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二十八章 圣变

胡京京震惊的差点叫出声来。
他身前那柄始终没有成形的剑,也开始剧烈的扭曲。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先和胡京京说些什么,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自己的身下。
这些洞窟因为太过高寒,连运送食物和饮水的修行者都很难经常到达,所以只有对生活所需低到无法想象的苦修僧才能很长时间的停留。
所有的苦行僧侣和许多想要破境的东胡修行者都会选择在这里苦修。
自从乌氏祖山来到这里之后,他已经停留在这里苦修了很久,然而却始终未有特殊的突破。
这是一种很玄奥和美丽的画面。
啵的一声轻响。
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信仰问题,然而今日里发生的事情,却让这山中苦修的人都明白这不只是信仰问题,而是护佑问题。
这些磅礴的精气来自于半山之上最难以到达的一些洞窟。
那些流动的风被这些洞窟里的力量强行的禁锢起来。
随着许多股磅礴精气的冲出,这座圣上上空似乎陡然多了一股无形和-图-书的屏障。
他身下的被褥已经看不出原本色泽,因为油垢和风尘也变成了紫黑色,然而就在此时这山元气波动之时,内里却有一道道金光在透出来。
有一朵冰花坠落在东胡边境的苦寒之地。
胡京京也停留在东胡境内修行,并经常照顾厉西星的饮食起居。
这一朵冰花的坠落,对于他们的感知世界,就是来自天外的邪物。
然而在这种寂寒空间里的演变却无人可以知晓。
这种较量只是短短的一瞬,然而因为牵动了整座圣上,所以在内里修行的所有修行者都有所感知。
他体内的鲜血和真元似乎燃烧了起来,那些金光缓缓消失时,他体内有金光溢出,似乎他体内的所有血肉和骨骼全部被燃烧成了金色的岩浆,溢出他的肌肤,将他的身体包裹为一个金人。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意味着灭绝。
她刚刚将一块可以抵御高山寒冷的酥油放入茶水之中,还未动用真元提高些茶水的热力,她就看和-图-书到了高空之中那朵冰花消失时产生的一道奇异虹光,接着她感知到了这座圣山由峰顶传下的些微震动。接着便是那山上许多冰川因为震动而产生的炸裂声,由低微变得宏大。
尤其是一些修行者的某一个破境契机被阻碍,那影响的时间,或许便是十数年,或许便是一生。
意味着很多既有的修行功法,那些前辈传下来的经验,教导后来修行者如何去感知那些天地元气流通轨迹的手段彻底的失效。
这些冰晶在虚空里带出长长的光线,迅速的扩大,变得疏松,很快就像是有一朵朵冰花在虚空里绽放。
这朵冰花早已经悄然的消失,化为无数丝的元气流淌在风里。
这些经过郑袖演变的星辰元气更是如此,能够轻易的融入这个世界原本的许多元气流通的轨迹之中,从而悄无声息的改变一些修行者原本熟悉的天地元气。
这一柄小剑静静的悬浮在寂寒的空间里,与之相伴的唯有一些星辰和陨石的碎屑,偶m•hetushu•com尔有一丝异样的闪光,从内里往外溢出,使得这柄小剑更像是一颗完整的星辰。
当异样的闪光在剑身外累积到一定程度,剑身上便有透明的结晶如冰霜般结出。然而因为剑身的表面太过光滑,这些冰晶无法粘附,又从剑身上剥落下来,朝着下方坠落。
她下意识的捂住了嘴,生怕打扰到厉西星。因为她虽然不能理解这些线条,只是反应过来这可能是那老僧修行时留下的痕迹,因为对抗那天外坠落之物,所以自然激发了出来,但是她从厉西星此时的神气感觉到,似乎这些线条成为了他重要的契机,似乎对他的身体起了某种独特的感应。
她感到吃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当她转身回望厉西星的时候,如雕塑般不动的厉西星睁开了双目。
日月星辰的变化,来自域外空间的元气波动,以及原本不能达到人世间的一些星辰元气,都会成为阻碍修行者修行的障碍。
厉西星的脸色从震惊、欣喜和茫然变为木然。
和*图*书座山便是东胡苦修士心中的圣山。
便是在现在,她控制着的这柄小剑上溢出的这些冰晶,那些冰花坠落之地的许多修行者,他们的修行便有可能遭受很大的影响。
那朵已经化为丝丝元气的冰花竟然被压得在空中重新现出,然而在下一瞬间,就被这些力量彻底磨灭,消失得无影无踪。
厉西星盘坐在老僧的榻上,身前那一道晶黄色的光华还在不断的变幻着各种的剑形。
啵的一声轻响。
厉西星修行的那个洞窟本身属于那名追随丁宁而去的老僧,原本就处在高处,此时胡京京正在洞口的一处避风处煮茶。
但她下意识的转身看向洞窟最里的厉西星。
这些冰花在和绝大多数修行者所能感知的天地元气接触之前,便已经彻底消失,然后变成许多丝看不见的元气,流入天地之间的元气里。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感知到了这种变化。
这些金光并不浓烈,然而却一直照耀上来,甚至映在了他头顶上方的窟顶上,形成了很多像独特文和*图*书字一样的线条。
然而当这一朵冰花所融入的风流吹过一座高山,这座覆盖着冰川,似乎永恒不变的寒山上却骤然涌出了很多股磅礴的精气。
许多苦行僧为了更好的感悟和思索,甚至早已忘记了时间的流逝,而且从不开口说话。
那柄小剑自然悬浮在寂灭的空间里,和那些星尘和陨石碎屑一样只是遵循着某种自然的运行轨迹,从剑内析出的这些元气也是不受郑袖控制,而是随意的飘洒在人间各处,根本无人知晓。
若是这柄小剑变得更为强大,她变得更为强大,她便更加可以悄无声息的“腐蚀”和改变那些天地元气的既定元气,悄无声息的灭绝修行者的世界。
山风将她的脸都吹成了紫黑色,然而她没有丧失耐心,她只是担心厉西星失去了耐心,错失了重要的突破契机。
很多苦行僧在这些洞窟里已经停留了数十年,那些流动变化的元气,在他们的感知里甚至变成了永恒不变,他们唯一需要突破的只是自己的肉体和精神的界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