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七十六章 友赐

在接下来一刹那,让所有人吃了一惊的是,它就如同直接从长孙浅雪的身侧消失,顺间就到了两条腾蛇其中一条的头顶上方,速度之快犹如澹台观剑的剑光,直在空中留下一条幽幽的光带!
在接下来一刹那,这条幼龙倏然回到了长孙浅雪的身侧,邀功般昂着头颅,如红宝石般的眼珠里全部是兴奋的神色。
长孙浅雪点了点头,看着这条很想贴在她身上却又不敢的幼龙,又看了天上那两条腾蛇一眼,说道:“既然这两条腾蛇如此畏惧你,你就收了这两条腾蛇。”
“你可是够丑的。”
这条幼龙虽然丑得让他忍不住发笑,然而就凭这瞬间慑服蛟龙的手段以及方才那样的速度,就已经足够令人震惊。
“天赐之物,来自于友,就叫友赐吧。”丁宁说道。
“你可以试着对它动念。”
它顿时靠得更近了一些。
这条幼龙的确很弱小,然而融合了长孙浅雪九幽冥王剑元气的它,却有种连他在岷山寒渊之中培育的幽龙都无法比拟的强大气机。
他看着这条还在发懵状态的“幽龙”,忍不住笑道:“和*图*书至少也不是所有地方都丑,眼睛还算是挺好看的。”
尤其在曾经一统天下的幽王朝时期,幽龙和幽帝一样,都是无敌的象征。
它一落在那条腾蛇的头顶,那条腾蛇和身旁不远处发疯般的另外一条腾蛇的身体便同时软了,带着柔风细雨无力的落了下来。
这是一种自然界中的天性。
当千墓的笑声响起之时,空气里嗤的一声轻响,那是随着它的一口吸气,所有剩余的茧丝全部被它吞吸入腹,它体内的寒意更加浓厚了数分。
难道说,幽龙加上九幽冥王剑,才算是大幽王朝的正统,才算是完整?
这来源于友情。
因为此时破茧而出之物……惊人的丑。
它生出了肉翼和四爪,但背上一对短小的肉翼和有种萎缩般的一对前爪,以及过于粗壮的一对后爪,都和它的身体比例相比显得都极不协调,更不用说它的尾部是一条长长的箭尾。
这千山法阵之外的天空里,又想起了巨大的风雨声和腾蛇的嘶吟声。
只是配着它幽黑的肤色,还有头上那一对短而粗的角,怎么看m.hetushu.com都让人忍不住要发笑。
它只是因为天性畏惧丁宁体内的九死蚕而靠近长孙浅雪的身体,然而在靠近的瞬间,它却感知到了一种令它亲近而又满足的气息。
长孙浅雪这句话的声音还在众人的耳朵里缭绕,她很少会这样说话,所以此时丁宁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单看着它的眼睛,的确还算是蛮好看的。
“那这算是什么赐,仇赐么?”
王者就是王者。
它们被这条幼龙身上的气息骇得连胶东郡对它们的药物和独特啸音的控制都失去了效果,它们第一时间想要逃离,却无法脱出这个法阵,在下一瞬便自然有了乞求和归服之心。
千惠收敛了笑意,眼瞳里开始慢慢充斥凝重的神色。
听到她这句话,澹台观剑忍不住摇了摇头,心想若是胶东郡的那些人知晓花了数百年时间辛苦积蓄下来的腾蛇落到这法阵里之后便反而被慑服变成了敌人之物,不知道会何等的心情。
这条“幽龙”的眼睛是纯粹的红色,是那种和阳光下红宝石一样的亮红,鲜艳夺目。
所有人没有异议。
所以和_图_书在在场的所有人的预想里,这个破茧而出,可以称为是一条新的幽龙幼龙的存在,即便体型很小,但外观也一定很惊人。
这条幼龙看了长孙浅雪数息的时间,看着她的面色和眼神,似乎终于懂了。
青曜吟皱着眉头看着这样的画面,他并非不满意,而是连他都有些震惊。
然而现实的确很惊人。
长孙浅雪微嘲地说道。
这条幼龙尚且还在迷茫和惶惶不安之中,然而上空那还活着的两条腾蛇却已经彻底的疯了。
它能够彻底慑服和统御这些蛟龙么?
千墓突然抬起头,说了这一句。
它在修行者世界的任何典籍的记载里,包括在长陵已然出现的还不算成长到极致的幽龙,外观除了用“可怖”这样的字眼形容之外,伴随着的形容词往往都是“壮观”“华美”等这样的词语。
“给它取个名字吧?”
青曜吟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长孙浅雪说道:“像它这样的东西,未必完全听得懂我们的话语,但它们却有它们独特的判断方式,能够从我们微小的动作和情绪变化,判断出我们需要它们做什么。相伴的时m.hetushu.com间越长,它们就越是不会理解错误。而且你的九幽冥王剑天生就令它敬畏和亲近,就像是它的号令之剑,所以其实根本不太需要我用什么独特的灵药和手段来辅助你驯服它。”
百里素雪费尽了心力需要一条幽龙,便是因为他是王惊梦的朋友,他杀郑袖为王惊梦报仇。
“又来了。”
它的鳞甲就像是千年玄冰之中结出的墨晶,它的指爪就像是千万年锤炼的寒铁,就连鳞甲边缘的线条都像是天然的符纹,在修行者的感知里都带着一种独特的美感和玄奥之感。
跟随着它们而来的那些隐匿在风雨里的异兽却是没有这些蛟龙遇到王者时的独特感知,它们依旧想要往下扑食,在下一瞬间,它们就被这两条腾蛇反过来撕扯成了碎片。
他想到自己都有了名字,便忍不住提议道。
在最早的记载里,最早的古人们就是因为要和强大的异兽对抗,才从天道中寻得修行之理,出现了修行者,而修行者的很多功法,使用天地元气的手段,最早很多都是出于对这些异兽的研究和学习。
直到此时,它似乎还有些不清醒,分不http://www.hetushu.com清楚眼前状况,只是当它的眼睛和丁宁对视,它却是身体一震,明显还保留着玄霜虫时的记忆,对丁宁十分畏惧,下意识的就到了长孙浅雪的身侧。
这条幼龙原本就是他在岷山剑会中带出来,是属于他之物。而且所有人都明白他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
它的头顶上长成了一对角,但是这对角却是深红色,而且很短,和它的身体相比显得有些过于粗壮。
它的身上也没有生出任何的鳞甲,只是表皮变成了幽黑色,闪耀着一层荧光。
千墓是看得最认真的一个,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皱着眉头看着这条“幽龙”的样子,听着丁宁的这句话,终于也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以前的玄霜虫就像是一条脱了毛的毛虫,而现在的玄霜虫,则不能说是虫形还是龙形。
澹台观剑看着这条幼龙,忍不住有些担忧它这么小这么黑,会不会直接被叫做小黑。
抛开它身上荡漾着的一种独特而强大的气息不论,光是外观而言,给在场任何人的第一眼感觉,它的外形就像是一个孩童捏泥巴时想要捏条龙,但又根本捏不好,随意拼凑出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