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二十四章 残忍

“我在说扶苏的时候,其实也在说自己。”
“你……”扶苏气愤得浑身冰冷,一时说不出话来。
没有人可以推测这些年,在长陵皇宫里最高位置上的那两个人,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
“她现在可用的人不多,但是楚域已经乱了,我们还有齐这样的对手,我们可用的人也不多。能再除去她身边的一些人,我们这边的人会更安全。”
“我的信心来自于我的修为。”
丁宁最后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长孙浅雪说道:“在经历过很多残忍的事以前,我也把任何事情都看得很简单。可是我没想到有些人会那么残忍。自己做出那么残忍的决定时,自己会觉得开心么,还是也会痛苦?”
“你不会耗费太长的时间就能正式踏过七境,甚至接近当年的巅峰修为?”他看着丁宁,忍不住问道:“而且你说过一些有关八境的问题你也想明白了,你甚至有可能直上八境?”
“丁宁,http://m.hetushu•com我不管你是谁……但我先前始终当你是朋友,你就算不曾将我当做朋友,当着我的面说如何对付我父母,你觉得这样算是君子么?”一声愤怒的声音打破了此时的沉重和安静。
元武和郑袖的确强大了很多,一遍遍的让他提醒自己要更加小心。
“你需要看清有些事情,任何事情你都要有独立判断的理智。”丁宁转过头去,不再看他,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黑夜里,马车并未驶出夏家,而是到了夏家宅院里最为雅致的几栋小楼前,其余人已经到了这里。
然而差的便是时间。
而且从丁宁的这些话语里,澹台观剑也敏锐的嗅到了一些其它的气息。
丁宁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包括和千墓说的那些话都简单陈述了一遍,然后说道:“汶关月停留在此不会是未卜先知特意等着商家小姐,而是元武和郑袖早就做出的安排。南泉诸镇门阀和图书和赵香妃不和,元武和郑袖会在这里布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因为汶关月的身份,所以我有些疏忽,并未朝着那一方面去想。”
这愤怒的声音来自于扶苏。
“所以只是时间问题。”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澹台观剑微蹙的眉头悄然松开。在他看来,任何人都有可能犯错,尤其一个人因为天性的问题,很有可能犯同样的错误。但丁宁这样的话语不会有任何的异议。在长陵那一战之后,天下所有的修行者对他的战力就不会有任何的异议。即便是在鹿山会盟元武一剑平山之后,在各朝的很多修行者看来,若是换了当年的王惊梦去迎战那些宗师,恐怕会胜得比已经进入八境的元武还要轻松。
顿了顿之后,丁宁接着说道:“即便元武舍弃长生不死药不用,或者被他侥幸得到克制长生不死药迷失神智的方法,这些事情,依旧能够耗费他的心力,拖住他继续往前和-图-书修行的脚步。只要他在八境走不太远,那么郑袖就算入了八境,真当遭遇他们两个联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战胜的可能。更何况我想当一方对一方造成威胁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不会再和以往一样。”
“万物都在转化,没有什么东西会永恒不灭,乌氏祖山的长生不死药按照你先前所说,可能会磨灭一个人本来的神智,十分危险。但落在元武手里,不知道产生什么样的结果。”澹台观剑凝重的看着丁宁,“如果想要取消我们心中的所有疑虑,我们必须知道你的信心来自于何处。”
扶苏看着平静看向自己的丁宁,因为极度的愤怒,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你先前只是因为想要保命所以挟持我,现在你难道还需要我保命么?”
“按照林煮酒现在的布局,我想他是要拿下胶东郡。”
长孙浅雪微微一怔,有些心寒,但隐约觉得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http://m.hetushu.com丁宁自嘲般笑了笑,“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只是将长生不死药和扶苏都交还给他们,若是他们不像我所说的那般残忍,就不会有任何残忍的事情发生。”
“你太过年轻,所以有些事情你想得太过简单。”丁宁平静的看着扶苏,说道:“我之所以让你听这些,是因为你会成为交换的一部分,我会让千墓带一半长生不死药给元武,另一半放在你身上。两者加起来,才有足够让元武改变的药力。”
当他在岷山剑会之后得到续天神诀的时候开始,超越昔日巅峰便都是时间问题。
“如果真是那样,对于扶苏而言还是太过残忍。”长孙浅雪摇了摇头,忍不住说道。
丁宁的嘴角现出了少有的一丝冷笑,“谁都知道她冷酷,但扶苏的确是她的儿子,她连扶苏都可以放弃,而且若是她主动要令人杀死扶苏。元武便会怀疑扶苏到底是不是她和他的儿子,是不是她急于在毁灭什么。”
看着http://www•hetushu.com愤怒出门的扶苏和马上追上去的千墓的背影,长孙浅雪有些不解的轻声问道:“我都并不讨厌扶苏,你自然也不可能因为元武和郑袖而牵恨于他。”
“他是一个诱饵。”丁宁微微蹙起了眉头,回应道:“郑袖先前便做出了选择,所以我觉得,若是她想阻扰元武获取长生不死药,对于她而言,最干脆简单的方法,就是杀死扶苏,直接毁灭这另外一半长生不死药。”
他看着澹台观剑等所有人,接着说道:“只要能拿下胶东郡,就应该能再给我赢得一些时间。”
丁宁看着澹台观剑,说道:“不管郑袖和元武如何进步,我得了大刑剑为本命,等我到了八境,或者接近八境,他们之中任何一人都不会是我的对手。但若是郑袖也破了八境,元武又在八境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了一些,两人联手,我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最后的这个问题。
丁宁缓慢的点了点头,他的脸上没有任何骄傲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