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二十八章 恐惧

当这一杖的力量隔空便要震碎他的肉体时,他的额上出现了一点亮光。
这一刹那她心中隐约希望那一道星火坠落在元武的身上,然而这对在她眼中的奸夫淫妇心中有同样的恐惧,这一剑却是挡住了东胡僧致胜的这一剑。
在修行者世界一些典籍的记载里,八境便能突破这个限制,虽然不能像那些功法一般窥探星空深处的某一角,然而却能够从这个天地和星空相交的边缘,瞬间汲取恐怖的元气归于己用。
这些冰剑和他手中本命剑释放出来的强大力量一起,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雪白剑龙,在空中狂舞冲下,一口朝着长孙浅雪噬去。
“怯魔!”
那道星火自然来自郑袖。
长孙浅雪和丁宁在长陵共同隐居了许多年,她很多时候原本就不想思索,对丁宁绝对的信任。
那柄透明的长剑剑身上出现了一点苍白色的光点,然后被这道星火洞穿,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当这名宗师面目极为凝重的出剑,他手中洁白无瑕的长剑挥出的瞬间,他身前的天地里就已经出现了数千道白色的冰剑。
磅礴的银色光束里,那一根法杖渺小得如同一根牛毛。
这一刹那九幽冥王剑重新化为无数的灰黑色冰晶粒子,从他体内透射出来。
他身下的土地凹陷下去,身影在空气里直接化为淡渺的烟影,他手握着这柄透明的长剑,在这刹那间也到了元武的身侧,一剑侧向元武的hetushu.com气海之处。
元武再退十余丈,身上没有伤口,但是面容苍白数分。
没有一名七境能够承受住这样三名强者的联手,即便是东胡僧或许也不能。
眼见杖尖和元武的身体只隔着数尺的距离,却是无法触及,连这件神物的元气都在被磨灭,渐渐脱离他的控制,东胡僧的面容却是依旧如干枯的树皮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
长孙浅雪深吸了一口气。
元武的身前再次发生猛烈的爆炸,方圆十余丈的地面被炸成齑粉。
这法杖只是他这一击一半的力量,还有一半的力量握在他的手中。
他体内一股独有的元气化成了光束,往上空射出,毫无时间差的引起了极高的高空之中的元气感应。
狂风怒吼,伴随着无数洁白的冰雪。
那名和夜枭一起出现的宗师已经抢先出手。
丁宁安静的站在原地,出剑。
此时她根本不顾夜枭和司马错的杀招,所有的力量尽数朝着那名修行者涌去。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个人的可怕,尤其那人最后一场在长陵的战斗杀成尸山血海,他从远处看到了全过程,和当年那些被那人杀死的强者相比,他不见得太过优秀。甚至他可以肯定,若非那人杀死了那么多顶尖的强者,或许今日之世间并非他第一个跨过七境而入八境。
“先杀这岷山剑雪。”
而且他十分清楚,从这一刻开始,他们的处境将http://www•hetushu.com会更加的困难。
这些年维系着他和郑袖,让他对郑袖所做的一切都抱着容忍的态度,并非是因为他对郑袖炽热的爱意,而是因为对九死蚕和磨石剑诀重现的恐惧。
一股最强烈的情绪从他的心底深处被牵扯出来。
这种境界便像是开启另外一个天地,所以修行者世界的七境称为搬山,八境则称为启天。
接着便是轰的一声巨响。
他的手中显出了一柄宽阔而断的灰色阔剑,剑走刀意,海量的天地元气被硬生生聚合而成一道晶莹的刀墙,朝着长孙浅雪横斩而下。
星空的力量对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根本无法感应沟通,因为修行者的精神力量的极限,根本不可能清晰的感知到那么高远的星空里的元气规则,所以一般的修行者都将这个天地之外的元气称为寂寒元气,无法动用。唯有如郑袖等极少数人所修的独特功法,可以用某种手段,像镜子一般折射出寂灭星空的一角,从而感悟其中的一些元气规则,动用其中的元气力量。
元武尚且可以走错一步,但他们只要走错一步,迎接他们的便只有死亡。
长孙浅雪也自知不能,她的身体不自觉的朝着丁宁而去,只想在这一刻距离近些。
他体内的元气也震动不堪,未能阻止东胡僧这一杖的临身,然而他毕竟是此时天下独一的八境强者,知晓七境所不能理解的元气规则。
