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七十一章 阴暗的地老鼠

“你真的不像郑袖和元武的儿子,就连扶苏都比你像一些。”
“这些刑具郑袖曾用在我身上,从现在开始我只是一件件让你尝试一下,当然我会比那些刑官手段更好,因为他们毕竟都是我教出来的。”
那种剧烈的痛楚让胡亥的身体不住的在铁椅上撞击着,身体不可避免的刺上铁椅上的尖刺。
“你的生性原本就很残暴,你在十三岁那年,就因为一名侍女失手打碎了你一个玉盘而被你绑起来用石头活生生的砸死。那件事情过后,所有的权臣都不喜欢你。很多人认为,你杀就杀了,但慢慢用石头砸死,太过残忍暴戾。”
但是没有了监天司,好像整个长陵都变成了瞎子。
他就停在一条普通的街巷里,甚至有许多寻常的百姓在门缝里能够直接看到他。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团柔和的水雾飘了过来,悄然的将他们包裹住。
此刻就在这口井的附近,一名宫中的修行者正迷茫而不安的站立着,他放眼四顾,只觉得长陵的阳光很晃眼。
潘若叶www•hetushu.com忍不住问道。
申玄平和而轻淡地说道,甚至如同一名长辈在教导最看重的学生。
百里素雪摇了摇头。
他深谙折磨人的手段,知道潜移默化的恐惧和不断的肉体痛苦甚至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情。
“申玄大人,你要做什么!你……”
“青曜吟应该快到了阴山。”
这种玄铁椅是大浮水牢中特制,很多部位上都有着骇人的尖刺。
申玄看着这名已经恐惧到了极点的皇子,在黑暗中微讽的笑了起来,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她的面容很冷酷,但是双手却是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因为在这平和的述说里,申玄已经不停的拔掉了他左手的所有指甲,然后很迅速的涂上止血的药物。
在这个胡亥不断发疯般惨叫的暗室上方,是一口井。
胡亥发疯般的惨叫起来。
那些敌人都好像变成了隐形的存在。
“色厉内荏的威胁最没有用处,日子还长,以后不要这样。”
即便连申玄那条狗都叛了,即便百里素雪杀入了皇宫,和-图-书距离杀死她也只差最后一线,甚至逼她动用了所有的隐棋,但是百里素雪最后弃幽龙而走,她可以肯定只要能够阻止人屠耿刃和百里素雪很快会面,那么百里素雪就不只是修为重创,短期无法复原的问题,而是会修为尽废。
“那是谁?”
他的笑容很可怕,但是声音却是说不出的温柔。
这种诡异让胡亥都停止了哭喊,但是身体却是不断的抽搐。
百里素雪就是这隐形的敌人之一。
“但那件事情只是让你彻底失去了和扶苏争一争,成为太子的可能。”
申玄冷冷的直接打断了在黑暗中苏醒的少年的话语。
他慢慢的打开一个箱子,将箱子里面大大小小的刑具一件件放在这名少年胡亥所坐的铁椅前方的案上。
这长陵,看清了,却发现没有几个人没有站在对面。
申玄安静的继续用刑,同时不停的在胡亥的耳畔说道:“可这只是你生得好,若是你生在普通的官员家,或者普通的富商家,这样残杀侍女,早就被下狱重刑或者处死了。和*图*书
潘若叶瞬间反应了过来,转头看着百里素雪,“你早知道夜策冷会来救你?”
“青曜吟不来,那是耿刃来么?”
“可是你还是不太知悔改,而且失去太子之位好像还让你的脾气变得更差,又做出了几件不应该做的事情。”
“这是你应得的。”
只是现在,百里素雪废了,那名东胡苦修僧恐怕也废了。
这个时候,百里素雪停了下来。
“你要忍耐一点,对于帝王而言,这样的痛苦不算什么,扶苏若是回不来,你就会顺势成为太子,将来整个大秦王朝都是你的。”
他并不想杀死胡亥,但是他却有兴趣改变胡亥。
这名少年在平时是让他都要下跪的大秦王朝的皇子,然而此时却比他接触过的几乎所有犯人都要不堪,甚至因为恐惧而失禁,使得这个暗室里充满了难闻的气息。
……
“以至于每次我在朝堂之中看到你,看着你白生生而不可一世的面容时,我都在脑海之中想象对你用刑的画面,到现在才终于满足。”
胡亥发疯般的哭喊起来m.hetushu.com,涕泪像蚯蚓一样在扭曲的面容上爬行着。
申玄慢慢的拿起了第一件刑具,露出了一丝笑容,同时缓缓地说道:“先前在大浮水牢时,长陵很多人都嘲笑我是水老鼠,只会躲在地底。但是水老鼠也有水老鼠的本事,就算一直躲在地底,也有着足够的耐心。还有你要记住一点,要想隐藏并不是只需要在地下挖一个深洞,而是不要和任何人发生联系。当你一个人处于一个独立的个体,完全和外界隔绝,无论是水源,食物……一切的一切完全不和外界发生关系,完全一个人偷偷将自己埋葬在地下,那就算是再强的人,也不可能把你找得出来。”
然而这种无力而愤怒的情绪也只是维持了短短一瞬,在数个呼吸之后,她的心脏便变得更加冷硬起来。
“你……这还是在长陵,你一定会被找出来,我母亲一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连他扶着的潘若叶也开始感知到了他体内许多重要的经络像烧尽了的竹片一样化烬,轻薄的断裂。
还有夜枭,连这样的人和*图*书物都落入自己的大局里,甘心化为困住九死蚕的牢笼而死去,那还有什么自己不能做到的?
这是阴暗的地底。
但是他终于开始疲惫。
百里素雪是她最忌惮的人之一,甚至超过那名东胡苦修僧。
她觉得自己彻底变成了和元武一模一样的人,而且最让她此时心里彻寒的是……她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人站在对方一边。
井的上方,是正常的街巷。
潘若叶心中有些不可置信,在她的意识里,似乎也只有那两个人才有可能将他们带出长陵。
纪青清叛了,夜策冷叛了,岷山剑宗叛了,就连申玄和潘若叶都叛了。
灵虚剑门五宗只余三宗,三宗里唯有黄道沉还在自己这一边,而易宗和齐宗全部叛了。
胡亥的身体像抽搐一般扭动起来,他的身体刚一扭动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明明现在的长陵还到处都是杀生,有很多敌人的存在,有很多惊人的大人物正在逃遁。
“她留在长陵不走,不等着救我还能救谁?”百里素雪的真元已经燃尽,但是他还是很自然自信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