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六章 孰为虎?

即便他说的话是谁都知晓的道理,然而很多人都说命运,又有多少人有勇气去坚持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们大齐国力积弱,一是经历了内乱,失去了几个重要郡属,另外最重要一点,是我们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最重要的传承。”
燕齐若是两败俱伤,哪怕大秦国力不复,最后获胜的还是大秦。
数粒未燃尽的火烬飘落到一个已经无人的庭院,落在这个庭院里堆放得整整齐齐的柴垛上。
“与虎谋皮的故事,你没有听说过么?”
“原来舅舅您已经查得这么清楚了。”
最为耐人寻味的是大燕王朝的动作。
……
此时,在苏秦的眼睛里,这些生于安乐而担心失去安乐的权贵们,和一群猪猡没有什么区别。
一名老人走进了世间另外一处皇宫深处,喝声近乎咆哮,墙边燃着的巨烛火焰摇摆欲熄。
齐帝看着眼神已经起了变化的田阳候,苦笑了起来,道:“到底谁是虎?”
田阳侯愤怒的嘴唇都变成了紫色,道:“还www•hetushu.com有我们的华阴宗和墓符工坊,三月前便坐船出海……怎么,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瞒着我么,你到底要想瞒着我到什么时候!”
“你疯了?”
田阳侯再也难以控制自己震惊的情绪,惊声道:“十二巫神首?”
然而当整个楚都沦陷,许多权贵丧失斗志,很多世家门阀也随之沦陷。
“您不应该这么想。”
“那些人去了哪里?”
齐帝轻声叹息了一声,道:“然而还是晚了。”
齐帝没有回答。
一个王朝有多少人?
在此时的大齐王朝,恐怕也是唯一一个能够对他的皇位造成威胁的存在。
皇宫里一片静默。
他的胸膛高高的鼓起,但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齐帝。
“舅舅你不要忘记。齐之后是楚,楚之后才是秦。”
柴垛慢慢冒起了青烟,过了一些时间,慢慢的燃起了一些火焰,接着整个柴垛安静的燃烧起来,火舌吞吐上墙,慢慢将一侧的屋檐也引燃了。
“大秦王朝很强,变法和图书之后,连灭韩赵魏三朝,已然国力强盛到令人恐惧。大楚王朝也很强,在二三十年前,又有谁是大楚王朝的对手?”
一头幼狼就能吓倒一群猪。
“楚器天下第一,只是昔日我齐有名臣子带着他的门客叛逃到了楚。”
元武和郑袖从来不担心大秦王朝的损耗,从战时初始,元武和郑袖就已经表现出要将数十年的积累全部砸进这场战争的打算。
但是齐帝也没有动怒,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一如平时的谦和。
“您什么意思?”听着这名老人的咆哮,齐帝谦逊而平和地说道。
这场战争,楚已经没有多少胜算,更是没有办法顾及和大燕王朝以及大齐王朝交接的边境。
他大脑一片空白,气急败坏般的连骂了三句,完全忘记了君臣之分。
这是此时发生在楚都里一处的情景,然而却就如这个王朝接下来的命运。
只要齐帝不能给出他信服的理由,他就会用拼死来让很多人造反。
所以他此时眼中的感慨,心中的讥讽和-图-书,一部分还是因为这点。
“你是白痴么?”
然而往往只是百万军队的对决,就已经最终决定了一个王朝的命运。
“我只是要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谁说我是与虎谋皮?”
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和想法。
田阳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大得如同老蟒吸水。
齐帝看着他,慢慢地说道:“然而在很多年前,七朝并列,有很多小国将这七个最大王朝称为七雄,这七雄里,我大齐却曾最强!”
田阳侯浑身一冷,道:“什么意思?”
就如现在,这些幽浮巨舰里装载着的只是十余万军士,只是击溃了这里的守军,便已意味着征服。
整个大楚王朝的中部和东北部,将会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
他的两侧垂着长而宽阔的黑色布幔,绣着一些奇异的符文。
他的这句话里,竟然带着罕见的诚恳和认真。
这个已经毫无斗志,混乱到了极点的都城里,有更多的权贵和富商到来,来到使团面前,表示他们的降服和效忠。
齐帝身和*图*书穿黑衣,坐在龙椅上。
……
这名老人是田阳侯,而且从辈分上而言,是他的舅舅。
所以接下来原本已经在边境撤退的大秦王朝军队,势必进行不惜代价的反扑。
“他们已经去了楚都。”齐帝看着他的双目,道:“如果不出意外,我大齐和秦的使团,已经征服了楚都。”
尤其失去了赵香妃铁腕的统治,绝大多数世家门阀的选择,更是让人无法揣测。
那么接下来,大燕王朝是要对齐动兵,还是觉得势不可挡,不若乘机出兵进入大楚王朝的疆域,在富饶的东北境内抢占对自己有利的大量资源,壮大自己王朝的力量呢?
一是没有太大的选择,而是这是人性的弱点。
这是大齐的皇宫,地上铺着的是黑色的山石,墙壁也是普通的粗石,不像楚皇宫华美,而且显得有些阴冷。
这些符文让这皇宫深处的元气力量变得很薄弱,即便是七境的宗师到了这内里,恐怕所能发挥出来的,也只有三四境修行者所有的力量。
“韩络离,齐斯http://www.hetushu.com人……我们大齐王朝的这些宗师,还有那些将领,现在去了哪里?”
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瞳深处很感慨。
“秦之剑师天下第一,我大齐只是最擅长阴神鬼物之诡诈手段与天下群雄相争,但在百年之前,天下修行手段,却是我大楚王朝最强。”
懦弱善变的人总比敢于坚持和拥有自己意志不变的人要多得多。
虽然心中早有预兆,然而此刻听到齐帝亲口这么说出来,田阳侯还是只觉得一股凉意从天灵中冲出来。
大楚王朝有大量的军队积压在阳山郡和阴山一带,还在和大秦的军队进行着绞杀。在中部楚都和东北部,有大量的粮仓还有世家门阀的封地,大量的工坊,这些都能给边军源源不断的输送新鲜的血液。
苏秦认为燕帝会选择后者。
当田阳侯的呼吸声极其沉重的在殿内响起,但终于恢复正常的呼吸时,齐帝出声,道:“您应该问我真正的原因,而且有一件事您忘记了。”
最关键的是,这群猪还能帮这头狼去吓和控制别的猪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