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七十章 拒绝

然后她看着叶新荷问道:“他想要什么?”
那名宫中修行者感受到实质般的杀意,瞬间骇然停顿下来,躬身行礼,道:“申大人传来密笺。”
“你想要做什么!”
扶苏被九死蚕传人挟持,同陷入阵中,若是连二皇子胡亥都出现了意外,那元武和郑袖便暂时无后,这个王朝失去了所有可以继承大统的子嗣。
再加上到现在为止黄真卫都没有再“察觉”他,那就说明他的推断是正确的。
郑袖沉默了数息的时间,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一句。
黄真卫也并未坚定的站在郑袖的一边,无论是觉得他有这么做的道理也罢,或者说是纯粹的同情,或者是因为墨守城的死对于郑袖不满也好,黄真卫至少不想让他死在长陵。
“妥协的开端,就意味着会不断妥协。”郑袖冷酷的慢慢说道:“我拒绝。”
“只说交换让一人活却没有说是谁……那意思是那些正在逃着的,我一个都不能直接杀死,必须要留活口和*图*书,等着他交换?”郑袖很少笑,然而此刻她却是怒极反笑了起来。
“没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很多事情不是单独发生的,很多人和事之间都有联系。尤其这个天下,始终是一些最顶尖的人物推动的。将这些人的事情考虑清楚了,就会发现其中的关联,就如现在她为什么说能够很快灭掉大楚王朝,不外乎和世上那些举足轻重的人物有关。”
他的性情不像扶苏一样温和,在修行中的表现也远不如扶苏,在民间的风评也不如扶苏,所以对于这个皇朝而言,他显得若有若无,甚至就算被带着去了鹿山会盟,都会被人忽略。
郑袖已经恢复了平静,说道:“我能给予他想要的东西,但他却是不敢受,只能说明他用以交换我给予的东西本身有问题。他是拿续天神诀回来换的,如果有问题,就是那名酒铺少年有问题。所以如果没有猜错,那名被夜枭困在阵里的九死蚕传人应该就是m.hetushu.com那酒铺少年。因为只有九死蚕传人才能让他觉得能给予他更多的东西。”
“会叫唤的狗不可怕,闷声的狗最会咬人。”
百里素雪对她现在的状态很满意,岷山剑宗不只是现在世上第一剑宗,而且也有世上最强的药师,只要她在长陵不死去,便终究能够保证她活着。
更何况她知道申玄在大浮水牢那种地方呆了多年,为了达成目的,他会做很多百里素雪不屑于做的事情。
顿了顿之后,他接着说道:“像梁联等人,原本只是马夫之流,很难出头,顾淮虽然强,但是也不属于叶新荷、林煮酒等人之列,他想要成为灵虚剑门的宗主,这有着特别明显的利益驱动。但叶新荷为什么?若是他和王惊梦等人一心,最终巴山剑场帮助大秦王朝一统天下,作为巴山剑场的宗主,甚至可能比元武皇帝还拥有崇高的地位。现在帮元武和郑袖灭了巴山剑场,他的位置最终就算和两相并列,也依m.hetushu.com旧是低了,所以这便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的地方。”
“是么?”
他缓缓的呼吸着,尽量压制着体内一些暴走的元气力量,接着说道:“巴山剑场虽然有很多叛徒,巴山剑场的溃因便是内部分裂,但是叶新荷和那些人不一样,他是桃神剑的主人,王惊梦生性不羁,擅长征战天下,但却没有兴趣治理天下,而末花剑主嫣心兰等人更是只喜欢纯粹的战斗,只是修行痴者。桃神剑是巴山剑场最强剑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得到桃神剑传承的叶新荷本身就是巴山剑场宗主继承者之一,而且纵观那时巴山剑场的人物,不出意外,他就肯定是巴山剑场的下任宗主。”
叶新荷安静的等待着。
郑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也就在此时,叶新荷的面容骤寒,转身厉喝了一句。
在平时而言,这样的一名修行者的接近根本不能引起他这样激烈的反应,然而现在不同,郑袖的身体状态太过糟糕,一些平hetushu.com时不用注意的修行者都有可能让她死去。
申玄的要求如何毒辣并不用在意,关键在于郑袖如何选择。
叶新荷很直接地说道。
叶新荷自嘲般笑了起来,“原来弄了半天,这人就一直在长陵,一直在眼皮底下。”
申玄虽然是长陵新生的巨头,但一切都是来自于她的赐予,随时能够剥夺,但这不能改变申玄本身是一名强大修行者的本质。申玄一个人不算什么,但和岷山剑宗真正的联起手来,却足够令人担忧。
叶新荷看了她一眼,道:“他只说想要一人活。”
潘若叶的伤势已经严重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强行刺激精神提着,很有可能会闭上眼睛就死去。
然而现在不一样。
到处破碎的皇宫里,叶新荷走到身上的灵气还在鼓胀不停的郑袖面前,说道,“我想不明白,你能想明白么?”
更让人担心的自然是元武和郑袖的情绪。
他们可以承受失去一个儿子的代价,但能承受失去所有的儿子的代价么?
和图书是她还是不能理解百里素雪这个时候的想法,和郑袖所说的灭楚相比,叶新荷为什么会站在郑袖一起是很渺小的事情,根本不足以并列。更何况巴山剑场当年那么多人叛了,又何差一个叶新荷。
“他带走了胡亥。”
“很多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为什么要去想叶新荷?”
“你对申玄不薄,已经给了他所能得到的所有东西,为什么他本应该来却没有来?”
他的声音不低,守护在这片殿宇外的不少修行者都听到了,顿时响起了一片沉重的呼吸声。
胡亥是二皇子。
……
此时百里素雪和她所讲的都是修行者世界里最能刺激人心的东西,她的伤势让她觉得此时的阳光都分外的刺目和令人眩晕,然而思绪却依旧很清晰。
她的感觉很不好。
叶新荷面无表情的伸出了手,摄过这名宫中修行者手中的密笺,然而只是飞快的看过了这封密笺上的内容,他嘴角的微嘲之意便迅速凝固。
在他身后的道上,一名宫中的修行者正在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