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六十八章 斩首

这种味道,若是丁宁和厉西星等人在这里会似曾相识。这种味道和祖山中的不老泉极为近似,不只是救治,完全是逆转生死的神圣味道。
天空里飘起鹅毛大雪,幽暗的黑色冻气遮掩着修行者们的感知。
昔日巴山剑场最顶尖的修行者之一,在鹿山会盟也正是他的反戈一击,坑死了这世上数名最强大的宗师。
然而他的眉头依旧微微的皱起,他环首四顾,看向下方长陵的街巷。
这道身影的前方,有着一片碎木片般的剑片,或者说本身就是一片碎木片。
或者说原本郑袖已经被他杀死,然而现在却活了过来。此时他的感知里,已经感到了一种分外危险的气息的临近,若是不走就会永远留在这片皇宫里。
他便是叶新荷。
巴山剑场最强的名剑之一的桃神剑为了配合元武演好那场戏,已经被元武斩碎,然而这一片剑片,却似乎是桃神剑的精髓所在,依旧完美的融合着他的本命元气,承载www.hetushu.com着他的力量。
“走了。”百里素雪看了身后道上的黄道沉一眼,他的身影出现在了潘若叶的身旁。潘若叶已经站不稳了,跌坐在地,跌坐在自己身上鲜血流成的血泊里。他很自然的将她挽了起来,挽在怀里。
剑气和幽龙的身躯瞬间相触,发出金铁撞击的声音。
金色是令人窒息的纯正雷罡,而那些苍白、幽黑等色泽来自于幽龙的身体内里,是它骨骼、血肉、经络之中的元气散发出来的光泽。
谁都知道这些被她引来的灵脉之中生出了灵莲,成熟结出了莲子,但谁都不知道这些沐浴在灵气和她用阵法引来的玄奥星光之中的灵莲结出的莲子会有何用处。很多修行者猜测是要用来炼药,在从七境突破八境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当然也人想到这和疗伤有关,然而就和祖山之中的不老泉甚至长生花一样,这是修行典籍里都根本没有记载过的惊人之物和图书,谁会想到气海玉宫碎裂之后还能修复?
百里素雪的目光剧烈的闪动着,一瞬间的时光里,他已经想了无数种可能,然后他想明白了原因。
黄道沉和百里素雪的目光一触,呼吸一顿,他是灵虚剑门行事最沉稳的人,此时他从百里素雪骄傲而不容拒绝的目光里看懂了对方的意思。岷山剑宗除了百里素雪之外还有很多强大的宗师,比如澹台观剑,比如青曜吟,比如人屠耿刃,如果他在此时还要勉强出手试图阻拦百里素雪和潘若叶的逃离,那就算百里素雪死在这里,五宗只余他这一宗的灵虚剑门,也不可能抵挡得住岷山剑宗的复仇。
叶新荷轻抿着嘴唇,再次享受到了万众瞩目和瞬间扭转大局的快感。
天空里响起一声凄厉的龙吟,那条盘旋在高空之中的幽龙如黑色的陨石一般冲落了下来,身体撞碎了那座镇落的无形巨山,同时身上冒出无数飞剑和符器冲击的火光,身上坚硬无比的幽鳞http://m•hetushu.com都碎裂了多处,碎裂的鳞甲和幽黑的龙血如雨洒落下来。
这一片剑片走斩式,朝着幽龙斩了下去。
只差一线。
在下一刹那,天穹里出现了一道彩虹。
眼见这条幽龙就将化为极高的高空之中的黑影,逃出长陵,然而就在此时,那道在百里素雪感知里的可怕气机终于赶到了皇城。
幽黑的龙血从幽龙断裂的颈间如瀑布般洒落。
百里素雪和潘若叶的身影出现在幽龙龙首,幽龙再次奋起一声龙吟,冲上天际的过程里,它的身上再次被诸多飞剑和符器击中,成片的鳞甲和血肉掉落下来。
那片剑片在迸发出恐怖雷罡的瞬间,所有人就已经知道了这名修行者的身份。
当他说出这句话,天空里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已经朝着他坠落下来。这股力量非常空灵,给人的感觉只是一味的干净和光明,但是却异常的沉重,就像一座无形的巨山压了下来。
在所有修行者仰望的天穹下,这一http://m.hetushu•com片剑片和他的身躯相对于那条幽龙的身影而言,显得分外渺小。
所有仰首望天的修行者震撼无言。
长陵几乎所有修行者都知道在元武登基之后,郑袖用了各种方法,将整个长陵剩余的灵脉都引到了皇宫深处,引到了她的书房。白羊洞薛忘虚和她的恩怨,便就是因为白羊洞的灵脉而牵扯出来。
那道如流星般直上青天的修行者脚踏虚空,一剑斩断了幽龙首,伸手将幽龙的龙首摄在了手中。
所以他僵立无言,唯有沉默目送。
这一剑虽然直接杀死了幽龙,然而百里素雪依旧带着潘若叶逃离了他的视线和感知。
“原来汲取了长陵那么多道灵脉化生的灵莲,有这样的功效。”他看着郑袖说道。覆盖满郑袖的白莲只是出现了一瞬,那些充满着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神圣和生机味道的元气迅速的收回郑袖的身体,被她的身体吸收。惊人的灵气在郑袖的身体里奔走,以恐怖的速度修复着她那些受损的血脉,将和-图-书她近乎碎裂的身体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粘合起来。
世间的彩虹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而这道彩虹却是耀眼的金色为主,间杂着苍白、幽黑、古铜等色泽。
但是他还是对着郑袖说了一句话。“如果不是你布置的法阵,这些灵脉不是始终经受着那些从天井中落下的星火的灌溉和融合,恐怕这些莲子也能为元武所用吧?”
百里素雪深吸了一口气。
鳞甲和血肉坠落在地,溅起一蓬蓬的寒流。
轰隆一声巨响。
轰的一声巨响。
然而从他身上喷涌而出的元气,和这片剑片承载着的力量,在此时这片天空下所有修行者的感知里,却是格外庞大。
一道身影就像是流星一般,从皇城边射出,破开寒流雾雪,直上青天。
郑袖此时没有应声。她赌赢了,身体没有彻底瞬间崩解,然而这种身体近乎碎裂再新生的痛苦非亲身经历的人无法想象。在她身体里游走的灵气,就像一柄柄巨锤不断的将她的血肉骨骼锤击成泥,重新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