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三十二章 变局

他真正担心的不是自身,而是很多与之有关的人的命运。
东胡老僧看似随时都会裂成无数片的躯体里,却仿佛拥有无穷的精力。
他也根本未曾料到元武竟会在战斗里,直接便公然猜测他是王惊梦的重生。
东胡老僧也已经有些撑不住了,他开始呼吸吐纳,并迅速入静冥思,补充真元。
“我知道。”丁宁说道。
“杀死我就能彻底灭绝巴山剑场,以及大秦很多反对派的希望。所以从他露面时开始,这就已经是这场大战的唯一目的。他和郑袖既然如此设局,那大秦王朝的大军虽然必败,但至少有缠斗和退走的可能,但军中所有的强大修行者,恐怕都会脱离军队来追杀我。这些强大的修行者都会脱离军队变成这片荒野之中的追踪者、刺客。甚至还有一些精骑军队。所以第一时间逃向秦楚交战的大战场,就是第一时间送死。”
扶苏平日里的心性极为温和善良,然而此时的脾气却是分外的暴躁,他狠狠的咬了咬牙,抬头看向已经漆黑的天空,道:“无论你是那人的传人还m.hetushu.com是重生,你都应该知道我皇宫里有些人的追击比起天下最快的骑军还要快出很多倍。”
那些不属于这个天地的元气形成的射线残留在他的体内,不停的缓慢灼烧,阻止着他伤势的愈合,最为关键的是,这种不属于这片天地的无形气机连九死蚕都无法吞噬和清除。
顿了顿之后,丁宁喘息了数声,又喝了数口水,这才看着扶苏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你见过你父亲的选择,你应该明白,他不在意死多少修行者和军队,只要能够杀死我。”
丁宁微垂下头,看着溪水轻声的回应了这一句。
“半个月的时间不算短,即便你们亡命的逃,大致的区域总在掌控之中。”扶苏深吸了几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声音微冷道:“半个月的时间,也足以让别朝的修行者收到消息,甚至赶到这里。天下知道九死蚕在这里,甚至怀疑你是那个人的重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杀你,或者试图从你身上得到那些功法。”
丁宁平静的看着他,道:“但那毕竟和-图-书是他的选择,至少你听到了他的选择。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换了位置,你面临这样的选择,你应该不会选择牺牲自己的儿子。”
丁宁平和的解释道:“你应该听你父亲说了,这一场大战的最终目的不在于伐楚,不在于能够削弱大楚王朝的力量从而灭之,而在于确定我的存在,逼我出来,并杀死我。”
“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扶苏依旧很愤怒,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但是他却下意识的觉得有些无法反驳。
扶苏的身体僵硬了片刻,然而之后他却转过头去,而是沉冷地说道:“你们逃不掉的。”
他的身体有种不正常的热度,一者来自于伤势,虚弱导致,二者来自于元武最后那股肆虐的元气力量。
他如挑担般挑着三人,以恐怖的速度在这秦楚边境线的荒原之中行走,不知走出了多远,直至天色渐渐暗沉,他才停了下来,稍作停留。
丁宁开始慢慢的调息,感受着身体里那些若有若无的元气灼烧,说道:“这种八境的力量烙印在半个月左右将会彻底的消失,他m•hetushu.com不可能再感知得到。”
扶苏又暴怒起来,他张开口就想要怒斥,但是丁宁已经说了下去,“因为他怕死。”
扶苏愤怒了起来,道:“所以你是刻意逼着我父亲说出了那样的话。”
之前束缚他的一层冰壳来自于长孙浅雪的力量,此时长孙浅雪也已经陷入如深层睡眠般的疗伤过程里,束缚他的冰壳缓缓消失,此时的扶苏的确已经可以动作,且和丁宁所说一样,他继续装着身体僵硬,便是在想着寻找机会出手。
“这才是我真正担心的事情。”
无法调和便是紊乱,紊乱而无法自我调节,修行者身体的机能便会彻底的崩溃。
想到元武说的那些话,扶苏骤然沉默了下来,数息之后,他抬起头来,坚定的看着丁宁,道:“若换了是我,也绝对不会接受那样的妥协。其实若不是你们制住我,我便会自尽。”
这应该是阴山山脉伸入楚境内的某处末端,流淌在山间的是冰川融化而成的溪水,冰冻彻骨,战场上的荒野上已是春天,而这种山间的阴处却依旧冬意未消。
hetushu.com宁看了身旁一侧的扶苏一眼,理顺了呼吸,轻声道:“既然你已经可以动作,便可以饮些水,调理一下伤势,毕竟这里不比长陵,伤势恶化之后即便不死,恐怕也会落下许多对于将来修行不利的隐疾。不过你不用想着乘机出手对付这里任何一个人,因为这是你无法做到的事情。”
“他和我们战斗动用了八境的力量,这片天地里,远处的楚军修行者也知道了他的亲征,知道了他的存在。对于那些楚人或者是别朝的修行者而言,那杀死他便是接下来的唯一目的。他又受了严重的伤势,所以他必定不敢冒险亲身追来。”
扶苏的伤势主要来自于长孙浅雪那一击蕴含的极寒元气,而不在于那时的冲击力。他的五脏六腑只是在之前的震荡之中略微移位,这对于修行者而言不算严重的伤势,然而长孙浅雪的本命元气蕴含的极寒,却如同在他的五脏六腑和经络之间刺入了许多难以融化的冰针,这些冰针让他体内的五脏之气无法调和。
“胶东郡的驯兽。”
丁宁慢慢的接着说道:“在他未受重伤和*图*书之前,天下没有人能杀死他,但是现在不一样,有很多人能够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即便主事的是夜枭,或者还有郑袖以及一些侯府的人,只要不是他亲自来拼命,我们便有逃脱的机会。”
丁宁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似乎可以看到远方黑夜里的一些黑影,“但是我们还是有机会,因为元武他自己不敢追来。”
人之一生,不论强大到何种程度,不论睿智到何种地步,总是有些事情无法预计。
“其实你不好奇你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丁宁看着他,说道,“他做牺牲你的选择,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他的信心都有些动摇,不能肯定你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
被丁宁一语道破,扶苏并没有多少惊恐,而是沉默了片刻,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朝着大楚王朝大军逃亡,而是反而选择这条远离的逃亡路线?”
丁宁用手掬了一捧水,这种冰川融水有种独特的淡蓝色彩,来自于山岩间某些矿石的浸染。清澈冷冽的水流流入他的身体,让他滚烫的身体稍微变得凉了一些。
这会引起惊人的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