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十二章 屈服

他也镇定下了心神。
听着他的这句话,在场的门阀有些人霍然顿悟,有些人却更是迷惑。
“元武的论断,加上这天下剑首令,今后之天下,还有谁会怀疑他是九死蚕的重生?”
“先辩真伪。”
这是关键所在。
只是三招,却分属三家,是他们三家最大门阀家中,威力最强的密剑。
这名管事的呼吸也同样有些艰难,他托着那一片小小的剑形令牌,却如同托着一座小山般沉重。
只有拥有王惊梦的巴山剑场,才是无敌的象征。
一时无人应声。
公羊戟微讽的笑笑,转眼看向了身旁的绉沉云,以及绉沉云下首一个不起眼角落里的中年男子。
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下首的众人,说出了三个剑招的名字:
这名身穿紫金袍的老者,是当年先帝的部将之一,同样也是南泉诸镇门阀的支柱。
有人终于难以忍受这种负荷,忍不住出声道:“难道我们真的就出军去迎接赵香妃么?”
各个宗门、家族的www.hetushu.com剑经都是很多年秘密流传和融合了很多代修行者经验的产物,强大的剑招并不往外流传,外面的修行者想要见知都很困难,更不用说深刻的明白其中的剑理。
他的牙齿咬得很紧,甚至让人听出了牙床上轻微的摩擦声。
在南泉诸镇门阀里,夏家只是中下游。
“九死蚕的传人和九死蚕的重生,王惊梦本身,说话的分量是不同的。”
一个低沉而苍老的声音响起,出声的是绉沉云身旁的老者,南泉三大门阀之一的公羊氏门阀之主公羊戟。
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有王惊梦的巴山剑场和没有王惊梦的巴山剑场,会给自己带来如此不同的心理压力。
“迎赵香妃。”
的确先前他的反应有些失态,现在最为重要的的确是先辩这剑令真伪。
公羊戟有些疲惫般缩了缩身体,自嘲般轻声说道:“我就算同意出军去迎接赵香妃,终究还得看那两人的意思。”和-图-书
指出对手剑招的不足和提出修改使之威力更强的方法,这是行一份大礼,以礼拜山。
眼睛的余光里,看到身旁绉沉云依旧愤怒难言的神色,公羊戟便索性闭起了眼,在心中自嘲的轻声说道。
不同的……
他盯着那片剑令,依旧眯缝着眼睛,寒声再吐四个字。
然后他瞬间又不镇定起来,手大幅度的发抖起来。
然而不管明白或是不明白,至少连公羊家,都已经表示了对天下剑首令的屈服。
但同时自然也是一种赤裸裸的震慑和威胁,告诉对手,你们的剑招要破十分简单。
因为迎接和只是让赵香妃过境,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
那是夏家的家主。
“这应该不是我们就能彻底决定的事情吧?”
几乎没有什么停留,他将剑令递给了身旁的公羊戟。
“我是说那九死蚕,或者说就真的是王惊梦。”
说实话他内心对绉家的态度有些不满,即便是在当年绉生案的处置上,他也是觉得绉家自m.hetushu.com己将风雨动静闹得太大,以至于无法收场。
他微眯着眼睛,细如蛛丝的眼缝里燃起昔日在战场上杀戮时的光芒。
公羊戟只是扫了一眼。
他朝着前方伸出了手,将这片薄薄的剑令抓在了手中。
当年巴山剑场最强盛时,天下剑首令便真的如同修行者世界里的盟主令。
因为现在的南泉诸镇的力量,绝不可能有当时的九华剑门强,而当时位于韩的九华剑门便是在秦灭三朝之前便因为拒天下剑首令而被首先灭掉,只是一夜之间而已。
如果当时的巴山剑场要南泉诸镇这样的门阀死去,他们有一百种不同的方法可以轻易的做到。
“好,很好。”
“千石崩”
绉沉云深吸了一口气。
在这样的声音里,很多人抬起头来,迷茫的看着这名老人。
……
此时面对公羊戟微讽的目光,这名中年男子头颅微低,却是静默不语。
天下剑首令的最为特殊和令人心悸之处,是因为剑令上会有对对方秘剑的拆解,和*图*书指出不足和破解之法的同时,还会加以修改,使之变得威力更强。
以绉家的“乱云飞渡”为例,在此时的绉家,也唯有三人能领悟和使用,然而这片剑令上,却只是用寥寥几句便说明了其中的漏洞,以及改良之法。
整个议事大厅再次陷入死寂里。
甚至很多人心中都忍不住在想,若是当年的巴山剑场,真的要来管他们这种门阀的事情,还是真的管得。
“迎赵香妃”,这是极为简单的四个字,然而却代表着非凡的意义。
不同的……
他的厉笑声在这个压抑的议事大厅里响起,如潮水一般不断的涌动:“且不论这巴山剑场今非昔比,就算是当年的巴山剑场……他们是秦人,难道秦人能管我们楚人的事情?”
在场的很多人心中都有种凉沁沁的意味。
“一招好棋”,公羊戟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我们怎么办?”
当年号称阅遍天下宗门剑招的巴山剑场人物,也只有王惊梦。
听到这四个字,绉沉云的瞳孔瞬间收缩http://m•hetushu•com,然后如喷涌出实质的火焰。
……
在反对赵香妃过境之时,所有人都已经考量过和巴山剑场站在对立面,但这天下剑首令之所以能够给他们带来如此巨大的心神冲击,是因为天下剑首令代表着的是王惊梦。
公羊戟说话最后的声音在光线阴暗的大厅里不断的回荡,如巨锤不断的敲击着在场这些人的心脏。
“乱云飞渡”
“和生死相比,脸面都是次要的。更何况对王惊梦低头,不丢人。”
公羊戟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元武为了灭掉他,便下论断说他并非是九死蚕传人,而是九死蚕的重生。现在他便索性顺势而为,发这天下剑首令。”
他的手没有发抖,但是眼睛却眯得几乎连缝隙都不见了。
“不要失态。”
不知代表着何种情绪,他连说了这三个字。
“刹那风华”
除了他之外,这厅内所有人都如同霍然从梦中惊醒。
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南泉诸镇的利益是一致的,诸家只能牢牢的绑在一起,否则便毫无力量感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