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三十三章 用处

血腥对于这些妖兽有着天然的刺激作用,无数声暴戾的嘶吼声响起,遮掩着一些细微的声音。
失而复得,生死相依,若是今夜真的会死,他们也可以平静的一起走向死亡。
“数量太多。”长孙浅雪安静的说了四个字。
之前他听到了丁宁和长孙浅雪的一些谈话的内容,却始终保持着沉默,直到此时他忍不住看向身侧的丁宁和长孙浅雪,说道:“数量的确太多,你们费了很多力气抓住我,好像我对你们也没有任何用处。”
但是不知为何,看着丁宁和长孙浅雪低语的平静模样,他却是越来越觉得熟悉。
数量太多,不知能耗光她和东湖僧的力量,更会纠缠住他们,让他们无法继续逃亡。
真正入夜的时候,长孙浅雪睁开眼睛,如水般的目光望向远方的天际,平静的夜空里有许多阴影。那些阴影很真实的在移动,让她心生感应,心海中荡起涟漪。
它们身上连箭矢都无法洞穿的坚韧肌肤在九幽冥王剑的剑锋面前和脆弱的纸张也没有太多的区别。只是缺少了足够的寒冷,它们身体内的鲜血疯狂的喷涌,令整个天地间一瞬和图书间充满了血腥的意味。
天空里开始响起爆炸般的破空声。
“夜魔猿。”
听着远处夜空里隐约传来的细微响声,丁宁接着慢慢解释道:“郑氏门阀之所以能够称雄胶东郡,最早便是因为他们有着一些御使强大海兽的方法。有些深海之中的妖兽为他们所用,在海上对于船队而言威胁胜过七境宗师。但那些最强大的海兽往往不能脱离海域,能够飞行,又能远离海域长时间作战的,应该只有这种夜魔猿。”
这柄残剑的剑身上有白色的细花一闪而没,接着被他的鲜血覆盖。
上方的空气变成了沸腾的热粥,无数道迅疾的影迹已经急冲了下来,最先接近的夜魔猿已经开始了攻击。
丁宁看了他一眼,道:“接下来你就会知道你有什么用处。”
她清冷的挥剑。
“我其实特别担心的是夜枭。”
“接下来你就会知道你有什么用处。”
他虽然很疲惫,但却一直没有入睡,甚至没有浅寐。
数声轻响,数头夜魔猿被清冽透明的剑光轻易的斩成两段。
丁宁握住了她的双手,她的双手柔软但是很冰冷。
也就www•hetushu.com在他强行控制住自己飞剑,体内真元倒撞激荡不已的一刹那,他后心处感到了一丝凉意。
铺天盖地的夜魔猿已经来临。
扶苏呆了呆,在接下来的一个呼吸里,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愤怒的叫了起来。
整个夜空都似乎被这密密麻麻的妖兽所占据,翼翅的扑动带来的炸响让他的耳膜都嗡嗡的作响。
扶苏来不及回应什么,因为天空里响起无数更为暴烈的破空声。
一种致命的恐惧在他的体内泛开,在他低头之间,只看到一柄残剑已经从他的胸口刺出。
长孙浅雪明白他的心意,她也不再害怕,不再觉得无助,只是带着一丝莫名的欢喜,轻轻的点了点头。
即便境界和一些功法、剑经都依旧远超寻常的七境宗师,但是失去九幽冥王剑的力量,又是负伤而元气未复的情况下,她或许面对一名寻常的七境也会胜得极为艰难,或者胜不了。
他的时机控制得异常完美,那道飞剑已经距离他和长孙浅雪只有数尺的距离,然而其中的空间里,却骤然多了扶苏。
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产自胶东郡海外岛屿的妖兽www.hetushu•com,身高和成年男子差不多,但是背上的双翼展开却是一丈有余。说是像猿猴,身上却是没有一根毛发,只是身体略微佝偻,头颅和猿猴类似,然而嘴里却是有着很长的外露獠牙。
在此之前,他控制的那柄飞剑便失去了生命,斜斜的坠落在丁宁的脚下。
丁宁很随意般伸出手。
他的这句话声音还在扶苏的耳廓中回响,然后扶苏就感觉自己被当做一面盾牌般提了起来。
当有宗师伴随着这些妖兽而来,他们便很难生存。
这种情绪旁人无法理解。
这名宗师的身体从高空坠落,狠狠砸在丁宁和扶苏身前的溪水里。
一道细红的飞剑来自上方高空,隐匿在破碎的血肉之中,悄然的朝着丁宁和长孙浅雪袭进。
这不只关乎他的生死,还关乎很多和他有关的人的生死。
九幽冥王剑已经变成一柄空洞的剑胎,但即便是不带多少元气力量,能够承受那种地狱深处般极寒的剑胎,依旧锋利到了极点。
丁宁看着她闪耀着动人光彩的面容,接着说道:“像他那样只为了复仇而生的人比郑袖还要可怕。因为无论是元武还是郑袖,都会和_图_书怕死,都会考虑自身的安危和利益,但是他不一样,他会不计利益,不惜一切代价。”
感受着她手指传来的颤意,丁宁轻柔但握得更紧了一些,用唯有他和她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道:“若是真和你一起死在这里,我也并不害怕,也并没有太多的遗憾之处。我之前最大的遗憾,是没有选择和你在一起。”
扶苏也抬起头看着夜空。
“那些是什么?”
丁宁提着他的身体,迎向了那道飞剑。
长孙浅雪一直用功法改变了容貌,而丁宁始终蒙着黑巾,所以他无法直接将丁宁和梧桐落里的酒肆少年联系在一起,而且所有人都告诉他,他的那个朋友已经死了。
“你……无耻!”
长陵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别朝在得知九死蚕真正存在,并听到元武皇帝亲口所说的猜测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局,这才是丁宁真正担心的事情。
丁宁呼吸着她身上散发的淡淡馨香,看着夜空里变得越来越清晰的团团黑影,慢慢地说道:“也并非毫无希望……元武到现在不来,便说明我的推测没有问题,他很怕死。只要他不来,我们还是有机会。因为如此多和_图_书的夜魔猿不可能隐藏得住自身的踪迹。”
施展这道飞剑的是一名宗师,他单手抓着一只夜魔猿的爪足,悄无声息的停留在空中。
元武可以不顾扶苏的生死,然而他却不能,尤其他不敢这样直接亲手杀死扶苏。
……
他的语气里有淡淡的嘲讽之意。
她听说过这种妖兽,皮糙肉厚弓箭难伤,且动作敏捷至极,虽然平日里这种或许让低阶修行者头疼的妖兽对于她而言根本不算是什么,然而如今不同,东胡僧和她元气损耗都太大,更何况九幽冥王剑现在已经只能算是一柄废剑。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在长陵很多年对于这本命剑的苦修尽付流水。
最令人有惊心动魄的感觉的是,在夜里,这种妖兽的双目是血红色的,如同传说中的魔物。
此时感知到自己飞剑之前的扶苏,他的呼吸骤然一顿,已经开始急速加速的飞剑猛然一僵,硬生生的停滞下来。
“一种长着翼翅的妖异猿猴,食血肉、腐物,性情残暴。海外岛国的人一般直接将这种妖兽称为夜叉。”
此时的东胡老僧依旧一动不动,如泥胎般坐着,似乎对危险毫无预感。
长孙浅雪甚至没有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