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七十三章 结茧

青曜吟愣了愣。
“你们养这幽龙,是要准备做什么?”丁宁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名脊椎都摔成了数截的皇城老供奉一脉的修行者遗体上,他用了很大的努力,才终于从身体里挤出些本命元气。
即便许多同类已经被地上这几名修行者杀死,但蛟龙就是蛟龙,从远古的祖先开始,它们便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它们即便感到危险,但是内心深处的天性,却是依旧让它们藐视着这些“食物”。
青曜吟仔细的听完了丁宁的每一句话,他没有先行回答丁宁的问题,而是首先问道:“这条玄霜虫什么时候开始结茧,结茧之前还产生了什么异变么?”
说到此处,他看了一眼千墓。
所有人都明白了他这一眼包含的意思。
千墓或许没有听说过许多大幽王朝的事情,他还没有感到强烈的震惊,但是连长孙浅雪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纯粹用一些药物催生,或许能够产生一些血脉的异变。”
青曜吟宽厚的笑了和-图-书笑,他看着这名尊师重道的后辈,眼神里尽是嘉许。
澹台观剑也完全怔住,之前他也感知到了长孙浅雪袖中散发出来的寒意,然而他只是以为那是长孙浅雪的某种武器,或者是所修的功法自然震荡出来的气息。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种很强大的气息竟然来自于这样一个古怪的茧。
当从云层中探下头颅,这数头蛟龙如巨石块一般的鳞甲里就开始涌出大量的水雾。
“这是?”他下意识的问道。
丁宁看着他,说道:“等我从东胡到了阴山,这条玄霜虫就开始结茧。”
就在这时,丁宁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看着深深的皱着眉头的青曜吟,认真地问道:“岷山剑宗的山腹深处到底有什么布置……或者说,你常年在那里面,到底在尝试着什么。”
“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利用岷山地利制成了一个寒渊,然后推敲了很多幽朝秘典上的记载,真的养成了一条幽龙。”青曜吟没有打任何哑谜,很快很直接地说道:“和_图_书这条玄霜虫是之前的尝试之一,在它的身上有一些幽龙的血脉,主要用以观察它对应于一些灵药的反应和变化。它能够融合一些元气修行毫不意外,只是它的变化竟然如此剧烈,应该便是这九幽冥王剑的缘故。九幽冥王剑是天下至寒的剑,应该本身就和幽帝和这幽龙有关。”
这种手段对于七境的宗师而言并不难对付,但是很耗费力气。
这股气浪里蕴含着一些桃红色的药粉。
一团黑气在他的指尖凝成了一块小小的黑色墓碑。
这真是一个茧,外观看上去和寻常的蚕茧没有什么区别,然而世上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的蚕茧比成人的拳头还要大出很多,最为关键的是,织成这个茧的丝就像是一根根细细的玄冰,散发的寒气都让周围的水汽里结出了霜花。
在下一瞬间,这些蛟龙没有朝着下方的这些人全力喷涌出体内存积的力量,而是慌乱的往上飞起。
沉默了数息的时间过后,长孙浅雪才开口,说道,“所以此www.hetushu.com刻,百里素雪应该已经去了长陵皇宫。”
这千重尘山是夜枭用自己和那些剑奴以及诸多名剑布置的剑阵,许进不许出,这些蛟龙慌乱的在尘山中飞舞,却是迷失其中,寻找不到出路,庞大的身躯澎湃的元气和尘山之中的力量撞击,发出许多宏大的砰砰撞击声,就像是很多巨人在空中不断的敲钟。
然而仰头看着这几条呼风唤雨,庞大的身躯遮掩了天空的蛟龙,青曜吟却只是伸手往上弹出了一股气浪。
青曜吟的面色变得极为郑重,眼中有着莫名的震惊,然后他很简单直接的回答丁宁之前的问题:“我们养成了一条幽龙。”
“这么快。”
修行者纳天地灵气在体内,对于它们而言,修行者身体的血肉比起一般的生灵更加香甜,更加可口,更加有利于它们的力量增长。
丁宁忍不住呼吸一顿。
那名修行者遗体身下的土地裂开了一个口子,有一块更大的墓碑升腾起来,然后如虚影般融入那名修行者的遗体里。接着那名修行者的http://m.hetushu.com身体便陷落在土地上的裂口里。
“驯不如养,果然如此。”
“幽龙?”
“他若是成功,郑袖就已经死了。”青曜吟点了点头,他忍不住回望长陵的方向,轻声道:“我希望他能成功。”
“在我去东胡之后,这条玄霜虫就长出了蛟角,在那时,就说它是一条幼寒蛟也不为过。”
青曜吟沉默了一息的时间,道:“入皇宫,杀郑袖。”
它们的攻击手段和之前的同类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它们会直接在空中召唤真正的潮汐。
看着这样简单的就令这几条蛟龙迷失在千重尘山之中的画面,想着自己师尊昔日对于岷山剑宗这几名修行者的评价,千墓忍不住摇了摇头。
“我也很好奇。”
青曜吟顿时皱起了眉头,“那条玄霜虫?”
尤其它们身上的鳞甲极为坚硬,就算是这样的蛟龙一动不动的停留在空中,等着他们用剑去斩下头颅,每一剑也需要消耗大量的元气。
“严格说来这本来就是你们岷山剑宗的东西,他在岷山剑会里带了出来,因http://www.hetushu.com为感知到它能够吞噬幽冥寒气修行,所以他交给了我。”长孙浅雪看了一眼青曜吟,又看着丁宁说道。
千墓垂着头,没有任何骄傲,甚至有些难过的纠正他的说法:“不是我的手段,是我师尊留给我的。”
那些蛟龙昏黄色双瞳里的光芒瞬间变化,残忍和嗜血的光芒变成了惊惧。
“你来了正巧,这东西或许能派些用处。”
长孙浅雪从袖中取出了一个茧,递给了青曜吟。
这种元气的传承,恐怕就和晏师和这千墓的传承雷同。
“想不到你竟有如此厉害的阴神鬼物手段。”青曜吟看着这名黑袍少年,发自由心的赞叹道。
他接过长孙浅雪递过来的这个茧,感受着连他都觉得刺手的寒意,心中涌起难以置信的感觉。
顿了顿之后,丁宁接着问道:“然而一些低阶的异兽,再异变也不可能像这条玄霜虫一样有着脱胎换骨般的变化。自然吞噬合适的元气,尤其能够融合她身上九幽冥王剑的寒气,这是许多最强的寒渊里的异兽都不可能做到的。”
所有人都是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