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九十章 不变

微弯如羊角的剑光持续在他身前闪耀。
这些剑风毫无威力可言,意态只让人联想到二月的春风吹拂着柳枝。
顿了顿之后,他低下头来,看向丁宁和李道机,缓缓说道:“就算方绣幕又能改变什么?既然你能看到他的剑光,我座下三鹰自然也能看到他的剑光,还有……关键在于,你能阻拦我多少时间?”
就算是当年的薛忘虚胜了梁联,梁联的修为也无法和此时的孟放鹰相提并论。
孟放鹰早已在二十年前便是七境,二十年间虽未勘破七境和八境之间的那扇门,但是真元早已凝练得无比纯净,如玄铁反复千锤百炼,真元力量又岂是刚刚踏入七境的修行者所能比拟?
孟放鹰很震惊。
轰的一声巨响在李道机和孟放鹰之间响起。
孟放鹰的眉头不自觉的蹙起,心中顿生不祥的预感。
他依旧不觉得李道机能够对自己造成任何的威胁,但是丁宁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影响他的信心m•hetushu.com
这一剑只是像一块巨石,蛮横而霸烈的,带着他所有的精气神以及海量的真元,一往无前的朝着李道机砸了过去。
这是一柄银白色的剑,仿佛是用月亮的光华凝聚而成,给人一种安静却神秘莫测的感觉。
但是他的身体姿势都没有多少变化,只是他的左手握住了横在胸口的那柄长剑,震出些剑风。
对于他而言,方绣幕就是那种只要能够赶到之后就可以保证他们不死的人。
七绝剑经是孟家的至高剑典,记载着七招元气性质截然不同,但同样变幻莫测而威力强大的剑招。
他当然也不想死。
又是一剑白羊挑角。
然而接下来一刹那,他右手的白玉色宗主剑便又挑了出去。
白羊挑角,贵在相持。
他已经见过了丁宁是如何借用烈火上人的真元,在他看来,既然李道机是丁宁在白羊洞修行时的师叔,丁宁自然对李道机所修的功法和真和-图-书元十分了解,也有借用李道机真元的可能。
场间除了轰然的碰撞声之外,一片安静。
这一剑对于孟放鹰而言只是很简单的试探,但很有可能变成直接必杀的一击。
在这些声音响起之后,所有人才看清一道微弯的剑光依旧稳固的持续在李道机的身前,而孟放鹰散发着睥睨天下般气势的身躯,却是被往后震飞了出去!
银白色的光华变成了一轮弯月,将他的身影都遮掩其中。
千座尘山深处也同时有回响不断响起,就像是这些尘山里也有无数巨剑在碰撞。
他在倒退之中,但是手中这柄剑已经挥了出去。
剑意充斥这片空间,但散发着一种很玄奥的感觉,使人难以确定这一剑到底何时何地落下。
他手中的本命剑光华大放,虽然热烈但不耀眼。
因为他瞬间明白了这一剑。
他前方的天地里和千座尘山深处再次响起轰然巨响,如千柄巨剑碰撞。
所以他已经不想再多说http://m.hetushu.com
而剑光之前,孟放鹰的身影再退,震退得更远。
这下连澹台观剑都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呼。
他手中的本命剑现出了真实的面目。
能够代表方侯府发出传令剑光的人,只可能是方绣幕。
没有任何的花巧。
就在下一刻,他的身前已经响起了剑吟。
他的身体陡然变得高大起来,散发出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他虽未受伤,但是身体里的真元剧烈的震荡着,让他感觉前所未有的难受。
越是简单的剑势,往往就越是能够逼迫用同样简单的方式来应对。
澹台观剑深深的吸气。
说这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目光停顿在丁宁的身上。
李道机终究只是白羊洞的修行者,这样的修行地出身的修行者,又怎么可能阻拦孟放鹰分毫?
这便转变成纯粹力量的对撞。
他的这一剑,反而让他就像是在疾奔之中撞到了一面城墙!
孟放鹰又沉默了片刻。
但他既然已经见过了丁http://m.hetushu.com宁的这种手段,便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澹台观剑瞪大了眼睛,他感到吃惊却没有震惊。
他很清楚方绣幕的分量,然而他的头还是抬高了些,他看着千座尘山外落下的天光,嘴角弯起倔强的弧度:“昔日我在边军放鹰,便没有想太多。我是边军军士出身,所想着的只是这个帝国最终能够和昔日大幽王朝一样一统天下,建立无双霸业,若是我能够成为将领,自然也可以名垂青史。当年对于长陵权贵到底谁争赢了谁我并不关心,到了今日,我心不改,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关心的是复仇,但我所想的只是灭了你们,灭了这楚王朝,我大秦便无抗手。神仙的恩怨和凡人所想的事情不同,而凡人终究多过神仙。所以当年既然你们已经输了,那现在你就更不可能赢。”
他一剑横斩李道机!
他直视着孟放鹰的眼睛,语气也有些古怪道:“薛老头觉得自己都教不了他,把他送走,那当然是要和图书给他找一个强很多的老师。薛老头太老了,和人争斗打架虽然不一定赢得了,但是论见识和涉猎的剑经,有多少人比他强很多?”
他体内震荡不堪的真元随着放肆的喷涌瞬间平顺。
然而就在此时,丁宁的神情却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李道机手中的是白羊洞的宗主剑,而他此时施展出的,便是白羊洞以弱胜强的秘剑,白羊挑角。
随着剑吟的响起,天空有海量如山的天地元气轰鸣,但是没有注入他手中陡然出现的剑影,而是尽数涌入他的身体。
李道机的目光凛然。
澹台观剑很少如此喜形于色,但是他现在真的很高兴。
然而只是这同样的一剑,却破了孟放鹰变幻莫测的七绝剑之一。
就在这时,李道机缓缓的吸气,他静心凝神,微退半步,然后握住了腰间的白玉色小剑。
这是一种警惕。
他很紧张。
这一剑名为“月华”,是孟家七绝剑经中的一剑。
澹台观剑明白孟放鹰的意思,所以他马上又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