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六十四章 波澜

她本身就是他看准了的那种人。
那种寂灭冷酷而强大的意味,已经压迫得他身体周围的空气里都出现了许多宝石般的晶粒。
从一开始出现在她的面前到现在,他嘲笑、讥讽、不屑、冷漠,却没有多少愤怒的情绪。
这名修行者便是灵虚剑门的黄道沉。
此刻在这座城里,除了郑袖之外,他也是实力最为接近百里素雪的存在。
她笑得很冷酷,然而却充满着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如果我告诉你伐楚很快能胜,楚灭必然呢?”
我看不起你。
然而这柄本命剑的剑尖却是硬生生被百里素雪斩断了一截。
他的言语让郑袖心乱,然而随着郑袖这样的一句话出口,郑袖的心境一扫颓势,趋于完美,整个人的气势都到了顶点。
黄道沉的眼睛里涌出不可置信的光芒。
面对这两名劲敌,他却是根本没有管上方落下的苍白星火,只是反手往后并指为剑,施出一剑。
“你一直在等待一个杀我的机会,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需要一个看清和_图_书长陵所有人的机会。”郑袖也没有愤怒,只是安静地说道:“你这样大张旗鼓的前来杀我,长陵现在如此之乱,所有的小鱼小虾都会浮现出来,我便可以看清谁到底是站在巴山剑场一边,谁是站在我一边。”
他知道此时郑袖的这道星火的强大,除了此时郑袖的心境完美之外,一半还来自于岷山剑宗的续天神诀。
当他现身的刹那,他体内积蓄的力量疯狂的透体而出,恐怖的元气震动甚至使得整个皇宫的地面都不安的颤抖起来,然而这股力量融为的一道浅蓝色剑光却是缥缈无踪,明明指向百里素雪,却又让人无法捕捉。
百里素雪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恍然醒觉,郑袖最后的几句话,只是故意要带出这最后这句话。
这道金黄色的剑光耀眼无比,而且带着比此时郑袖的星火剑还要强大的王者气息,一种难以严明的君临天下的气息。
不管你成为什么样的存在,不管你是当年的胶东郡天才,还是现在大秦王朝的皇和-图-书后,我都看不起你。
在齐金山齐宗和易欣宜易宗判出灵虚剑门之后,他便很自然的成为了灵虚剑门的宗主。
战斗从他出现在郑袖面前时已经开始。
这种正面战斗对于郑袖而言是极少的事情,她在以往的绝大多数战斗里,只是遥远的控制着星辰元气坠落为剑,所以原本她凝成的星火剑充斥着的除了寂灭冷漠之意之外,给人的感觉最多是阴险和诡异。然而此时她的这道星火剑里,却多了一些原本不具有的东西,多了一种堂堂正正的王者味道。
因为百里素雪都宛若当之不存在。
百里素雪说这句话的时候面容很平静。
然而郑袖此时却反而说伐楚很快能胜,楚灭必然。
然而百里素雪竟然也随手用了出来!
此时这柄剑上强大的气息缭绕,在所有人的感知里,依旧像一座巨山。
他杀意饱满,心境完美,只在意他和她所在的这片小天地。
大秦王朝在这样的两朝征战中大败,就算今日他杀不了郑袖,长陵和大秦王朝也实力和-图-书大挫,日暮西山。
就像是无尽的虚空里,张开了一只冷漠的眼睛。
一道浅蓝色的剑光硬生生从虚空里被逼出来一样,在他身后数丈的空气里显露出实形。
他根本想不出因为什么才导致这样的可能,但他感觉的出郑袖的自信。
她又不是他的朋友,又如何值得他生气?
苍白的星火已经距离他很近。
过往的一切,包括现在的生死杀局都无法对他的心境造成任何的影响,然而郑袖的这一句话,却是在他的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一声极其刺耳的裂响之中,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连退十余步,倒退时踩踏过的地面全部震碎成粉。
“长陵有句老话叫三岁看到老。”
各人皆有所需,黄道沉的出现并未让百里素雪的心中生出任何多余的感想。
“偷我岷山剑宗的东西来对付我,你不觉得可笑吗?你这一生都只知道偷窃么?”
所以他此时的面容虽然极其平静,他话音的语调也是波澜不惊,然而谁都可以感觉出来,这些话里的和_图_书嘲讽和不屑之意比任何时候都要浓厚。
就如现在,即便皇宫内外聚集的修行者再多,也都丝毫不能影响百里素雪的心境。
郑袖毫不犹豫地说道:“我能活着。”
与此同时,一道金黄色的剑光从百里素雪的指尖迸射而出,斩杀在这道浅蓝色剑光上。
她终于明白,过往的任何话题都不能让百里素雪有丝毫动摇,因为对方根本就是不会为任何人和任何事情动摇的存在。他的心境始终完美。
对于他和郑袖这样的修行者而言,心境的影响比起一些真元的波动更为重要。
百里素雪冷笑道:“即便你真能活,彻底让长陵这些人表露出真正心意又有何用?反你的人要么被杀了,要么逃走成为白山水那样的大逆,你的王图霸业,你的大秦王朝还能剩下多少征伐四方的力量?”
秦楚大战,结果在所有人看来已成定局,大秦王朝的百万大军正在溃退,唯一换取到的果实只是困住了丁宁和长孙浅雪等人。
百里素雪反唇相讥道:“关键你还能活着。”
便在此和_图_书时,天空里突然出现了一缕苍白的星火。
百里素雪骤然皱眉。
这名修行者的身上有着一种很空灵的味道,甚至和他先前站立在岷山之巅时的气息很相近。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所站的石道后方出现了一名修行者。
因为她不值得他愤怒。
黄道沉和百里素雪的境界极为接近,这一剑直接斩了他一截本命剑,自然也是用了百里素雪的全力,百里素雪自然也不可能再有余力应对郑袖的那一道星火。
他的手中有一柄浅蓝色的本命剑显现出来。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片青色的嫩叶闯入了此间,落在那道星火之上。
百里素雪看着冷酷的她又说了一句,“这句老话说的便是人其实很难改变,如果你觉得我当时对你下的论断不对,你便做那对的人,我便错了,只可惜你却还是让我说死了,就成了我下的论断里的那种人。你如何让我看得起?”
这一剑是元武的破凰剑经中的剑式。
郑袖突然笑了笑。
郑袖看着百里素雪,眼神里的幽火渐渐熄灭,尽数化为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