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二十五章 御驾

黑衫男子缓缓转过头,带着浓烈的厌憎看着长陵的方向,接着说道:“我失去她时,那种摧心肝的痛楚想必你也能理解,王图霸业,在那时对我已经没有意义,归根结底,家中人勾心斗角,也没有多少个好人,死便死了。但她却是善而无辜。若不是巴山剑场,若不是王惊梦以一剑镇压,推动商家变法,她又如何会在流放途中死去?她死去时我不在她身边,她是何等的痛苦无助?”
但他的这句话,却是理所当然。
所以他看着夜枭说道:“你们谁杀得了他?”
“这种问题有很多个理由,譬如说若不是巴山剑场的那些人太强,郑袖哪怕再冷酷,也不可能做得到那一步。譬如说王惊梦太强,那样的人便如同神祇,和他相比,我们再强也似乎只是神明口中的食物,这样的人本身便不该存在于世间。他死了,但他却偏偏留下了一个传人。而且似乎用剑方面有着和他一样的天赋,我不想见到再一个神明产生。”
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语。
当年那些很冷酷的名字,都是郑袖和元武下达,这名旧权贵门阀的领袖已经暗中和郑袖争斗了很多年。丁宁怎么都没有想到和-图-书他竟然是郑袖的人。
丁宁和长孙浅雪都是一怔,忍不住互望了一眼。
巴山剑场的崛起是因为王惊梦为首的一批强大剑师,而当王惊梦和这些剑师进入长陵,推动变法,首先针对的便是这些旧权贵门阀。
话多原本生厌。
只有经历过那段岁月的巴山剑场修行者,才知道发生过多少残酷的战斗,才知道他们付出过什么样的代价。
“为什么?”
在巴山剑场崛起之前的很多年,长陵有着很多旧权贵门阀。
风雪更浓。
然而当他这样的话出口,司马错的面上却是泛开了一些古怪的神色。
黑衫男子慢慢地说道,“我遵循我内心的愿望,和其它无关。这么多年后,谁会记得当年的很多往事,甚至连我都只被人称为夜枭,谁还会记得她这样一个人。但是我记得。”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整个大秦王朝的实际掌控者都不是大秦王朝的皇帝,而是这些旧权贵门阀。
这些旧权贵门阀热衷于培植自己的力量,他们暗中的伙伴甚至有敌国,他们在意自己的利益更胜整个王朝的利益。在他们看来,并非是皇室分封给他们的土地,而是他们和-图-书的土地和权势并成了整个王朝。
黑衫男子也抬起了头,看着前方天空里的风雪,眼眸里出现了不加掩饰的悲伤神情,“你问我为什么,你又是为什么?难道你是为了你公孙家么,你还不只是因为想要为王惊梦报仇么?”
所以大秦王朝的第一场倾朝之战,并非是对韩赵魏的大战,而是和这些旧权贵门阀之间的战斗。
黑衫男子悲伤的接着说道:“无论是公孙家还是我萧家,虽然都是郑袖和元武下令以残酷的手段直接灭门,但在那之前,在商家开始变法之时,有一家周家却是因为阻扰变法而获罪。周家几名主事人被处斩,家产被罚没,家眷被发配去竹山郡。周家的一名小姐忧愤交加,在途中又染了病,那时我还在幽山修行,等我得知赶去接她时,她却已经病故。”
杀意的波动便让长孙浅雪控制不住九幽冥王剑的力量波动,每一次元气的震荡,都令高空之中的寒意蓄积的更浓,飘落的雪花便也越来越大。
“我家中有这一座山,山里我亲手种了很多蔷薇,皆是她喜欢的颜色。我便等着来年花开时迎娶她,和她住在那山中别院,但是山中她最和图书喜欢的花还未盛开,她却已经不在。”
他看着丁宁的目光,和人间的帝王的目光没有什么区别。
……
“但是到底是为什么?”
他真诚的轻声说道:“若不是我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演了这么多戏,让巴山剑场都有些信任我,从而得知了公孙家大小姐的一些消息,否则连我也依旧无法找出九死蚕到底在哪里,也不可能推断得出你一定会和她在这里出现。”
所以他怎么都没有猜测到,原来郑袖的隐棋在这里。
长孙浅雪的面容微白,她终于听清楚了这个故事。
这些旧权贵门阀有些是皇亲国戚,在朝堂之中的势力错综复杂,根深蒂固,有些则是盛极的权臣,掌握着王朝的一方命脉。不只是在长陵,大秦王朝的一些郡属,曾经都在这些旧权贵门阀的掌控之中。
“为什么?”
灰黑色的风雪,苍白色的灯笼火光,似乎要将这整个世界都染成黑白二色。
此时包括那名身穿月白色长衫的修行者,这里只是多出了两名宗师,然而她十分清楚,这名黑衫男子的到来便意味着可怕的势力到来,想要轻松的逃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时候他不再是个回忆过往http://m.hetushu.com的感伤的寻常人,而是掌控着诸多旧权贵势力的夜枭,黑暗中的皇者。
黑衫男子没有看她,继续安静的述说了下去,“在你和郑袖之间,王惊梦选了郑袖而没有选你,但即便如此,你都要为他报仇,更何况真心相爱的两个人,我有什么理由不为她报仇?”
然后他轻声而认真地说道:“并非只有赵妖妃才会御驾亲征。”
夜枭这样的人出现,便意味着有更多的宗师已经悄然而至,围住了这方天地。
当王惊梦第一次走进长陵时,这名黑衫男子已经成名,他的权势,就已经像黑色的月光笼罩着长陵城。
尤其是对于他这样的修行者而言,说了这么多,终究还是看有谁能够杀死丁宁。
黑衫男子静静的看着她,重复了她问出的三个字,然后拢了拢自己的发丝。
“所以如果还存在一定要杀死的敌人,那首先就应该是巴山剑场。”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丁宁,这个时候他眼瞳里的悲伤消退,眼瞳里闪耀的全部都是睿智、强大和自信的光芒。
很多年后,当丁宁再次听到这名黑衫男子的名字,是他出手杀死了郑袖身边的一名亲信温厚岭,到那时丁宁便明白这名黑衫和_图_书男子的可怕不再是仅限于家族的权势,便是连他的修为进境都已经在他的预计之外。
长孙浅雪微仰着头看着这名黑衫男子,清冷的问道。
一直比丁宁更沉默的东胡僧也些微有了动作,伸手抚去了他自己头顶上的积雪。
丁宁已经沉默了很久,等到这名黑衫男子终于说完,他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恩怨这种事情,本身便说不清楚,只有遵循自己内心最炽烈的情感。”
那名站立在山上的黑衫男子所在的家族,便曾经是长陵的真正统治者之一。
“我很欣赏你。”
因为长时间的养尊处优和高高在上,甚至习惯于不遵循律法而采用一些黑暗的手段,所以寻常的民众对于他们而言也只是地里的庄稼,割完了一波又是一波,并没有人真正担忧民间的疾苦。
黑衫男子点了点头。
长孙浅雪的眉头不由得蹙起,她并不能完全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那种由心散发的悲伤。
只是丁宁并不理解,这样的人怎么会站在郑袖一边?
他漆黑如墨的长发里,却是有许多平日看不见的白发。
有他在此,有谁能杀死丁宁?
每一个旧权贵门阀,就像是一个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