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六十章 飞天

此时百里素雪的注意力不在他们的身上,他的注意力在洒落在幽龙身下的那些剑上。
幽龙飞天。
他这柄剑的名字就叫“狼王尾”,大秦王朝百年前铸剑名师欧焰所制,剑芒无孔不入,专破对方的元气。
剑气四溢,割裂了李相和他的衣衫。
就如同掸落衣袖上的尘土。
数蓬血雾从他口中爆炸般喷了出来。
端木侯的面容也惨白无比。
这些华丽的剑拥有各自不同的元气力量,纷乱的元气力量带来的就是紊乱的力量,从而可以影响对方带起的元气规则,破解对方的力量。
百里素雪的强大远超了他的预计,但是这时他终于也看到了一丝机会。
这次他用的是岷山剑宗的剑,以及岷山剑宗的剑意。
百里素雪站在它的头顶,冷冷的目视着李相。
与此同时,幽龙也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吟吼。
他的本命剑不住的颤动着,表面上灰色的剑芒纷洒,使得他这柄剑就像一条巨大的狼尾。
一颗颗冰晶在剑身上撞碎成粉,然后内里的金m•hetushu.com色火焰冲击在剑身上,在那些符文里燃烧。
这就是难以逾越的差距,和成年人打小孩子一样,没有差别。
空间迅速的冰冻。
这些剑芒往外伸张的机会都没有,直接便被冻结住。
他的衣袖上没有任何的尘土,但是空中那相持着的力量,那些被幽龙吐息冰冻着的金色火焰,如一颗颗宝石般悬浮在空中不动的冰晶,便被尽数牵引,化为无数流星。
黑色的幽龙违背了世间的定律一般,庞大如山的身躯悬浮在空中,下颌长长的肉须和头上的幽角自然生出的花纹沟通着天地元气,不断产生一缕缕冻气,如丝带围绕着身体飘散。
这些剑在幽龙鳞上急剧的摩擦而过,带起一连串火光的同时,剑身上的元气也消耗得十分剧烈,正是最为虚弱的时候。
实际上他一动都没有动,因为来不及动。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有史以来所有典籍的记载里,只有当年的王惊梦能够一见别人的剑招就洞悉其中的奥妙,和_图_书领悟出用法。
他说要李相第一个死,所以他这一剑的目标依旧是李相。
那些剑失去了和他的联系,如烧朽的凡铁一般坠落向下方山腹之中的深渊。
一场流星雨坠落在那些剑上。
独孤侯心生感应,心中瞬间充斥不祥的预感。
这些鳞片上沾染有一些黑色的龙血。
然而百里苏雪看都没看他急剧突进的身影,没有看这柄形制十分诡异可怖,如一截截脊骨般的毒剑。
他手中的毒剑夹带着风雷,直刺百里素雪的心脉。
龙爪爪心掉落出一些细碎的鳞片。
即便是简单的挥手再挥手,挥手之间也需要时间。
那些剑来自于独孤侯。
李相的面容变得惨白无比。
他也知道李相不可能挡得住,所以他只有尽全力出手,帮李相阻挡一些这剑的威势。
这种战斗,完全陷入了百里素雪的节奏里,完全被百里素雪主导。
此时他已有时间出剑。
他在此时的感知终于抓住了百里素雪的真正身位,最为关键的便是修行者世界里所说的www.hetushu•com时机。
此时便是百里素雪来不及应付他的时间。
动的是他身下的幽龙。
它昏黄和猩红不断变幻的双瞳此时便成了惨绿的色泽,甚至有惨绿色的粘液如泪滴不断的从眼角边缘滴落。
百里素雪微微蹙眉。
所以他很自然的出了一剑。
端木侯一声厉叱,一道灰色的本命剑光迸发而出,和直接在李相身前的那道心念剑相撞,发出一声令人耳膜欲裂的震响。
独孤侯的眼神里尽是惊骇和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和恐惧。
这一剑的剑意纯净而强大到了极点,就像将整个天地间的冰都抽了过来,然后变成了一道圣洁的冰剑。
然而即便他挡住了百里素雪的这一剑,他眼瞳深处的恐惧却是又多了数分。
一道本命剑光从他的手中涌出。
没有多余的杀意和剑光再次降临李相的身侧。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挡得住这样的一剑。
严相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只是这些剑遇到了比世间最坚硬的铠甲还要坚硬的幽龙鳞,除了冰霜元气之外m.hetushu.com,便是绝对的致密坚硬,无法切入。
无论是灵虚剑门的剑式,还是心间宗的剑式……这些其余宗门的至高剑经不可能流传在外,但是此时的百里素雪却是信手拈来。
然而在百里素雪的面前,他连用的机会都没有便被震碎了无数条经络,身受重伤连用的机会都没有。
一只比严相的身体还要庞大的龙爪极为暴戾和简单的拍向了他和他的剑。
此时正是独孤侯鼓足全身的力量发力时,然而这一刹那,他的身体就像是被无数道陨石砸中,瞬间震荡了不知道多少次。
这些剑并非是他最强的手段,他还有更强的保命或者说拼命的手段没有用出来。
他的身体往上拔起,像是要飞到天上去。
他早就知道严相手中的这柄毒剑是用传说中的一种异兽的脊骨炼制而成,淬以百毒,但是他还是没有料到毒性会猛烈到这种程度。
他一声尖啸,体内的真元疯狂的涌出,就要将那些剑召回自己的身侧。
随着一声沉闷的碰撞声,他手中的这一柄本命剑直接被撞飞http://www.hetushu.com,他整个人的脊骨也不知道被震断为几节,身体被巨力撕扯着往后抛飞出去。
但这碎裂声同样来自于龙爪的爪心。
伴随着一声闷哼,严相的身体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
他的真正身体,却在这时已经到了百里素雪的身前。
这种痛苦不是来自于爪心的那一点伤口,而是来自于深入它体内的毒素。
然而百里素雪只是挥了挥手。
它的身体痛苦的抖动起来。
这些灰色的剑芒专破不属于他自身的元气,然而此时却毫无效用。
而现在的百里素雪,在他的眼睛里,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王惊梦。
他的身体周围骤然狂风呼啸,原地出现了几条影迹。
咔嚓一声,严相持剑的手腕很直接的被震断了,内里的骨骼寸寸碎裂。
然而他也不太担心,因为幽龙体内的鲜血本身便是毒物的解药,他可以感觉到幽龙已经迅速的压制体内泛滥的毒素。
他手中的“狼王尾”上灰色的剑芒如荒草般疯狂滋生,带着他极限压榨出来的力量,迎向空中落下的那一道简单的冰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