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五十六章 谁来

也就在此时,厉侯身后的林间深处响起很多细微的声音。
这九名骑者的身后,还有潮水般的金铁震鸣,更多浑身披甲的军士充斥了林间的空地。
蓦然,他们转过身去,呼吸停顿。
……
随便释放出一道剑气便有这种与生俱来般的暴戾气势的,自然便是那名被划花了脸的陈国女公子纪青清。
数十株古木就此被这枯叶绞成飞屑,随着一道剑光的亮起,阻止这股暴戾气息的继续往外蔓延,厉侯的身影出现在正对着这名修行者的一块山石上。
然而在她还没有说话之前,厉侯便已经接着说道:“我不想和你拼生死,而且今日你的运气真的很好,原本独孤侯府的人也是要在这里和我一起等你。”
一股分外干净的气息在周围的空气里跃跃欲试,一种欢快的味道一扫独孤侯身周的阴霾。
岷山剑宗的正山门前方,有许多破碎的鲜红铠甲顺着鲜血沿着青玉色山道流淌下来。
他知道对方没有耐心,所以很直接的看着这名身穿黑衣的陈国女公子,说道。
和*图*书随着这抹异样的亮光的落下,一名身穿白玉色袍服的中年男子便悄然出现在冰道下的另外一侧。
他背上如孔雀开屏般的剑上散发出了一道道耀眼的霞光,两道庞大的气息涌向这座冰峰的顶端。
在下一刹那,山风依旧,绝对的静止消失,一切变得和之前没有任何的不同。
看着身穿浅金色铠甲的厉侯,这名修行者发出了尖利的女子声音。
一股森冷的灰雾悄然蔓延开来。
他的面容和身材都很普通,但是浑身的气息却散发着分外干净的味道。
两人的面容古井无波,似乎只是光彩黯淡了一些,然而心中却是如怒海狂澜,尤其本身便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独孤侯更是心中激荡不已。
“没有永远的仇恨,只有永远的利益。”
此时这数名将领的目光越过这片浅湖,落在浅湖后方山脚下的林中,神情微凛,似乎同时感应到那里面正在发生什么。
……
厉侯听到这声音,在心中不由得再次感叹皇宫里那名女主人的强大。
厉侯http://m.hetushu•com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些身穿幽黑色甲衣的骑者,道:“厉侯府不是我一个人的战功堆积起来的,厉侯府自然不可能为我儿子一个人存在。”
林间深处,有一名身材瘦小的修行者正在行走。
因为他也是一名王侯。
“我很想杀了你。”
就在这数名神藏军将领的神情微凛时,这名修行者脚下的软布鞋底和落叶骤然发出了金铁般的摩擦声,成百上千片枯叶如飞雪般往外紊乱的飞舞而出,带着一种分外暴戾的气息。
百里素雪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地步,那么在郑袖和元武共同决定的这场杀局里,到底是谁来真正递出杀剑?
“我不会上山,你也不要上山。”
如果到此时还没有谁能让百里素雪真正的出手,那么,还有谁有资格和力量让百里素雪出手?
然而随着最开始独孤侯的登山,一些困扰外界视线的元气便已经消失,很多景物便清晰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独孤侯自然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
他重新抬起头,直视和*图*书着仿佛站在云端的百里素雪。
所有落地的枯叶再次暴戾的从地上弹飞起来。
看着这幽甲九骑和充斥视线的幽甲军,纪青清身上暴戾的气息不再往外舒展。
这片浅湖的一侧,此时正驻扎着一只军队,这支军队是隶属于横山许侯的横山神藏军,为首的数名将领也是长陵赫赫有名的宗师。
厉侯身上的浅金色铠甲上燃起无数的火星,身上响起真实的如巨浪拍击岩石般的声音,然而他却没有再看纪青清身影消失的方位,他看向岷山剑宗的高处,此刻心中也在和独孤侯一样想着同样的问题。
这片晶莹的雪花朝着他身前的虚空飞了出去。
先他到达此处的身穿鲜红色战甲的中年男子便是独孤侯。
但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杀意,却依旧缠绕在这林剑,将所有枯叶撕扯成粉,如浪潮一般拍击在厉侯和他身后的幽甲军身上。
随着这股弥漫而来的灰雾,有九名浑身笼在黑色刺甲里,如同通体金铁铸成一般的骑者出现在厉侯的身后。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片晶莹的和图书雪花。
有数名修行者手按着本命剑,一动不动的看着鲜血流淌,漫过鞋面。
纪青清的呼吸骤然一滞。
“居然是你?”
“郑袖料到我会来岷山剑宗,是因为百里素雪为我说过话,我有来这里为他拼命的理由。”
天空里好像多了一道看不见的闪电,那一片流云之中落下的亮光被轻易的撕裂。
仿佛没有什么发生,独孤侯和端木侯彻底安静了下来,静静伫立不动。
然而他到了独孤侯身旁也是并未有任何施礼,甚至平静未出一语。
两顶灰色的大轿同时出现在他们后方的道上。
这名修行者身穿着宽大的深黑色的衣衫,带着足以遮掩面目的竹笠,看不出相貌。
以至于他的身体自然不可能是水晶和一些洁净的宝石般透明,但给任何修行者的感觉却是整体透明纯净到了极点。
她知道既然连幽甲九骑都全部调了过来,那就算她拼死在这里,也绝对不可能进入岷山剑宗。
他想试试百里素雪的剑,原本在他的想象里,即便自己不如百里素雪也绝对不可能相差太远,和*图*书然而此刻他加上端木侯却依旧不能逼百里素雪出手。
她的目光如实质般穿过飘落的枯叶,看着厉侯寒声道:“那你呢,连儿子都保不住,你有什么来这里拼命的理由?”
这片在夏季就会消失的浅湖原本位于岷山剑宗的山门法阵之内,也根本不会显露出来。
当这两道庞大的气息朝着自己足下涌来,百里素雪只是嘴角傲然的挑起,他脚下冰道的深处有一缕冰寒的气息流淌出来,摄于他的手心。
大秦王朝两大王侯齐聚,当他并肩站立在独孤侯的身旁,那从天空流云间落下的一抹异样的亮光还依旧照落在独孤侯的身上。
纪青清的身影往后不断倒退,顷刻间消失在这林中。
他的儿子便是当时在岷山剑会中曾出现的端木净宗,厉西星自幼时起的敌人。
纪青清看着厉侯说了两句话。
他是足以和独孤侯平起平座的端木侯。
“我会找机会杀了你。”
听到厉侯的这句话,她暴戾的冷哼了一声。
岷山剑宗之外,南麓的山坡下方,因为春季的雨水渐多,形成了一片小小的浅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