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四十八章 维系

此时有那千座阴霾尘山,再有无数黑色的阴气在那千座山中燃烧般不断往外迸发,所以他眼前的层层云雾也都是如铅的颜色。
这些墓碑在空中时显得很庞大,但打在老僧的气海上时,大小却如同小小的印章。
这种震荡的冲击力,就针对他的气海。
噗的一声,一口黑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那道狂暴的剑河依旧还在上方的空间里暴烈的穿行,然而其中最为精纯的一部分力量,却是硬生生穿入了他的元气里,刺入了他的身体。
这片空地处于一块挑起的崖间,前方就是云海。
元武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长陵,静寂到可怕的皇宫深处,郑袖垂手而立。
寂灭的星火和炽烈的太阳真火都可以对他的本命元气造成伤害,这一刹那黑山上发出无数热油被融穿的声音,许多已经残缺的墓碑上,迅速被腐蚀般出现无数的孔洞,而且像融化般不断扩大。
这是一种真实的痛苦。
他感知到了真正http://www.hetushu•com的杀意所指,感知到了有力量完全漠视了他的这座千墓山,并精巧的从他的千块墓碑之中穿过,落入东胡老僧的身体。
他也想明白了对方是动用了如何的手段,来对自己造成真正的伤害。
元武逼着她用牺牲儿子为代价,那她也自然要元武付出同等的代价。
这种本命元气的互相交缠,完全就像是元武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元武让自己的身体疯狂的震荡起来,带着他的身体一起震荡。
无可否认动用这样的手段,元武一定会受重创,甚至连修为都会下挫,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尽复,但是他却会修为尽废,会死。
“你的确是真正的寡人。”
此时东胡僧脑海之中分外的清晰,他知道这恐怕是出自郑袖的心意。
散碎的星火如无数晶莹璀璨的宝石从她身前的空间里坠落,穿过她那个玄奥难言,无数光线折射着的天井。
当这场大雨落下之时,有一名持www•hetushu.com着黄纸伞的修行者走到了他的身后,替他挡住了这场雨。
阴山里,有一座简陋的草庐。
她白玉般的双手手臂肌肤上,有着无数细密的裂口。
“因为我会心痛,但是从你开始争夺天下开始,你却从不会为任何人心痛。”
……
老僧赤红的面容顿时漆黑一片。
别山的云海一般端庄而美丽,然而阴山之所以称为阴山,便是因为山高而阴寒,乱云飞舞之间尽是黑意。
她可以肯定,即便那名东胡僧不死,那东胡僧的修为,也差不多已经废了。
他的面容很平静,但是身体肌肤里的经络却像是无数活动的蚯蚓在扭动,一些肌肤的纹理中不断泛出晶莹的光泽,甚至有种随时都要崩裂的感觉。
他终究活了下来。
那寂寒冷漠的星火始终极为平稳的落下,和他释放出的本命元气汇聚,没有任何催促之意,然而这种稳定和毫无波澜,却偏偏就是最厉害的催促。
一座真正的黑山,结合着地和-图-书底的荒土,便真实的矗立了起来。
这名黑袍少年顿时疯狂的尖叫起来,然而尖叫声里充满的却不是恐惧,而是愤怒。
她慢慢抬起头,在心中说了这样两句话。
她无法确切的看到所有战斗的画面,但是她可以确定的感知到元武的力量最终去了何处。
随着他的尖叫,空中数百块墓碑缭绕着黑气,如陨石般疯狂的坠落,带着一道道黑气,冲入老僧的气海。
举着法杖的东胡老僧铁眉微跳。
老僧的身体似乎一刹那苍老了很多岁,体内的五脏六腑都有种真正衰老的气息透出,然而随着那一道道黑色的气流从他的气海冲出,他的气海却终究保住了。
……
身穿普通布衣的元武,就坐在草庐前方的空地上。
然而也就在此时,千墓更加愤怒的尖叫起来。
在他的感知里,他有无数紊乱力量不断穿行的气海里,骤然被塞满了无数黑石。
……
她的双手不断的颤抖着,指尖不断滴出血来。
他低头看了自己的身体http://m.hetushu.com一眼。
此时当他的感知世界里出现无数块墓碑,接着出现一座黑色的山,他的气海里便有无数本命元气顺着他的经络往外喷涌。
他的肌肤里也渗出很多璀璨的晶光,如同星尘。
所以郑袖和元武联手的这一击,最后想要达成的效果是元武重伤,而他死。
只是很多时候,有些选择却不能完全按照自己所想,就如此时,他比任何人都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那星火的稳定。
这些黑石令他体内脏器的生机都出现了衰败,但在这一刹那间,这些黑石遭受撞击的互相冲击和摩擦,却缓解了对于他气海本身的破坏之力。
东胡老僧的面容苦楚,他是这联手一击的目标,刚入八境窥探到那奇妙的天地,此刻却即将气海尽溃,生命也即将消亡,心中自然有极度的不甘。
这种力量只是一种纯粹的震荡力,就像是有人在握着他手中的这根法杖,拼命的抖动。在一刹那的迟疑之后,东胡老僧明白了这股力量来自于世间另外一名八境,元http://www.hetushu.com武。
他愤怒的尖叫着,双手不断地挥舞着,一块块墓碑随着他的心意,倔强不屈的往上拍击,朝着那些剑光砸去。
元武的眼角出现了几道皱纹,但这几道皱纹却是深入肉里,渗出血来。
这样对于她和元武两人而言才能公平。
或者说她和元武的关系,便需要这样才能继续维系。
人生里有无数艰难的选择,相比此时战斗本身的凶险,他脑海里的争斗更加令人难诀。
虽然未身临那千座尘山里,但事实上他正和世间另一位八境做着最凶险的争斗,至于还有那名黑袍少年,对于他而言则是另外一名老对手,鹿山会盟上令他身受重创的晏婴。
轰的一声巨响,这座黑山顶向了上方无比狂暴的剑河。
这是一种真正两败俱伤的手段,但是有一点,元武比他进阶八境的时间更长,在八境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所以他的气海和一些重要的经络,比起他更稳固。
这些墓碑包括那座黑山,都是晏婴的本命物。
元武所在的空地上方,陡然下了一场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