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四十六章 联手

就如现在,身外千山的影子重叠在他的双眸里,层层阴霾。
“原来是这样。”
更为可怕的是,这种阴神鬼物没有恐惧和痛苦,恐怕遭受重创还能战斗。
“若是我们能活着出去,恐怕只凭你们两个帮他,就足以能和元武争天下。”澹台观剑看着这名自称千墓,像寻常街巷里邻家小男孩一样的黑袍少年,终于忍不住说了这样一句。
然而其实敌人同样也很强大,敌人同样也有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手段。
丁宁点了点头,道:“长陵的修行典籍里也有撒豆成兵的手段,对于大多数修行者而言,那自然是没有任何依据的神话故事,但是在有些古典里,却也特别提过,那种手段是用海外一种的铁豆木的豆。想来是那种豆特殊,能够承载一些修行者的本命元气。”
在他点头之前,一股阴寒的气机已经从千墓的身上析出,那名已经僵坐着的“宗师”便已经重新往后倒下,身体迅速的溃烂,化为黑水,渗入地下。
“在我们东胡苦修僧的经书里,佛降大魔,那魔王洒白骨成兵,杀之不尽。”东胡老僧一直在感知着那名死www.hetushu.com气沉沉,僵坐在地的宗师,此时他感知清楚了,忍不住看着丁宁和这黑袍少年说道:“先前只以为是虚无缥缈,刻意夸大神通的说法,然而现在看来,这千墓山的手段,倒是的确如此。只要给予足够时间,他甚至能造就一支军队。如此说来,倒是我的确想得狭隘,以前还是太过坐井观天了。”
只是清晨,但是在这数个呼吸的时间里,天空急剧的明亮起来。
一直在调息着的长孙浅雪和东胡老僧也睁开双目,仰起头来。
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的内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千墓很自然的缩了缩身体,他身外的黑袍就像一潭黑色的死水一般往上荡漾开来,遮掩住他的整个身体。
如果将来一支这样的军队才真正具有毁灭性的力量,那在能够形成这样的军队之前,便最好不要让元武和郑袖这样的存在知道。
也就在这个时候,丁宁的声音突然响起。
“所以甚至可以冒着整个大秦王朝和岷山剑宗都彻底沉沦的危险,付出这样的代价么?”扶苏看着阳光里澹台和_图_书观剑的脸,心中响起这样的声音,但是他却说不出话来。
“这种事情除非亲眼所见,又如何能信。”
澹台观剑明白他的意思,认真地说道:“这是我真正入岷山剑宗,得到师尊的传承时,他第一个告诉我的道理。”
澹台观剑霍然抬头。
到了澹台观剑这种级别的修行者,早就不会觉得这种手段背经逆道,此刻那僵尸一般的宗师,在他的眼里也就是件武器而已。但是这种手段本身太过惊人,即便这千墓的本命元气自然不可能无穷无尽,但是只要他不被杀死,每修炼一段时间得来的本命元气便可以造就这样的一件武器,那真是和东胡老僧所说的一样,慢慢累积下来,他真的能造就一支军队。
天空渐渐发亮,一夜渐过。
对于未知的等待,最是让人无奈和焦躁。
“做任何事情,都要遵循于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真正经历过的事实告诉他,最后的胜利不在于谁拥有可怕的武器,而是在于谁拥有的可怕武器更多。
但是他眼眸中的情绪很复杂。
然后他抬起头,补充了一句,“任何宗门的存在,不在于形http://m.hetushu.com式上的山门,而在于坚持的道理。”
因为这个假设始终建立在他们能活着出去的前提上。
……
千座尘山顽固的牢牢矗立着,看似静止的尘山里有许多斑驳的阴影,这些斑驳的阴影落下诡异的影迹,时而飘荡在他们的身上。
黑夜始终与死亡联系在一起,让人总是觉得不安全,然而其实影响的始终只是人的情绪。
这阴神鬼物之道的修行手段的确太过诡异,当时那鹿山会盟之上的晏婴已经技惊四座,接下来他直接将他弟子一步登天造就成七境宗师,而且完美承载他的本命元气,更是逆天的手段。
“开始了。”
当第一缕阳光从天空中洒落,但却连这千座尘山之中的丁宁等人却根本无法判断这缕阳光到底从何处方位洒落时,扶苏醒了过来。
澹台观剑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心中有些微微的发寒。
一道道阳光凝结成束一般,比平常正午的阳光都耀眼了无数倍。
在巴山剑场的时代,在任何人看来,也只是有那两三个人和他站在一起,就足以征天下。
当沉寂半夜之后,再起杀机的开端,谁也没http://www.hetushu.com有想到会是元武和郑袖的联手。
在这样的天空里,更高处,飘荡而下无数苍白色的火线。
扶苏说不出话来。
“郑袖从我们身上学了很多东西,有些东西我们也必须向她学习。永远不要把所有的手段暴露在敌人面前。”丁宁转头看了澹台观剑一眼,道:“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这样的手段还是最好不要让郑袖和元武知晓。”
在清晨的阳光里,他看清了澹台观剑冷峻而谦和的侧脸。
现在这千墓虽然修为一生都被限制在七境,无法再接触更多修行的世界,但这种手段倒像是天生最适合他。因为对于其他修行者而言,本命元气是切不能浪费的,不断的积蓄本命元气在体内和专心温养某一件本命物,本身就是七境到八境的累积和感悟过程。然而对于千墓而言,不断积蓄本命元气根本没用,始终无法引起质变,这日常修行之中产生的本命元气,却正好可以不断的注入外物之中,也就是不断将这种宗师和其他修行者的遗体炼化为可驱使之物。
澹台观剑的面色瞬间变得凝重无比。
他感到了莫名的巨大痛苦,不是因为身体的伤势,而是来m.hetushu.com自内心。他忍不住看着澹台观剑,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澹台观剑点了点头。
这种在修行者世界里被称为阴神鬼物的东西,对敌时当然不可能和真正的生灵一样,最多只能接受他杀意所指,对敌比较木讷,但哪怕都是只有四五境的力量,数量一多也极为恐怖。
没有人有异议。
苍白色的火线和这明亮耀眼到极致的阳光急速的融合在一起,不断在空中交汇。
天下间自有元武和郑袖才能做到如此。
“没有说宗门一定要为王朝效力,修行地里聚集的各种各样的修行者,都有着不同的追求。”澹台观剑却能知道他此刻心中的所想,慢慢地说道:“只是你自幼就所处这样的位置,所以你一直被别人左右你的内心,你认为这一切理所当然。那你自己呢,你总是听从你父母的说法,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你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这是星火和太阳真火的结合,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天地元气被两股强大的气机硬生生的融合在一起。
因为这个时候的天空里,有他最畏惧的气息。
丁宁笑了笑。
“为什么要这样?”
最为关键的是,他身边的朋友其实始终很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