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六十六章 比翼双飞

潘若叶和黄道沉的呼吸都停顿着,两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剑相交的结果。
潘若叶和黄道沉都根本无法理解,周围被元气的余韵冲撞得不断后退的修行者们,更是无比震骇,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比翼双飞……败在他为你所创的剑招下,你绝不觉得讽刺?”
百里素雪的声音响了起来,伴随着他身体肺腑之中发出的风洞般的声音。
他的动作看上去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非常简单的朝着前方拔剑、出剑。
星空在颤抖。
至少在昔日的王惊梦而言,是这样的。
在他的眼里,郑袖是他完美的伴侣,是他倾注美好想象的对象。
她眼中的怒火疯狂的燃烧起来,发丝如无数毒蛇在身后狂舞,发梢上都燃起苍白色的星火,就连她完美的面容都变得狰狞起来。
空气里出现两道剑光。
所有外围的修行者都知道郑袖的身体已经差到了极点,然而此时却分外的安静,甚至没有人敢抢先出和图书手。
她的身体在这些碎砾间倒飞着,如白瓷的身体上出现了很多伤口,鲜血浸润了她华丽而威严的后衣。
透明的剑气边缘,却自然泛起五彩的霞光,有着一种热烈喜悦的味道。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此时百里素雪却还有出手的能力。
所以他特意创了这样的一剑,代表着他当时的心情和对未来的期待。
从一开始的言语交锋,郑袖会因为他的出现,他的言语而心境波动,他便知道这一剑能够成功。
不管郑袖怎么想,他是如此真诚。
比翼双飞……这招剑招不只是名字好听,而且蕴含着对于心心相印,厮守一生的爱情的美好追求。
“当所有敢嘲笑讥讽我的人都死去,便没有人敢再嘲笑讥讽我了。”
那些细小星辰般的亮光形成的星空直接被这两道剑光切出了裂口。
这种气息甚至不亚于赵剑炉的那些修行者,虽然在昔日和韩赵魏的征战里,郑袖从未正面http://www•hetushu.com的在任何大战的战场上和人拼命,但他毫不怀疑郑袖这样从胶东郡脱颖而出的修行者不会拼命。
看着因为刺伤了他而满脸嘲弄之意的郑袖,他也笑了起来,接着说道:“他留在你身体里的何止这一道剑气,而且你到现在还要依靠他留在你身体里的东西,你不觉得很讽刺么?”
然而让他们两人难以理解的是,百里素雪的这一剑里根本没有玉石俱焚的味道,这一剑的威力本身,竟似不如上面他那一剑的威力。
百里素雪的这些话一语双关,任何知道郑袖和王惊梦过往的人都知道这样的话语对于百里素雪的身份而言,实在是粗鄙不堪,然而此时对敌,一切可以伤害或者激怒对方的手段,百里素雪都会用。
空气里弥漫着绝烈的气息。
郑袖脚底的地面出现了无数的裂缝。
郑袖此时需要调息的时间,他也同样需要一些时间控制体内一些真元。
百里素雪的面色变得和图书凝重异常。
郑袖的双脚落地,她脚上华贵的鞋面都纷纷炸裂,虽然强行控制住自己的身影,没有坠倒在地,但在落地的一刹那,她连吐数口血,吐血不停,连身体都弓了起来。
“我是觉得很讽刺。”
他觉得她亦会如是。
周围那些静止着的殿宇忽然碎了,就连更远处的宫殿里,都响起无数巨浪拍击般的宏大响声。
咔嚓一声裂响。
他的目光如凝固般落在穹光里这两人的身上。
然而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用出了一招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剑招。
这样的结果,就像是违反了力量的规则本身。
只是看似平静如裁纸般的画面,却引发了难以想象威力的波动。
那处她经常站立着的天井,包括她身后书房内的长桌案,以及身后的墙壁,全部炸成粉碎。
百里素雪可以信手拈来那么多宗门的强大剑招,为什么在此时会出这样的一剑?
他身体的肌肤表面和身体的血肉里都感到了无比的刺痛,然和-图-书后下意识的便往后退出去。
花草枯萎成灰,就连地下的虫豸都无声的化为腐土。
冰剑的前端如火山迸发般喷出恐怖数量的本命元气。
从春伐楚以来,郑袖一直在伐心,然而百里素雪同样如是。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身后的空间也似乎被撕裂了,她的整个身体往后倒撞出去,身上带着的余韵直接撞碎了她身后的书房。
极度的愤怒让她体内的真元不受保留的往外暴戾的扩张。
更让他们无法理解的是,他们看到郑袖的面色突然变得灰白起来。
完成这样自然流畅的动作时,他的手中无剑,但在最后刺出之时,和前次一样,他的手中便多了一柄至纯至凝的冰剑。
一片银色的穹光笼罩住了此时的郑袖和百里素雪。
两道清越的剑光带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优雅之意,切开那些星光,就像是两片透明的翅膀在飞翔。
一刹那之间,以她为中心的数百丈区域里,浮现出许多苍白色的星辰,星星点点,就http://www.hetushu.com像是整个星空被抽引了下来。
这种幽灭寂寒的星辰元气就连黄道沉这样的修行者都无法抵御。
很多人顷刻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
像郑袖这样的人,一旦丧失理智爆发出自己所有的力量,将会极其可怕。
百里素雪用这一剑,伐的就是郑袖的心。
郑袖彻底的愤怒起来。
百里素雪没有急着再马上出手。
这片区域里,除了这些修行者们,所有的生灵迅速死去。
在周围修行者环伺的情形下,任何无法顺畅回转如意的强行出手,都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这已经是近乎神一样的战斗,就连他这样级别的修行者都无法插手。
即便此时空气里的天地元气已经紊乱得如热粥般乱沸,然而依旧响起一道清晰的剑鸣,这道剑鸣极为悦耳,甚至遮掩住了此时其余一切声音。
这代表着她的情绪剧烈的波动。
所以他相信她,信任她。
这一刹那的交手,明明应该郑袖胜出才对。
咚的一声。
他这样的手段得到了相应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