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九十二章 八境一域

“放!”
也就在此时,他感知到了在另外的一侧,天空仿佛空了一角,那片天空的元气就像被一个怪物一口吃掉,接着空气里似乎往上延伸出无数看不见的触角。
这样的迁徙,在无数王朝的历史中都很难找到相同的例子,对于大秦王朝的绝大多数修行者而言,这件事本身便意味着可以长留史册。
一片片铠甲就如脆弱的屋瓦一样炸裂开来。
赤鹰的身后有着众多的部将,在过往的数个月里,整个大秦王朝的军队和修行者们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秘密迁徙,其中便包括孟侯府的这些家将。
原来八境,不只是可以开启另外一个天地,接触到更远天地的元气,最为关键的,是可以搬来周围感知距离里,很多其他修行者激发出来的元气!
无锐意往前,何能破开激流。
方绣幕的身体往上飘了起来。
而直到他在采石场瞬间破境,到了这片战场上一剑杀死赤鹰时,他才真正明白了当年那个人留给他这hetushu•com句话的真正含义。
就连最先强行镇守住自己心神,发出命令的那名部将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浑身不断的颤抖起来。
然后过了十余年,他感觉已经随时可以跨过六境,真正踏入七境。
他浑身穿着着黑色的战甲,战甲似乎是由一片片黑色的鳞甲制成,这鳞甲上霜意冻气缭绕,甚至和幽龙鳞十分相似。
如果已经将身体修到能够瞬间搬来海量如山的元气,只是搬得了天地之间游离的元气,也没有什么稀奇。
无数符器激发的凄厉鸣声响起。
这是一种真正鱼化龙,自身蜕变带来的莫名的感动。
元武连战世间最强宗师,原本已经力尽,然而借用黄真卫的元气,直接逆转大局。
答案实则已经可在鹿山会盟中寻。
然而他总是觉得不够圆满,总是有所缺。
很多人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死在这片战场上的准备。
当这些部将的脑海里响起这样声音的同时,赤鹰身上用赤hetushu.com炼山铜制成的铠甲上也发出了刺耳的炸裂声。
包括他们身上自然流散的,先前在战斗里飘逸在这片天地里的,甚至是此时战斗中,汇聚在他们兵刃符文里的元气!
孟侯府三鹰的军队在边关征战多年,每一支军队随军所带的符器威力足以杀死数名七境,然而此刻没有人能够奢望直接杀死方绣幕,只想拖住这名可怕对手的脚步。
此时下方地上修行者万般不解,然而他却是到此时心中彻底清晰。
当年那人只是七境,但恐怕已经猜测和感悟到了八境的某些领域。
当他敬爱的兄长方饷的死讯传至,他明白了所缺的是一份斗志和冲动。
那当年那人到方侯府,到底是真的为了看他们的剑经“借剑意”,还是隐约发觉他们的“借剑意”能够让他们在七境时就接触到八境的某个领域?
死亡有时候也意味着可以在史书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紧随其后的才是这军队里修行者的飞剑和其它武器带起和图书的光华。
“难道方绣幕真是那种不世出的天才,连破两境,才入七境,就已经勘破关隘,直入八境?”
因为那时他卡在六境至七境的关卡,连七境搬山都没有真正的领略过。
很多天地元气脱离了飞剑和本命物,变成了斑驳的光斑,纷纷朝着方绣幕身后的光带汇聚而去。
……
这是更为震撼的画面。
在脑海之中念头连闪之间,他已经确定方绣幕并未真正踏入八境。
赤鹰身下的战马惊慌乱跳起,而赤鹰的遗体如山往后崩倒。
方绣幕的身后带起了一条光带,那些符器虹光里,甚至许多修行者的飞剑和本命物里的天地元气,都莫名的起了些改变。
哪怕付出自己和这三支军队所有人的性命,也要将方绣幕留下来。
密密麻麻的各色虹光组成了一道光幕,带着恐怖的杀意,首先笼向上方的天幕。
他完全不能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他冷厉的笑了起来,知道自己另外的一名同僚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想m.hetushu.com法。
方绣幕的身影在天空高处似乎去势已尽,不可能再高,然而令人震撼的是,当这密集如雨的光华袭向他的身体,距离他的身体还有很远时,他的身体却像是又骤然多了一股大力的推动,反而将他高高的往上抛起。
孟侯府座下三名最强的七境之一。
他面对着的那一支军队……处于强烈的惊骇之中的赤鹰的部将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一刹那,给任何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条鲤鱼逆流而上,遭遇激流,已经就要坠落,然而却是偏偏有了新力,一跃冲天。
地面上,还有一名修行者能够保持清醒。
然而无论是赤鹰还是他身后的这些部将,都没有想过一名七境宗师可以在隔着很远的距离,在几乎是感知所能达到的边界极限距离,直接被一剑杀死,连任何抗争的余地都没有。
一滴汗珠从赤鹰身后的一名部将的胡须上滴落,这名面容无比苍白的中年将领声音变异的发出了命令。
……
借周身万众之和*图*书力为己用。
顺着心里的风,他的身体轻盈得毫无重量。
但越是如此,他越是不能让方绣幕和千座尘山之中那人见面。
“又一个八境?”
他来自于赤鹰军队的侧翼,一支先前根本没有展露锋芒,静静停留在洼地里的军队。
原来当年那人和自己说的,根本不是六境突破到七境时的关隘之处,而是七境到八境之间的某个领悟。
这个时候方绣幕很感动。
就宛如是神迹般的画面,明明方绣幕还和他们隔着很远的距离,但他却是已经飘飞了过来,到了天上,就到了他们的上方。
很多年前,那个已经公认无敌的人到方侯府来看了他,和他一起吃了一餐饭,然后留给他一句话,“搬山只是搬得了天地元气,那也没有什么稀奇。”
这些符器没有情绪。
这名修行者就是黑鹰。
战天下枭雄,借阅万千剑经,不只是为了无招不破,恐怕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要解决他心中对于八境里某个还未彻底理顺的困惑。
“为什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