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三十章 绝意

若是此时有人出剑刺杀,恐怕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会因为心神太过激荡而被低于自己几个修行境界的修行者刺杀。
当这片天地彻底安静下来,就连风雪都因为长孙浅雪的力量消耗而变得轻声细语起来时,回想方才那一道道完美的剑意,所有这些修行者的心中都不断的渗出寒意。
丁宁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吐出些细小的血块,然后他抬起头,看向元武皇帝。
“你为什么要说这么多?”
就像是有雷击破了天空。
当他终于开口,许多人的心中便又是陡然巨震。
“正是因为寡人十分清楚他的修行之路,十分清楚他如何成长,所以寡人便更确定即便有人还能超过他的天赋,但不可能超过他的努力数倍,所以这世间不可能有人在剑道上的领悟不可能比他快出很多倍。”
元武皇帝的唇角微挑,似是骄傲,但却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样的话语,太过惊世骇俗。
很多人都忍不住想,若是这样的推测是真的,这样的讯息流传出去,那会引起天下何等的震动?
因为司马错本身便相当于扶苏hetushu.com的守护。
这列车辇之中的很多人都身居高位,原先在他们的心里,即便那人真的留下传人,那也是象征性的意义和召唤性的意义比较重,那人的传人,可能会引起一些逆党重新谋事,但是此时,他们却清晰的认识到对方已经不只是具有那种象征性的意义,而是已经重新成长为一个可怕的存在。
扶苏的身体骤然僵硬,身体表面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冰壳,真元在身体里也无法流淌,甚至连动一下舌头都无法做到。
元武皇帝冷漠地说道:“那或许便是另外一种方式的活着。”
看着依旧蒙着面目的丁宁,他们就像是看到了当年的那个人,但是此时的丁宁却比当年那个人第一次走进长陵的街巷时还要强大,还要年轻。
丁宁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看着元武皇帝冷笑了起来。
时间在此时流逝得似乎分外慢,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元武皇帝的决定,然而元武皇帝偏生沉默了很长久的时间,这便分外让人觉得窒息。
“所以你应该不只是他的传人,你应该是他和图书的重生。”
除了风雪的声音,就连很多人的心跳声都显得如此清晰。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这列车辇中所有人的生死都比不上车辇中的这名年轻人重要。
数片灰黑色的飞雪落在扶苏的身上。
然而能够在这么多宗师的联手之下劫持扶苏,这本身也已经是奇迹。
元武皇帝微微眯起了双眼,唇角抿得略微用力了些。
当年的那人是在对韩赵魏三朝征战之后,剑意才大成,达到如此完美的地步,然而现在他的这名传人年纪才多大,剑意却竟有隐然超越他之势。
因为这名年轻人是扶苏皇子,是将来大秦王朝的继承者。
元武皇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看着安静听着的丁宁,道:“即便你从出生开始修行,这样的年纪却已经走完了他一生的路,在剑道上的造诣甚至超过了他战死之时,何止数倍而已?功法和剑经可以传承,但是剑道的造诣和感悟,那种需要无数次练习才能造就的剑感,却是不可能传承。”
当元武皇帝这句话的声音响起,一片压抑不住的惊呼声和骇然的呼吸声和-图-书如海啸一般响起,那种无穷无尽的震惊和极度的不可置信令车辇之中很多人的身体都如同此时的扶苏一般僵硬。
风雪之上,天空里响起一声巨响。
直到此时,他们之中的很多人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丁宁和长孙浅雪等人要先对付司马错。
“所以,你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可以牺牲扶苏的理由。”丁宁慢慢的,一字一顿地说道。
他冷笑着一句接着一句说道:“你说这么多,做出了这样的推断,不是说给我听,而是要说给郑袖听。你只是要推断出一个必须现在出手杀死我的理由。只有这样的理由,哪怕牺牲扶苏,她也可以承受。”
元武皇帝静默了片刻,接着说道:“没有把握的时候,便需要研究对方的修行手段以及弱点,还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去推敲出可以战胜的方法。他便是用这种方式逼迫自己,许多时候他为了研修一招剑式而很多天都不休憩,有时为了练习一招普通的剑式,一天便不知道要枯燥乏味的练习多少遍。”
“决斗这种事情,若是实力远超对手,隔许多天来一次,便hetushu.com是如同休闲,放松身心的同时还能享受到无数的欢呼和钦羡的目光,以及在长陵立足的名声。然而若是三天两头的决斗,这却是极为劳累的事情,尤其有的时候并没有绝对的把握。”
……
在丁宁还未再次开口之前,他的目光又已经落在长孙浅雪和东胡老僧的身上,接着说道:“他们的情绪无法掩饰,连寡人这样的话语都如此……那只能说明寡人的推测没有问题。对于寡人而言,不管是何种方式的重活,哪怕只是九死蚕功法的问题,你得以继承了他所有的记忆,修行经验乃至对于修行的领悟,那你便是他的重生。方式不同,结果都是一样。”
然而天空里的轰鸣声越来越响,所有在场的人,都知道他的决定已经不可更改,他的杀意已决。
丁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直视着元武皇帝的目光,微讽般说道:“世上有重生这种事情么?”
震惊、凛然、惶恐、不可置信……诸多极度的情绪笼罩了这列车辇之中的绝大多数人。
“直到成了大秦王朝子民口中的千古一帝,你却还是依旧要借助她的力量和_图_书,依旧要忍耐着她,依旧怕彻底惹恼她和她决裂。”丁宁却是面色更为平静,只是淡淡的看着他,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若我真是和你说的一样,便是他的重生,甚至比你想得还要更进一步,那现在你是在面对我,你什么感受?元武,你好厉害的隐忍功夫。”
在此之前,元武皇帝即便是提及了王惊梦,但都也只是简单的用“那人”来说,而这一次开口,却是直提了王惊梦的名字。
元武皇帝深深的看着丁宁的眉目,语气依旧平缓但是面容的神色却是有些古怪起来,“他的天赋自然是极好的,天下第一不为过,然而此后天下所有人觉得他无敌只是因为天生的天赋,这却是谬误。因为我很清楚,除了天赋之外,他修炼的异常刻苦。”
“王惊梦刚刚进入长陵,还在和一些市井江湖人物争斗时,寡人便恰好和他结识……”
他仰起头,看向远方,不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场间无数人的呼吸都已经彻底的停顿。
……
“所以我其实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一切,他的天赋,他的修行手段,以及对各种剑经的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