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十四章 封侯

稍后仙符宗宗主的口讯便传到了山门,仙符宗的数名师长直接将姬清迎入山门,接往张仪修行之地。
然而他怎么都未曾想到,一个如此偌大的王朝,说分崩离析就分崩离析。
哪怕赵香妃终究能够从南泉诸镇通过,逃过秦军的追杀,像南泉诸镇门阀一样的权贵不在少数,她的时代终究已经终结,大楚王朝被秦、燕、齐割得四分五裂,这大楚王朝,说这么完了,就这么完了。
张仪震撼着,想着自己和师弟在长陵生活的点滴,依旧感觉不真实。
“这不合常理。”
巨大的重量加上可怖的速度,便会使得这些重骑拥有可以和强大修行者一战的力量。
得知了消息的张仪没有让这名年迈的官员久等,他很快在山道上等候姬清。
封为镇国侯?
乐毅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说道。
“谁都要表明自己的心迹,谁都要站队。”
他有些歉然的微垂头。
再强大的门阀,在这种变局里也最终和山匪没有什么区和-图-书别。
将中术侯的封地赏赐给他?
他这一生经历过很多乱世,经历过数次王位的更替,大楚王朝的至为强盛和被秦赶超。一个强大的王朝慢慢没落,就像一颗落在潮湿角落的土豆的发芽、发霉,是缓慢而可以预见的过程。
毫无疑问,这种不合常理的封侯巨赏是很赤裸裸的讨好。
张仪的眼圈有些黑,眼睛里有些惘然。
自己只是流落到燕境的秦人,竟然莫名之间,就已经封侯,变成了一名真正的王侯?
难道是要抄某个重要大臣的家么?
护送车辇的重骑在城中行走的并不块,然而这些角犀巨大的身躯填充在街道上的阴影,以及重骑行走时,蹄足砸落在地上的声响,从铠甲的缝隙里往外流淌出如浪花一般的黑色冻气,依旧让看到的每一个人感到窒息。
因为这名年迈的官员是姬清,教导太子的老师之一,许多重要的皇命都由他颁布。
当这带着封侯皇命而来的年迈官员离开,http://www.hetushu•com看着他走出山门登上车辇时候的背影,呆呆的张仪自己想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
慕容小意补充完了他要说的话。
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的还有慕容小意和乐毅。
一些旧案被翻出来严查,一些恐和秦有关的人稍有问题便被处决。
赏清心丹二十枚,赐藏书修行典籍共计十五卷?
张仪瞪大了眼睛,他忍不住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在仙符宗之变后,所有仙符宗的人都已经接纳了张仪,甚至完全接受了他是秦人的身份,将他视为仙符宗宗主唯一的真传弟子。
这又引起了城中许多人的恐慌。
镇国侯?
“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和传闻里元武的论断一样,他就是九死蚕的重生。”她的声音也非常颤抖,“而且他顺利从千尘山阵中脱逃。”
这些时日有很多消息传了过来,不知真假,让他难以消化。
这种讨好便只可能因为九死蚕的重生。
然而这列车辇却是行向了仙符宗。
姬清和和*图*书张仪互相见礼。
有些消息让他很焦虑,无法入眠,然而因为相隔太远,消息传到燕境也已经太迟,所以他也来不及做些什么。心境和此时的天下一样乱,这些时日的修行便很成问题。
骑士是修行者,身下的坐骑是一种角犀,力大无穷,身体可以负担巨大的重量的同时,它们和身上骑士披着的厚重阴元铠甲经受了更为高阶的修行者的阴气灌注,这使得这种重骑在开始奔跑的瞬间,便会拥有可怖的速度。
接下来姬清便代表燕帝,很温和的传了几个旨意,然后令身后随从官员将一些封赏之物送至张仪的面前。
尤其当发现和自己一起曾并肩战斗的大齐王朝都不能相信,这种警惕便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他对着身边的两名好友乐毅和慕容小意轻声说道:“我师弟丁宁……真的是九死蚕传人,而且……”
“没有什么不合常理,皇命就是道理。”姬清异常简单的打断了他接下来还想说的话语,温和地说道。
有许和-图-书多平时见不到的重甲军队在皇宫外戒备,城门军极为仔细的检查着过关者的证件,稍有疑虑便先将人扣下。尤其是都城里骤然多了许多密探,这些人不停的在街巷中巡查暗探,逮捕了许多人。
他震惊的浑身都有些麻木。
一名年迈的官员出了皇城。
巨山的倾倒,往往可见征兆。
有真正封地的王侯?
“师弟他竟然……?”
自己做了什么?
护送他的车辇也明显超出了平时的规格,两侧甚至跟随着阴元重骑。
他有些说不出话来。
年迈的姬清在仙符宗的山门口下了车,然后求见张仪。
……
这种清洗从燕都往各大郡蔓延,甚至比现在长陵的清洗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着这名虽然表现的极为温逊有礼的年轻人却依旧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姬清轻声咳嗽了一声。
……
没有帝王会儿戏的做不确定的事情,所以当元武亲口说出那样的话语,现在燕帝又将张仪直接封侯,这便是说明那名传奇的酒铺少年是九死蚕的重生http://m.hetushu•com已经被认定。
“那沦落和浮沉因他,我的对手竟然是九死蚕重生,那也不算丢人。”在这同一时刻,同样出身于白羊洞的年轻人苏秦背负着双手,站在一艘幽浮大舰的船头,轻声感叹,然后看着滔滔江水,道:“白山水没有这么轻易会死,帮我传出消息,我想单独见她。”
……
简单而言,他的出现,便代表着重要的皇命。
一道清气随着他的轻咳震荡着周围的元气,激泛出一些凉爽的意味,让张仪脑袋一清,从纷乱的思绪和猜测中回过神来。
“看来传闻是真的。”
旨意的内容让张仪觉得有些不太真实,他迅速的又陷于那种迷惘之中,直至身后慕容小意等人按耐不住的倒抽冷气声响起,他才又重新回过神来。
公羊戟说完这些话,他看着滔滔江水,忍不住又喝了一壶酒。
在公羊戟感慨大楚王朝和南泉诸镇门阀最终的命运时,遥远的燕都,是一片肃杀的景象。
一个庞然大物的倒塌,便是另外一个庞然大物最好的警醒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