噗的一声和_图_书,九幽冥王剑刺入了他的胸口。
嗤的一声轻响。
诡异而和这个世界的修行者所熟悉的元气截然不同的星辰元气将这根法杖束缚在内,悬浮的法杖处在银色的光线里,如不断被炼化,冒出一缕缕紫红色的烟气。
夜枭和司马错同时色变,他们无法想象这一剑如何化解。
那柄在银色光柱中震颤不息的法杖疯狂的旋转舞动起来,顷刻带出万丈金光,脱离了银色光柱的桎梏,朝着元武皇帝砸去。
雪白剑龙上方的天空里,有一道漆黑的黑影。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不管元武皇帝退多少步,不管他受多少伤,只要元武皇帝还活着,便依旧是这场间最强大的存在,他们便始终逃不出死亡的阴影笼罩。
天空里已经落下一道幽白色的火线。
当此时元武彻底动用这样的力量时,落入所有人眼中的画面便也像真正的启天一般,一道巨大的银色光束从目力都根本无法触及的高空镇落下来,落到那一根击向他胸口的法杖上。
因为此时,司马错和夜枭等人已经确定光凭借元武根本无法解决这场战斗。
她安静的等待着,看向丁宁。
然而就在此时,修为仅次于元武的东胡僧却是先于他们感应到了什么,微微抬头。
东胡僧放开了这柄透明的长剑,他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他们甚至不敢去想,如果元武皇帝死在了这里,那接下来整个天下会变成什么样的模样。
每次和图书见到这样的星火,她便总是控制不住的愤怒。
元武皇帝的识海之中掀起巨大的波澜。
此时不用多言,东胡僧都心有感知,他的双手往前方天空伸去。
然而与此同时,黑色弯月和如墙般的晶刀已经落向长孙浅雪。
元武先前的情绪波动太过剧烈,现在这一剑,便是他所无法顾及的时间。
一瞬间便爆开无数朵雪白色的花朵。
这股元气在空气层的上方,用修行者世界的话语便是超出这片天地,来自星空。
灰黑色的冰晶粒子在空中穿行,和数千白剑相撞。
那种森寒比不上九幽冥王剑的深寒,但是锐利的意味却有过之而不及。
一抹苦涩的意味出现在丁宁的嘴角。
这也是她所不能反击和防御的时间。
有时候战斗的胜负不只在于境界的高低,还在于时间。
这是一道星火。
天空之中镇落一股磅礴的元气。
星火里充盈着强大而冷漠的剑意。
这股最强烈的情绪便是深深的恐惧。
这名宗师在长陵没有任何的声名,甚至连丁宁都不知道他的来历,然而所修的却也是极寒的剑意,甚至让丁宁感觉到有种岷山剑雪的味道。
司马错也自然不会放弃这种绝佳的出手时机,他的口中迸发出一声低沉的厉喝,身上元气看似阴柔的他在此时却是爆发出最为刚猛而狂暴的力量。
这名修行者的眼中有无限恐惧喷涌而出,他难以相信同样是修极寒的剑意,自己竟然完全无法和_图_书阻挡对方的一击,最为关键的是,他不敢相信,长孙浅雪竟然无视另外两道杀意,所有的力量倾注在这一剑里。
那名不知姓名的修行者骇然色变,无数朵雪白色的花朵在他身前就如形成一株巨大的白色花树,但是那些灰黑色的晶粒已经投出,重新堆砌成剑。
丁宁也不知道那名施展雪白剑龙的修行者的名号,但是此时他对长孙浅雪说时用“岷山剑雪”这四字代替,长孙浅雪便根本不再思考,九幽冥王剑在她的手中消失,化为无数灰黑色的晶粒。
所以他并非只是担心那人和巴山剑场的事迹流传而焚尽史书,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心底深处对那人的恐惧,使得他根本不愿意去听到那人的名字以及回忆那人的强大。
然而到了八境不同。
他的身体顷刻瓦解,变成无数冰屑溅射出去。
他的心境震动不已,丁宁那一道完美的剑意根本无任何模仿之意,在他的感知里,那便是昔日的那个人在战斗里施出了这样的一剑。
然而丁宁冷冽的声音已经传入东胡僧和她的耳廓。
这一名强大的宗师就此在世间消失。
那人的强大陪伴着他一生的成长,从一名受胁制的皇子到现在成为天下最强的帝王,这种恐惧便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来自他的灵魂深处,根本无法控制。
“怯魔”是东胡僧所修的一道杀招。
夜枭的身影消失了,但是一道黑色的弯月,却是带着一种恐怖的杀意从空中镇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