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八十章 红袍和白袍

在传说里,当最终燃尽王惊梦的遗体之后,离火宗也被巴山剑场的一些强者彻底剿灭,但当年要关心的事情太多,有消息说烈火上人只是伤而不死,也有消息说他已经被杀死,但最终无法求证。
这么多蛟龙入阵,里面的人就算不死,也应该剩不下多少力气。
扶苏无法反驳,当年的事情知晓的越多,越是接近当年的真相,他就越是痛苦。
元武和郑袖都不知晓九死蚕的秘密,听说过一些九死蚕的故事,但是连王惊梦到底有没有修炼九死蚕都不知道,所以为了稳妥起见,索性需要他这样一名修行者,可以让王惊梦连一丝鲜血都留不下来。
所以烈火上人一个人自然已经不够。
离火宗的宗主。
当年他被安排最后出手,燃尽一切,自然便是出于元武和郑袖的畏惧。
这名修行者身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袍,然而因为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只有修行阴神鬼物的修行者才拥有的死气,再加上他和*图*书手持着一根白色的竹杖,所以看上去他身穿着的,就像是一身丧服。
夜枭已经说不出话语,但是眼瞳里出现了满意和感谢的神色。
他依旧处于一种弥留的状态中。
接下来剩余的事情,自然就只是最后的收割。
扶苏看到了青曜吟身上着者的岷山剑宗青玉色袍服,又看清了他不修边幅,甚至和乞丐差不多的乱发。他知道岷山剑宗的修行者里,只有传闻里那名神魔养殖者才会如此不事整洁。
大红袍就是烈火上人。
“这不是私人恩怨的事情,这是道理。”
这名胶东郡修行者是一名很老的老妇人,面上的皱纹足以吸纳一碗雨水,她的手里握着一只骨质的鸣哨。
然而还是出了问题。
即便是在长陵,有些显示威严的官袍也是用深红色或者暗红色,还有紫红色。
接着他没有看到那条已经蜷缩在长孙浅雪长袖之中的幼龙,却是看到了盘踞一侧尘山里的十数条http://www.hetushu•com腾蛇,看着这十数条原本属于胶东郡的蛟龙现在却似乎顺服于身侧这些人,他的心中便顿时生出极大的震撼。
这些人自然都是世间翘楚,然而在这连番的战斗之后,每个人的境况都极其不佳,可以说看上去很凄惨。想着这些明明光凭借修为就可以避世活得很好的人为什么要这样战斗的原因,他更加说不出话来。
她轻声的问夜枭。
青曜吟平和的看着这名痛苦的大秦太子,说道:“王惊梦依托整个巴山剑场,若说想要窃国,夺取元武的皇位,也是十分轻易,这是为信义,兄弟之情及世间伦理。然郑袖叛他,元武杀他,灭巴山剑场,这乱夫妻之情,朋友之义。若是父子、夫妻、兄弟、亲友之间皆不顾道理。那这是何等的天下?为兄弟报仇,这不是将整个岷山剑宗和整个王朝拖进来的事情,而是人活在世间,总是要讲道理的。”
这种药力十分柔和,令人觉得和*图*书舒适,然而看着青曜吟,扶苏心中却是更加痛苦了起来,他万般痛苦地说道:“前辈,难道一些私人恩怨,就要将整个岷山剑宗和整个王朝全部拖进来么?”
修行者的世界里很少有人喜欢穿大红色的袍服。
而对于元武和郑袖而言,哪怕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也至少需要让事情变得更加稳妥一些。
一名身穿大红色袍服的修行者,出现在了这里,到了他和胶东郡老妇人的面前。
因为他也无法想明白,当年自己的父皇,怎么能做那样的事情?
扶苏知道自己现在体内的伤势好转,自然只可能是这人用了药。
一蓬烈火从这样的大红袍里涌出,笼罩住了王惊梦,而且如有生命般吞噬和燃烧着王惊梦所有洒落的鲜血,将战死的王惊梦烧得连灰尘都没有留下,一干二净。
……
青曜吟看着他,说道:“尤其没有人喜欢冒着被杀死的危险去战斗,所以你首先必须想明白人为什么要这样战斗的原因hetushu.com。”
她的身后两侧侍立着数名身穿同样黄袍的修行者。
他还活着,自然没有死在当年。
烈火上人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种未知的恐惧让他有些暴戾和不安,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绝对不能让这尘山里面的人再成长起来。
然而此时杀不杀他完全没有意义,更何况作为发动这一场有可能改变整个天下格局的杀局的始作俑者,再加上他的身份和为此付出的代价,有很多修行者都不会让他轻贱的死去。
他投入了自己的一生,以及家中残余的一切,而胶东郡也投入了许多代人的心血。
那人虽将力气都花在了研究异兽上面,但实则精通药理,和人屠耿刃一个擅长用毒,一个擅长用药,是天下翘楚。
当这名老者出现在身前时,夜枭的眼瞳里充满更多的满足。
扶苏艰难的呼吸着,他看到了一旁如枯木般坐着的东胡苦修僧,看到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纪小一点的千墓,又看到了澹台观剑和www•hetushu.com丁宁、长孙浅雪。
现在这名老者就是烈火上人。
他的面上有一种奇异的暴戾和不信的神色。
此时这千座尘山之外,到处都有修行者的踪迹,任何一名修行者都可以轻易的杀死他,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般微不足道。
他有些涣散的眼瞳里,开始出现了一抹浓艳的红色。
当大红袍出现之后,这片山岗上,又慢慢的出现了一名修行者。
此刻他的身边凝立着一名身穿黄袍的胶东郡修行者。
“没有人喜欢战斗。”
然而在那年王惊梦杀入长陵时,最后出现在王惊梦之前的修行者,出现在当时在场的所有人眼睛里的,就是这同样的大红袍。
夜枭还没有死去。
一是这种颜色太过热烈、张扬,一身红本身便很俗气,而且太过显眼,在一些战场里,很容易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而首先成为被杀死的对象。
看着最后数条投入千座尘山的腾蛇影迹,她的眼神里充满无限感慨。
“你可满意?”
这是一名须发洁白的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