑,他们到达七境之后虽然并非以飞剑为主,但在他们的修行过程里,很m.hetushu.com长的一段时间却都在用飞剑。
这些剑都是宗师剑,相互穿梭飞行,自身的剑道非但没有影响其余飞剑的剑气,反而令周围这些剑的剑意变得更加强大。
她的手中出现了一件很独特的符器,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枯黄的朽木,然而这块朽木上面,却是密密麻麻,如同爬着无数的蚂蚁一般,布满了无数细微至极的符文!
在这一刹那,这些符文亮了起来,散发出耀眼的金光,如无数的蚂蚁在这件符器上疯狂的爬行,堆积起来,然而长出了翅膀一样,飞向了空中。
然后她的身影便已在原地消失。
她朝着前方冲了出去,朝着魏无咎和方启麟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我想知道,不近身而战,须弥阵这样的法器还会不会有用。”
每一名宗师在本命境之后选择的道路都不同,很多人都不以飞剑作为主要的对敌手段,原因便在于单纯的一柄剑不在手中,便无法完美的承载更多的真元和天地元气的瞬间灌涌。除此之外,对于七境之上的修行者而言,空间的距离便大为缩短,有些人的身影甚至比飞剑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