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十八章 你敢么

这盒茶叶是产自楚地北境的“天青冰香”,这种茶叶只在楚地北境的天青三峰的雪线下才有生长,一年也唯有数两出产,用上等泉水冲泡时,不只是有种沁人心脾的清香,而且即便是在夏日里也有一种冰润清爽的回甘。
看着马车停下来,看着平静走出的丁宁。
而此时这名绉家的修行者手里的,是一片完全新鲜出炉的天下剑首令。
没有任何的约定,然而很有默契,当绉家的礼物送达之后,南泉诸镇其余门阀的拜礼也几乎同时送达。
当车队在第一座桥前停下,除了丁宁之外,丁宁所在的这三辆马车里,没有任何人有动作,甚至丁宁也只是从车厢中走出,站在车头,却没有下车。
他们的紧张来源于两方面。
“真的是你吗?”
他的手中有金属光芒一闪。
这一盒茶足有三两,分成两包,分别是今年的新茶和往年的陈茶,两者之间会有不同的口感。
那个几乎杀光了所有进入长陵阻拦他的七朝宗师,让那些宗师的尸体堆积如山的王惊梦?
如果这名供奉有选择的余地,那只要发现他和_图_书的存在,第一个要杀的自然是他。
原来天下剑首令,是这样制作出来的。
三层水网和一些街巷、店铺,很自然的组成三道易守难攻的防线,往日里即便是生活在这些街巷和店铺里的人们都很难察觉,然而今日里当一些连通的石桥上的闸门落下,当一些河流的水位升高,而隐匿在河流之中的一些机关布置又显露出来时,即便是一些很愚钝的居民都发现绉家庄园外就像是多了三条护城河,而一些平日不起眼的建筑物,都在这些街巷之中变成了阵眼和堡垒。
然而丁宁依旧没有下车。
这样的一件礼物,足以表明夏家此时的微妙的态度。
这李皎月只可能是蟒鳞山中的那名神秘供奉。
然而现在所有在场的人看到了天下剑首令的生成。
夏家送来的礼物是一盒茶。
一道女子的身影便出现在这气浪里,停在丁宁身前的第三座大桥上。
女子的声音在气浪里不断炸开,尖利疯狂的声音伴随着爆炸的轰鸣声,一波波传入人的耳廓,让许多人都难受得有些呕吐的感觉。
和图书天下剑首令原本消失多年,只存在于修行者典籍的记载里。
接着他很自然的将这片天下剑首令递给了离他最近的一名绉家修行者,道:“送给李皎月,让她出来见我。”
这尖叫声无比的刺耳,就好像有无数的女鬼在地底尖叫,令人寒毛都要忍不住炸起。
公羊家以山为堡,而绉家以水为牢。
……
然而这种茶对于喜欢享受的权贵有意义,对于绝大多数修行者而言没有意义,尤其对丁宁现在没有什么用处。
丁宁的手中出现了两片天下剑首令。
丁宁的神容没有变化,只是嘴角微微挑起,有些戏谑的神色:“你敢么?”
在下一刹那,绉庄的深处,那些蟒鳞山里,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除了夏家。
过了十数息的时光,桥下的河水突然颤动起来,所有人都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开始晃动起来。
坚守有时候也意味着自牢,此时的绉家便是如此。
看着沐浴在阳光里年轻到极点的身影,他们每个人在心中响起的声音都是,这样的一个年轻人,难道真的是当年天下无敌的王惊http://m.hetushu.com梦?
所以当公羊家的人领着丁宁的马车到来,当开始进入绉家这防卫森严的外三层时,他都依旧躲藏在马车里,依旧没有敢出现。
任何一名绉家人此时出现在那名供奉面前都应该有可能被怒火燃成灰烬,而且为何这天下剑首令的主人根本不进绉庄去?
丁宁如此公然到来,和当年巴山剑场宗主率众亲至一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看着丁宁的面目,如此清晰却觉得虚幻,不敢相信,不敢想象。
然而在丁宁平静的目光注视下,在此时的气氛之下,这名绉家的修行者只有麻木,却连丝毫恐惧都没有生出。
一是他们知道了内里有一名可怕的,而且被他们绉家背叛的神秘供奉存在,另外一点则在于他们亲眼见到了传说中的九死蚕。
然后所有人看到他持着其中一片天下剑首令,在另外一片天下剑首令的剑身上刻了几道符文,写了一些注释。
绉家门阀的家主绉沉云,此时却在这三层包围圈之外,隐匿在一辆寻常的马车内,面色极为苍白,心情紧张到极点。
丁宁平静的站http://m.hetushu.com立车头,正对着绉庄正门的方向。
轰的一声。
在数个呼吸的时间里,无数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做出了无数的猜测。
当所有的暗阀和机关布置发动之后,要从外三层到绉家内院的正门,需要经过三座大桥。
虽然到来的消息被牢牢封锁着,不至于迅速传至绉庄深处那几座蟒鳞山中,而且丁宁一到便马上给出了他和其余门阀想要看到的态度,直接来绉家面对这名供奉。然而绉家如此的调度,内里的那名供奉不可能没有任何的感觉……若是这名供奉离开蟒鳞山冲杀出来,只可能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尽可能的杀绉家人报复。
“那你杀了他没有?”
接着天下剑首令的这名绉家修行者只觉得手中的这片剑令无比烫手,烫得连他的识海里都似乎涌起了火焰,那李皎月三个字不只是对他,对此间所有的修行者而言都极为陌生,然而他很清楚丁宁的意思。
那名绉家修行者的身影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他和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里。
所有或在明处,或在暗处注视着他的人都是瞳孔剧烈的一缩。
“真的是你?”http://m.hetushu.com
这些门阀送来的礼物都很罕见和贵重,而且都和绉家送来的白龙脂一样,是丁宁现在很急需的东西。
然而丁宁看到夏家送来的礼物之后,却并没有任何的表示,依旧先去绉庄。
所以其实夏家送来的这盒茶也很罕见和名贵,纯粹用于商品买卖上,价值甚至超过其余大多数门阀送来的礼物。
他连任何反抗的情绪都没有,大脑近乎一片空白的转过身去,托着这片天下剑首令,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绉庄内里掠去。
一股蕴含着可怕力量的气浪,将碎屑都吹上天去。
大量的修行者和绉家的私军守着无数重要的符器,切断了绉庄和外界的联系,将绉庄团团围住。
丁宁所在的车队是直直的行向绉家的正门。
只在尖叫传入所有人耳廓的下一刹那,绉庄的大门炸成粉碎。
直至此时,一片沉重的呼吸声才如潮水一般从四方响起。
他见过那名供奉的可怕,他生怕那名供奉乘着这个时候冲出来。
所有绉家的修行者以及军士也都紧张到了极点。
“既然是你,为何不来,让这样的一个来我给送剑令,你不怕我随手杀了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