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十章 楚谋

若是关中最重要的几家巨富中有一半陡然倒戈,那剩余的不可能抵挡得住长陵方面的压力。
谢长胜笑了笑,没有和父亲争辩什么,却是马上认真了起来,说道:“沈家是明事理的,父亲您亲自出面,应该很容易说服,我现在手里这些药材的价格不会往下压低,你和沈家可以迫使其余家也接受这个价格。在郑袖动手之前,谢家和沈家的钱财一部分要过到我手中。”
谢连应脸色连变了数变。
谢长胜看着他,接着说道:“这就是我现在冒险来见您的真正原因。”
谢连应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现在那都城里,投靠秦齐的,挑头的大多都是骊陵君从长陵带回来的宠臣。想想这些人,都令人觉得恶心。”
谢长胜很平静地说道:“更何况我会得到赵香妃她们的支持。”
“即便假托战时所需,但各家都有权衡,总不能她说什么便是什么,她也不敢犯众怒。”
“那便看你的安排了。”谢http://m.hetushu•com连应鼻翼微酸,看着退入前方阴暗里的儿子,最后说道:“你母亲很想念你们。”
“沈家会同意的。”
谢长胜看着脸色极为难看的父亲,轻声且缓慢道:“丁宁没有死,而且他就是九死蚕的传人。”
“谈不下来。”
这就是楚境东部的南泉诸郡门阀。
“什么意思?”
……
谢连应并非强大的修行者,然而能够成为关中巨富自然也是见惯了风浪,他迅速平复了内心的激越,深深的看着自己显得有些陌生的儿子又问了一遍这句话。
乱世里群雄并起,这不该是商人所做的事情,太过危险,然而这些事情和谢长胜现在所做的事情相比,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大楚王朝习惯将南泉、青山、河乐、都礼、君山五郡称为南泉诸郡,那是因为实际统治这五个郡的门阀里,有三个在南泉郡。
“戚家和童家会同意?”
“楚境内兵荒http://www.hetushu•com马乱,秦楚的军队在南境和北境还要纠缠很久,不只是我大秦王朝的军队在楚境里,大燕和大齐的军队也在分割大楚王朝的土地。只要燕、齐不被我大秦王朝灭了,这种乱局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更何况我大秦目前看起来也并没有很快吞灭燕、齐的能力。这种时候,只要财大气粗,而且舍得花钱,要在楚境内招兵买马,不是什么问题。”
谢连应点了点头,却是没有什么笑意,只是很认真地问道:“怎么花?”
听着自己父亲的话,谢长胜摇了摇头,道:“戚家会第一个同意,童家也是。到时候她要真正对付的,只有谢家和沈家。”
“我知道父亲您的担忧是我如何来守住这样的财富,但这对于我而言不是问题。”谢长胜笑了笑,道:“父亲您忘记了我在关中的外号,我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将这些钱财全部迅速花光。”
“她要建三个工坊,借调各家的工匠,还要问http://www•hetushu•com各家借钱。”谢长胜回答的异常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粗陋,“但是无论是借的人还是借的钱暂时一概是不还的。用时不到一年,关中现在各家恐怕就会只剩下车马生意,棉麻衣类,米粮生意和一些金铁生意,大部分就都不会在各家手中。”
“如果按你说的成功,那不只是我们和沈家,关中其余家也有一大笔会被你收刮入囊中。”谢连应有些感慨的看着谢长胜,道:“你玩的本钱本身太大,整个关中又被你滚雪球一样滚了几成利去。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我曾经教过你,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样的财富放在你一个人身上,你不觉得危险么?”
距离谢长胜和谢连应很远的楚境内陆,一间议事厅里,端坐着十余人。
在昔日楚都的一些官员的口中,这些门阀往往和“野蛮”“豺狼”“匪类”等字眼紧密联系在一起。
“有些事情父亲您可能还不知道。”
“不会是众怒。”
谢连应出m.hetushu.com了门,对着等候的一些关中主事人说了这一句。在这些关中大豪出离愤怒前,他接着道:“不管如何,先尽快应付目前的处境再说,我谢家挑头。”
谢长胜深深的看了一眼谢连应,突然忍不住上前一步,抱了抱自己的父亲,然后道:“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很久,然后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希望父亲尽快退隐。”
“所以你现在是和巴山剑场的人彻底走在了一起?”他开口,问了这一句。
谢长胜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从后面的一道暗门离开。
这些人的面容全部隐没在阴暗的光线里,然而一律的森冷,散发着某种拥有强大的权势时才有独有的阴郁危险的气息。
“赵妖妃想要从我这里过,她凭什么?她算得上是楚人么?”
谢连应眉头猛的一跳,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必须从这些太过令人心悸的消息中回过神来,恢复清醒。
“如此便有劳父亲。”
关中巨富现在利益最大的来源其实并非银钱的流通,而在于一些平时和图书消耗极大的日用之处,衣物和食物自然是重中之重。
谢连应彻底变了脸色。
“……”
“你们都是我养出来的,教也是我教出来的。什么叫做可以不必认同。”谢连应重重的哼了一声,“若是你觉得我会和你们割清关系,站在郑袖一边,那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帮亲不帮理。”谢长胜点了点头,道:“这是我们年轻人的选择,您可以不必认同。但我希望您和母亲没事。”
谢连应沉默了许久。
谢连应慢慢的点了点头,看着谢长胜说道:“不需要我过多的说服,他们之前本身便找我谈过沈奕的事情。对于他们而言,沈奕比一些财产更重要,最为关键的是,投在巴山剑场身上,是不错的买卖,更何况连我都押上了我的儿子和女儿。”
“我现在失踪不见,父亲您可以当我已经死了,但是还有我姐。我姐得了岷山剑宗的传承,和净琉璃一样,是百里宗主的真传。就凭这一点,郑袖不会把我们谢家和别家一样对待。沈家自然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