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五十一章 心意

“你说什么?岷山……”横山许侯大吃一惊,身上的肉都似乎往上跳了一跳。
这扇门非常的大,厚重,给人予一座山一样的感觉,超过一半宅院大门的一倍不止。
所以这扇前年才换过的大门,对于他现在的身躯而言,就又显得有些小了。
夜策冷讥讽道:“我倒是也想问问为什么,明明你当年是我们一些人里面最敬重和佩服巴山剑场那些人的,可是为什么你能让元武和郑袖对你这么放心。而且你的确除了对所有人都有些容忍之外,你并没有做什么。若你是和那几个侯爷一样喜欢争权夺利那也就算了,可是我却很了解你,当年你本身就是个最喜欢混吃等死的死胖子。”
“元武和郑袖对我放心,不是因为我没追求,不是因为我对巴山剑场那些人不同情。”横山许侯接着慢慢地说道,“而是他们知道我记得这恩情,知道我会报恩。”
这处巷弄内到处都是昔日跟随着他征战的武将的家院,在大秦十三侯里,跟随着他的将领在整个大秦王朝而言算是享福的。大多和*图*书数人成了兵马司的高官,有些人就在附近的城关驻守,家眷都在长陵。
在夜策冷还没有回应之前,他抬起头,看着面前道上的夜策冷,认真的,带着一种奇怪的神情,说道:“不觉得早了点?”
谁也没有注意这名女子什么时候到来,就似乎横山许侯现身时,她便现身了。
或许是觉得进出大门有所不便,而且除了换大门之外,应该还有很多东西要换,所以今日这个胖子的脸上显得有些忧愁。
她的身材娇小,和如肉山般的横山许侯的身躯相比显得极不对称,然而两人之间却有相似的气息。
在昔日,他的这种气息甚至有些碾压夜策冷。
横山许侯深吸了一口气,他缓缓的呼出,看了她一眼,然后抬头看着天空,说道:“我的确是个没有什么追求的胖子,但是敬重和恩情是不同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当年元武帮我挡过一剑,而且当年若不是他领军连续三昼夜不停的行军来援,我们那座城早就被攻破,我的家里人应该就死在那座城里了。和_图_书
她是夜策冷,监天司的司首。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是长陵某个侯府的大门,还因为这侯府的主人的身体也分外的庞大。
横山许侯的眉心微皱,面上一层寒意,一时沉默不语。
横山许侯的身影在这扇打开的大门后显现。
和很多年前相比,他的身体已经庞大了数倍不只,而且随着他的修为更强,他的身体还会不断的庞大下去。
他的影子虽然大,但是比起不远处那一座座巨人般的角楼,还是太过渺小。
“要分生死么?”横山许侯看着她,问道。
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座移动的肉山,走动时看起来每一块肉都在震动。
一是因为他的身份自然给人带来威严的气息,二是因为有很多修行者其实都知道,横山许侯的“肥胖”其实和他修行的功法有关。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横山许侯所修的真元功法便是简单而暴力,这种功法并不像东胡苦修僧所修的功法一样,将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凝聚,更加坚固,而是直接让自己的肉体变得更庞大。
和*图*书常年的安居便有耐心侍弄一些花草,所以这片巷弄对于整个长陵而言最是花红柳绿,许多院弄里都有特意从附近山上,甚至有些人的家乡搬来的树木,有些甚至是生长了上百年的古木。
正午的阳光里,长陵的一条巷弄内,一扇门缓缓的往外打开。
夜策冷只是很平静的摇了摇头,带着一种倨傲,“不用,当天你斩我一剑,今天我也只要还你一剑,让你出不了这门就行。”
任何修行者体内所能存积的真元和天地元气的厚度来自于气海和经络、窍位所能容纳的能力,任何真元功法都有养生、壮大气机以及改变修行者身体的功效,修行越到深处,气海和体内经络、窍位的容纳能力就更强,体内就能积蓄更多的真元和天地元气。
夜策冷笑了笑,她笑的样子和当年回长陵看到赵斩时的神情差不多,“你觉得早,那你原本觉得我会忍到什么样的时候?”
这条巷弄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名女子的身份。
“至少等到巴山剑场正式起兵,在各地叛乱,这时你在长陵依旧身居高位http://www.hetushu.com,里应外合,应该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横山许侯没有笑,严肃地说道:“至少在兵法上是这样……没有兵法会让人主动求死的。”
夜策冷不再说话。
体内积蓄的真元和天地元气更多,就能支持修行者更长久的战斗,以及承受巨大的消耗,可以多次使用一些霸烈的招数。
“硬生生的在长陵熬了这么多年,到现在终于表明了心意?”
横山许侯踏出了院,阳光从他的头顶洒落,他的影子很直,但是依旧庞大的一团,如一座小山般的影子里,他看到地面的石缝里有不少蚂蚁在爬来爬去。
但是没有人会觉得可笑。
经络和血脉更宽广,就很自然的能够容纳更多的真元。
然而今日不行。
所以他感慨在这样的一座城里,无论是他还是夜策冷,都如蚂蚁般渺小。
最为关键的是,不知为何,他今天出门时的身躯,似乎陡然又比平时庞大了很多。
“这些年谁都在猜测我的心意,我倒是也好奇你。”
在摇头感慨的同时,他就已经出声对着拦在他前方的夜策冷说道http://m.hetushu.com:“你这柄忍了这么多年的剑,终于是到了要用的时候?”
所以他的身体庞大,和修为有关。
“都已经要彻底拿下岷山剑宗了,都翻天了,还不动?”夜策冷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不过我倒是很佩服郑袖,要么不做,要做就是彻底翻天的大手段,一次性把人的心意全部逼出来,这不是伐楚,而是伐心。”
夜策冷嘲弄的冷笑起来,道:“不然以为让你出门去做什么?让你去品尝一下那几个剑院的饭菜么?还不是想让你去镇住那几个剑院,同时应付有可能出现的那名陈国女公子纪青清?”
当横山许侯的一只脚刚刚跨过自己院门的高高门槛时,这片巷弄里一株古木伸到院外的枝桠的树荫下,便有一名女子在等着他。
他自身也是大秦十三侯里,极少能够长年在长陵驻守的侯爷。
这个时候他已经彻底恢复了平常威严的样子,身上散发出一种霸烈的如山般的气息。
因为她惯穿白衣白裙,和这座城的黑灰主色总是有些格格不入。
看着这个如山般的胖子,她知道双方的心意已明,没得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