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四十四章 简单

当看到这些墓碑的瞬间,他的面色变得比这些白云还要雪白,面上原先对丁宁等人的恭谨神色骤然变成惊惶,一声凄厉的惊呼从他的唇齿间喷薄而出,他眉心里那条银色的光条猛然扩张,就像是一只银色的竖眼要睁开。
两道杀意如实质般在空中相交,丁宁等人却反而像是置身事外,和此间无关。
那名中年男子心脉尽碎,就算不马上死,从这样的高空坠落,身体恐怕也会摔得四分五裂。
六道银色的剑光同时在他的身体两侧闪现,接着如孔雀开屏般散开,散开成千万片银色翎毛般的剑片。
长孙浅雪点了点头,“孔雀翎唯有独孤候府最重要的数名人物才有资格修习,所以独孤侯府的选择是成为我们的敌人?”
一块块墓碑的末端缭绕着黑色的烟气,就此漂浮了起来。
在鹿山会盟上被元武所杀。
地下那人此刻的确已经拿他无可奈何,但是场间还有一名和世间所有剑师都不同的存在。
澹台m.hetushu.com观剑抬起头来。
这名少年轻声的回答,“反正你是元武不惜代价要杀死的人,我不用管你是谁,只要将来有可能杀死元武就好。”
但是澹台观剑明白她的意思,他之前出剑对付那些宗师,只是刺穿对方的气海,让对方失却战力,却是留对方的性命。
他有一名最敬爱师尊。
“你杀了他。”长孙浅雪看着空中那名如陨石般坠落的身穿蓝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对着澹台观剑说道。
但是他的师尊死了。
他要元武死,就这么简单。
千万片剑片在空中发出恐怖的破空声,形成了巨大的光瀑,轰向地面,然而与此同时,这名身穿蓝色袍服的中年男子的身体却像是违反了这自然的法则一样,强行扭转了落势,反而以惊人的速度往上方的天空弹飞出去。
所有人都听出了这名瘦弱的少年话语里的情绪。
因为太快,以至于都没有人能够看得清他的本命剑是什么样的色泽m.hetushu.com
少年微垂下头,似乎有些羞涩,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是。”
“你是晏婴的弟子。”
这名少年身材不高,最关键的是没有丝毫生气,让人感觉不到有任何气血的流动,就像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但是没有任何一具尸体都他身上散发的气息强大。
不杀,是强者对弱者的怜悯,杀,则是这人的行为太过卑劣。
然后这名少年似乎有些累了,竟是再不发一言,就在丁宁的身侧抱着膝盖坐了下来,将头深深埋起。
澹台观剑手中的剑光消失。
无论是天上那名身着蓝色袍服的中年男子,还是此时从地下涌现的那股诡异阴冷的力量,都显然是因为丁宁而来,然而此时这双方都没有流露出对丁宁的杀意。
“孔雀翎,这是独孤候府的人。”
若是这名不知名的蓝袍男子直接以敌人的身份前来刺杀丁宁,澹台观剑可能会留他一命,然而想用换取信任的方法来寻找机会杀死丁宁,这和图书便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身穿蓝色袍服的中年男子的身体在空中扭曲着,抖出无数团影迹。
这些侯府在元武登基前三年便大多做出了选择,过了十几年自然大多不会改变当年的选择,这是可以预见的。只是他忍不住想到岷山剑会里面的独孤白,不知道那名年轻人如果知晓了自己真正的身份,又将做如何的选择。
丁宁和长孙浅雪互望了一眼,然后他自己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不问我到底是谁?”
他伸手出剑。
他发现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原路退出,逃出这个足以困锁八境的千山困局,但是让他心情略松的是,他不惜本命元气施出的这一剑终于暂时挡住了地下这人的攻势,接下来他哪怕在这千山之中迷失,便至少不会马上被这些人杀死。
澹台观剑看了她一眼,解释道:“但是他伪装成流云宗的人,流云宗宗主陈关鹤和林煮酒是旧交,也为巴山剑场战死在长陵那一战里。”
丁宁看着这名少年,hetushu.com说道。
原本他想要伪装成丁宁这一边的人,然而地下这人却很干脆的要杀死他,而且地下这人的身份,让他根本无法辩驳,根本无法让丁宁等人再相信他。
最直接的杀意来自地下,随着地面不断的隆起,杀意直指即将落地的那名身穿蓝色袍服的中年男子。
丁宁等人的上方,全部都是悬浮着的墓碑。
这名身穿蓝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并非弱者,瞬间起了感应,自然也生出杀意。
丁宁没有回应什么。
接着这千万片银色的剑片便和这些墓碑相撞。
就好像只是一个纯粹出剑的姿势,好像什么都还没有做,但是天空里那名身穿蓝色袍服的中年男子便已经惊骇的一声尖叫。
身穿蓝色袍服的中年男子手中本来已经出现了一道银色的长剑,银色的剑身上的符文就如一座月宫,在符文间流动的元气就像是真正的白云在流动。
这些墓碑出现得越来越多,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无穷无尽,也要形成一座完全由墓碑形成的巨http://www.hetushu•com山。
然而他忽略了一点。
他头顶上方漂浮着的那些墓碑悄无声息的消失,一道道黑气朝着地面缩去。
丁宁等人身前那不断隆起的地面终于裂开,伴随着一阵阵阴风,数丈数十丈方圆大小的土地如水中的落叶一般轻飘飘的往上翻转,在这些泥土的裂缝里,不断有不同的墓碑显露出来,往上升腾。
他的目光便很自然的顺着这些黑气的收缩落在了一名刚刚出现,好像是黑气收缩而形成的少年身上。
澹台观剑先前一直不明这双方的身份,只是保持着警惕,却并没有任何插手,但此时看到这些不断涌现的墓碑的瞬间,他的心中却是一动,瞬间想明白了这些墓碑代表的是何人。
他的胸口和背后凉意透出,一团血雾已经从他的胸口和背后同时涌出。
他要逃。
轰的一声爆响。
无数令牙齿发酸的爆裂声响起,这些墓碑在空中悬浮着,不停的晃动着,表面一刹那爆开无数团银色的火光,就像是千万颗星辰在幻灭。
这像是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