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八十九章 师叔

丁宁松了一口气。
这一刹那他依旧有杀死丁宁的把握,但是他感知到了真正的危险,他自己不想死,所以他必须确保自己的安全。
孟放鹰深吸了一口气,面色阴霾,还未有更多的反应,在一旁听得清楚的烈火上人却已经浑身冷汗淋漓。
这修行地便是白羊洞。
白羊洞又出了丁宁这样的天才,于是便名噪一时。
此时他的身后,丁宁却已经退远了,然后对着来人躬身行礼,声音里面说不出的高兴,“师叔。”
孟放鹰霍然转身。
他的睫毛不断的颤动起来,他又沉默了片刻,然后出声道:“我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
“就凭你?”
尘山里阴暗明灭变化的光线落在孟放鹰的身上。
一柄剑的剑柄分外的长,横在胸前,而另外一柄是普通的白玉小剑,挂在腰侧。
丁宁平静的看着孟放鹰,问道。
“这一场大战,即便九死蚕真的被灭了。但是又能剩下几个侯府?”
和-图-书不要告诉我叶新荷在长陵还有别的事情,没有任何事情有毁灭九死蚕更为重要。”
“郑庵本来老得快要老死了,烈火上人本来也不算她的人,至于玉勾太子,恐怕最好他去死。”丁宁微讽地说道:“如果你相信这些人都是必死的棋子,但是你却可以独活,过得很好,那只要你能说服得了你自己。”
“这不是凭什么的事情,我既然握着白羊洞的宗主剑,我便是白羊洞的宗主。”李道机和昔日在长陵相比,显得更加清瘦了一些,老了一些,也更冷峻了一些,“我既然是他的师叔,就会出剑。而且我不一定要凭我来战胜你。”
“李道机。”
前面说那些话的时候,已经是很接近死亡的时刻。
顿了顿之后,李道机看着孟放鹰,接着说道:“我虽然离开长陵日久,但是依旧认得那道剑光是方侯府的曜天光,是方侯府用来传令的剑光。”
澹台观剑惊和图书喜的叫出了声来。
孟放鹰陡然大声的冷笑了起来。
“然后你还是要死,我还是要杀你。”孟放鹰深吸了一口气,认真而感慨地说道:“不管郑袖到底如何想,但是我和你早在很多年前的长陵便分敌友,就像黑夜和白昼,已经不可能共容。”
“这些我好不容易提及的,能够拖延你一些时间的话,终于让我拖到了人来,而且还是一个我很喜欢看到的人。”
丁宁有两柄剑,一柄末花,一柄大刑。
“王侯若是长存,和当年的旧权贵门阀又有何区别?好不容易战胜了那些旧门阀,结果再生出一些权贵门阀么?”
“方绣幕!”
丁宁淡淡的笑了起来,“在这阴山战场和阳山郡战场上,要消失多少侯府?”
张仪、苏秦、李道机这些白羊洞的重要人物的名字,便被长陵的修行者知晓。
这人和所在的修行地在之前并不出名,在长陵而言甚至不入流,然而在一年冬里,这修hetushu•com行地的宗主薛忘虚入七境,击败了梁联梁大将军。
被郑袖下令合院的白羊洞。
这道瘦高的身影也有两柄剑。
孟放鹰沉默了片刻,然后抬了抬头,说道:“照你这么说,我来见你了,就只有死了?”
孟放鹰并不认识这人,但是在看清了那柄白玉小剑的时候,他便瞬间想到了这人的身份。
“我在入阵来之前,我在远处看到了一道剑光。”
孟放鹰看着丁宁,说道:“不过说这些也不是全无意义,至少提醒了我一些该警醒的事情,所以我必须感谢你。”
孟放鹰喝出了这来人的名字。
丁宁平静的看着他,依旧没有正面回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有个问题你们这么多年真的没有想过?你们大秦十三侯里绝大多数人,为什么要选择站在郑袖一边而不是站在巴山剑场一边?”
“叶新荷强还是你强?”
……
“进来了,我死了,你活着出去,今后会怎样,你想清http://www.hetushu•com楚了没有?”丁宁的神容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像平时平和的陈述着某个事实,“如果你和叶新荷比剑,死的应该是你而不是叶新荷。那为什么是你来而不是叶新荷来?”
丁宁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身后明灭不定的尘影里,随着一股气浪,出现了一道瘦高的身影。
他的背心已经完全湿透。
丁宁看着嘴唇微动的孟放鹰,根本未曾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道:“你说过我对郑袖很了解,在我看来,要想彻底毁灭九死蚕,她便只会采用一种手段,让任何接触过九死蚕的人全部死去。”
孟放鹰的眼睛眯了起来,寒声道:“简直是荒谬。”
孟放鹰微微一怔,心中涌起一些不好的感觉。
丁宁看着他,“然后呢?”
丁宁突然笑了起来,道:“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更重要的意义。”
丁宁缓慢却清晰地说道:“即便是当年强横无比一统天下的大幽王朝,最初之乱也是七名封王的叛hetushu.com乱,虽然武力平复,但是大幽王朝元气大伤,又给了更多的叛军希望。当年的巴山剑场便只想要一个高度集权的中央皇朝,而不想要诸多的封侯存在。所以当初你们很多人才配合元武骤然兵变,对付巴山剑场。但是这些年你们真的没有想过,郑袖和元武虽然除了巴山剑场,但所有一切,却都在按照巴山剑场的路在走。因为只有这样的一个中央皇朝,才能让他们的权势到达顶点,才能建立万世不变的基业。”
他觉得丁宁说的很对,而且说的很简单透彻,只是他先前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
虽然丁宁利用口舌拖延了时间,终于拖到了一个人来,然而这只是一名白羊洞的修行者,在昔日离开长陵时只是六境,现在哪怕真的已经到了七境,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孟放鹰面色再变,厉声道:“你什么意思?”
“所以说了这么多,我还是要杀了你。”
孟放鹰心中一跳,但是没有马上出声。
孟放鹰的呼吸骤然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