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十三章 不耻

在最正中的一座小山上,有一处山洞。
他花了半个时辰走出了绉家的庭院,走进了一间临水的雅致酒家。
公羊家可以不在意绝大多数楚人的态度,但却默然对天下剑首令屈服,那是因为有些人的力量到了一定层次,已经不是用财富和军队的数量可以抗衡。
她就像一轮皎月,不断的散发着这种清淡而迷离的光线。
静室里已经并不狭小,空旷而摆放着简单却极为精致的用具。
当伸手接触天下剑首令的瞬间,这名女子的身上释放出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恐怖气息,她的整个人完全变成了一个透明而发亮的物体,让人根本看不清她的形体,更不用说看清她的面容神色变化。
因为家中这人对于赵香妃和巴山剑场的态度无法调和,他的态度和立场无形之中便已经被感染。
“这些年我帮你杀了两个人,但都是绉家根本无法应付的人。尤其其中一人是周荒。他得了血河神和图书书的传承,本身便是身负血海深仇,找你们绉家复仇而来。若不是我,你们绉家现在也已经不复存在。”
地方门阀往往显得比楚都门阀还要阔绰,是因为在自己的领地内,几乎拥有可以无限往外延展的土地,不像在楚都,便是往外扩一条道,都有诸多牵扯。
当绉沉云走出这间议事大厅,行向绉家幽深的后院,行走在那些已经拥有百年树龄的大树洒落的斑驳树影里,他激怒的内心渐渐安静下来,发觉今日自己有些时候的情绪便是早就受了家中这人态度的影响。
然而绉沉云很清楚她的强大和可怕,这些年里,她只帮绉家出手了两次,但解决的却都是绉家自己都无法解决的修行者。
这山洞里幽居着的,竟是一名面容姣好的中年女子。
“这些年我无法确定她的功法特点以及弱点,但目前为止可以肯定的是,她还是没有办法离开我家中那数座蟒和*图*书鳞山很久,她还是需要不断的汲取蟒鳞山的元气,才能维系她目前的状况。”绉沉云转头去看着窗外的流水,缓慢而冰冷地说道:“我绉家所有的修行者都不是她的对手,不可能改变她的决定。然而这并非是我绉家置天下剑首令不顾。巴山剑场的人不需要说服我绉家,要说服的只是她。所以如果要谈,就让巴山剑场的人找她谈。”
绉沉云也依旧保持着谦恭的姿态,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称呼和废话,将紧握在手心的天下剑首令递道这名女子的身前案上,然后将议事大厅里发生的一切事情,包括公羊家最后的意见,全部对着这名女子说了一遍。
“有幸见过一次她的出手,纯属巧合,她杀那名来复仇的周家人时,我正好在附近的画舫在和人谈事。”公羊戟看着绉沉云笑了笑,道:“这样的人物出现在南泉诸镇自然要多加小心,然而花了许多力气,才知道她是和_图_书你家的供奉,至于她的来历,也并不能肯定,只是猜测她当年恐怕是中了巴山剑场的败血剑。”
酒家里唯有时断时续的夏蝉声,没有人声。
山洞非常低矮,任何人进入都必须躬身,进入时就被迫保持着这种低下和谦卑的姿态。
绉家门阀的庭院极深,最幽静处甚至笼着几座小山,这几座小山非常低矮,然而却都是奇异的松软黑土,乃是古时的死火山风化形成。
这种黑土天生吸聚湿气,极为肥沃,这几座小山上密集的覆盖着某种叶片如蛇鳞的植物,重重叠叠,自然释放的某种灵气浓郁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十余年来,这名中年女子根本未曾进食,只是靠吸取这些山中的灵气和露水为生,她所修的功法独特到了极点,让她的身体都似乎转变成了某种玄奥的神体,不像是人间的血肉。
她只对着绉沉云说了这些话,而且声音里也听不出什么特http://www•hetushu•com别的情绪。
这是一名老人,半个时辰之前在议事大厅里便坐在绉沉云的旁边。
这名中年女子是绉家最隐秘的供奉,就连绉沉云都并不知晓她的师承出身,不知道她的来历,她成为绉家的供奉,也是因为十余年前体内真元出了问题,需要依赖绉家这几座布满了蟒鳞草的灵山元气滋养。
他就是公羊戟。
绉沉云在公羊戟的对面坐了下来,很直接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家中有这样一名供奉?”
“将她的所在出卖给巴山剑场的人,这是一种不耻的手段。但我们南泉诸镇的门阀,这种不耻的手段却还做得少么?我们这些权贵门阀,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将不耻的事情做得冠冕堂皇和理所当然。”公羊戟没有任何嘲弄之意,他赞许道:“我们已经表明了态度,无论她还是夏家那人,这是巴山剑场自己要解决的事情,如果连她都解决不了,那我们南泉诸镇也不需要对巴山剑和图书场低头。至于夏家自己的态度,他们连自己都掌控不了自己,何必要在意。”
绉沉云沉默了数息的时间,然后出声道:“我带着天下剑首令再问过她的意思,她回答的话语是若不是她,我们绉家已经不复存在。”
但是绉沉云再次确定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然后躬身退出了这座小山。
而且这两名宗师,必定和绉家以及夏家有关。
“在她看来,这是你们绉家要为了她的意愿而牺牲的时候了。”公羊戟摇了摇头,微讽道:“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准备怎么做。”
山洞很幽深,然而却并不黑暗,闪烁着一种清淡而迷离的光线,而这样的光线却是来自于山洞最深处静室的那名修行者的身体。
整间酒家里,只有一人在独自饮酒。
所以当公羊戟说终究还得看那两人的意思,在场的许多门阀虽然并不知道那两人是谁,但都知道他所说的那两人,必定是非同小可的宗师,非一般的七境所能比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