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三十五章 她之心意

天上那数名宗师的眼瞳深处也开始闪现愤怒的火焰。
“一些事情若是比大战本身还要重要,消息的传递的速度便会超过你的想象。”丁宁平静地说道:“最为关键的是,她部下的反应,许多时候也能看得出她的心意。他们对于她意思的揣度,便足以代表很多东西。”
这名来自东胡的苦修僧是此时世间唯一能够正面抗衡元武皇帝的存在,他虽闭目禅定,然而若是他们落下出手,这名东胡老僧在睁开双目之时便依旧有杀死他们的能力。
这是“归真丹”。
无数年的苦修才成就的宗师,即便在这种人类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大战里显得并不稀缺,但宗师本身对自己的生命也极为珍惜,没有一定要赴死的理由,没有人会轻易冒险。
长孙浅雪的面色很苍白。
顿了顿之后,丁宁看着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的扶苏,接着说道,“海外诸岛经过大秦王朝,或者说是胶东郡的数次清剿之后,人口数量本身就已经不多,尤其大多数岛国已经变成胶东郡的臣属,更不可能变成夜魔猿的食场。”
听着这样m•hetushu.com的声音,丁宁微讽的笑笑,“你们真的相信一个人能死后重生么?”
让上方那数名宗师同样难以理解的是,处在这样处境里,而且随时都会有更多要杀死他的人或者军队赶来的情况下,丁宁也依旧保持着平静。此时的丁宁看着面色比长孙浅雪还要苍白的扶苏,安静地问道:“所以你应该对胶东郡没多少了解?”
数名宗师同时一滞。
她的左手捏碎了一个丹瓶,将一颗乳白色的丹丸吞服入腹。
一是由于伤势,二是这种简单重复的血腥杀戮让他更加有种要呕吐的感觉,难以顺畅的呼吸。
他们无言反驳。
一种用数十种珍贵至极的灵药炼制而成的丹药,其中十数种丹药来自海外,数种已经绝迹。
“各花入各眼。”丁宁平静道:“你说无耻卑劣,说不定便有人觉得聪明,你应该明白,当年那人在长陵战死,很多人都觉得他很傻,很白痴。”
丁宁淡淡的一笑,没有说什么,只是有本命剑气很自然的从他手里流淌出来。
东胡老僧依旧如泥胎一般对外界似乎和-图-书一无所知,这些破碎的残肢甚至堆积到了他的腰腹处,要慢慢将他掩埋起来。
他们的感知始终聚集在那名东胡老僧的身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看着下方老僧的目光里,那种不能理解的意味就越来越浓。
天上那数名宗师也是都心底寒意大涌,心境波动不已。
“不要怀疑我的决心。”丁宁依旧仰着头,慢慢地说道。
夜魔猿破碎的血肉和残肢渐渐堆积起来,粘稠的血浆浸过了鞋面,以至于后来他不自觉的站立到了这些夜魔猿的残肢上,而这些相对完好的残肢则在他和丁宁等人的脚下一层层堆叠起来。
“你……”扶苏愤怒得浑身都颤抖起来,连无耻两字都骂不出口。
剑锋上微漾的剑气,将扶苏的肌肤上割出淡淡的血线。
这种丹药对于修行者有着惊人的补气和疗伤的作用,即便在数十年前的长陵也只有数枚,归皇室和最强大的旧门阀权贵所有。
“何必说那么婉转,郑袖之所以被人称为冷酷,胶东郡经常送些囚徒用以饲海兽,便是其中一个原因。”长孙浅雪在出剑和-图-书的同时,清冷而微嘲地说道,“只是如此多的夜魔猿,又岂是些胶东郡的死囚能够喂足?”
有一股鲜活的气息很快从她的腹部散发出来,朝着她的全身弥漫。
一名宗师忍不住寒声喝道:“我不相信如果是那个人,会用这样卑劣的手段。”
古拙而带着一种令夜魔猿都有些恐惧的气息的大刑剑出现在他的手中,然后他更为自然的将剑锋搁置在扶苏白皙的脖颈上。
这股气息让上面等待着的这数名宗师的心跳都加速了数分。
数声愤怒的啸鸣在空中响起,夜魔猿群陡然畏惧的散乱起来,像无数蓬黑烟往上燃起。
这数名宗师更不能理解。
“你应该也还从没去过胶东郡。”
他手中的剑锋上开始出现血珠。
“既然这些夜魔猿都是你母亲派遣而来,那我便想看看她的心意。杀死仇敌和儿子的生死,到底谁会比较重要。”丁宁抬头,面无表情的寒声道:“让这些夜魔猿走,否则我杀了他。”
扶苏呼吸骤顿,看着丁宁,“你要做什么?”
看着长孙浅雪淡漠的出剑,似乎极为轻松的不断绞杀和_图_书着这些妖兽,但是同为七境修行者的他们很清楚这种轻松只是表象。
他们甚至能够身临其境般感觉到长孙浅雪挥剑的手臂里每一条血肉都开始变得酸楚,疼痛,僵硬。
数名宗师停留在半空之中,沉默的注视着下方盘旋成黑色飓风的夜魔猿群。
夜魔猿能够被称为妖兽,便是比世人所有熟悉的猛兽要强大得多,它们的攻击快如闪电,飞掠的身姿也诡异无比,甚至能够在极小的空间里闪避和迅速改变行进的方位。
扶苏的面容比长孙浅雪还要苍白。
丁宁也不再看向他们所在的方位,只是看向自己的剑锋。
数名宗师都陷入了沉默里。
静默了一息的时间,那名出声的宗师接着说道:“但今日既然圣上那么说了,恐怕世上大多数修行者都会认为你便是那人的重生,你的言行,便代表着那人,代表着巴山剑场。你的行为若是无耻卑劣,还有许多人像以往一样追随你,追随巴山剑场吗?”
“夜魔猿的数量太多。我原本以为夜魔猿的数量有这三分之一就已经很不简单。”丁宁很简单地说道:“夜魔猿只hetushu.com能在海外一些独特的岛屿才能生存,胶东郡蓄养夜魔猿是靠药物令它们成瘾,但平时这些夜魔猿依旧自然居于那些岛屿。最为关键的是,这些夜魔猿不食海水中的食物,自古以来它们最喜欢的食物就是岛上的土著和海上的渔民。”
或者逃,或者出手,到了这种时候这名东胡老僧却依旧在闭目禅定,那他到底还在等待什么样的时机?
扶苏压抑着恶心欲呕的感觉,回道:“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不明白,既然你用这样无耻的手段,为什么不早些用,要等到这时候再用。”扶苏感受着脖颈上的丝丝痛意,看着丁宁的双眸,愤怒地叫道。
“她何以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形发生?”扶苏叫出了声音,“这里发生的事情传递得太快也来不及传到长陵,你即便如此,又怎能看得出她的心意!”
对方是传说中的公孙家大小姐,拥有这样的仙级丹药并不令人吃惊,反之连这样的丹药都被迫用了出来,便只能说明对方已经被压榨到了极限。
“你真是那个人么?”
扶苏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我为何要相信你们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