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二十九章 月思

攻占胶东郡,这是很值得欣喜的事情。
“先前你的伤势已经重到无法长时间跋涉,我又不放心将你随意留在一处,现在带着你赶路应该没有多少问题。林煮酒他们已经传来消息,他们已经确定了胶东郡秘藏的位置,我需要带你们去胶东郡,只要能够得到胶东郡的库藏,应该对你们的伤势会有很大帮助。”丁宁探询般的看着老僧,想要得到确切的答案。
厉西星所在的这个洞窟被金色的光芒所充斥,那些覆盖在他身上的金色焰光变成无数细碎的光点,在往外飞舞的同时,那柄不断形变的晶剑也彻底变成了金黄色,然后悄无声息的分解为无数细微的颗粒。
自他体内溢出的金色岩浆般溶液覆盖满他的面目,他体内的气血也即将被燃烧殆尽,如同真正的窒息。
山上冰川的崩裂的还在继续。
那些自被褥和岩石间流淌而出的金色线路,原本就是那名东胡老僧留下的修行之法,记载的便是这些苦行和_图_书僧之中的肉身成圣的至高功法。
这些时日他停留在南泉诸镇,最主要的目的已经是借助南泉诸镇门阀的力量,对东胡老僧等人进行医治,然而在过往的那些时日里,即便他和青曜吟用尽了一切手段,似乎都无法逆转这老僧的衰老病死。
当他睁开双目时,所有的异相开始消散。
然而他并非长期修行苦修士功法的东胡修行者,无论是自身身体的本身,还是身外那柄和他气血相连的晶剑,都让他可以自觉无法支持完成这个进阶的过程。
王太虚有些感慨,他也从未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远离长陵的燕上都获得难得的安稳。
一名远道而来的年轻人。
“发生了什么?”
这些修行者毫不犹豫的贡献出了自己的精气,那些经过数十年甚至百年凝练的极为精纯的元气。
厉西星很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身体在迅速的变得强大,这种全方面的强大再加上他在这座山上静修了很久和_图_书,以至于许多原本触摸不到的天地元气的流动,在他的意识世界也变成了很清晰的线条。
……
然而就在现在,他感知到了老僧的身体里出现了一丝转机。
然而也就在此时,整座山里发出了许多道独特的吟咏声。
这些元气带着慈悲和祝福的力量,冲入了厉西星的体内,迅速完成了这个进阶的过程。
山巅许多的洞窟里,随着这种宏大的吟咏,涌出了许多道淡薄的金色光线,带着强大而磅礴的生命气息,涌入厉西星所在的洞窟。
丁宁微微一怔,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黯淡昏黄的眼瞳深处也燃起了一丝金色的光焰,就如同体内点燃了一颗火种。
然而在这个行礼过程里,他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天空里犹有巨山移动般的轰鸣声。
丁宁告退走出。
他看着难掩激动的胡京京,用力的咬着嘴唇让自己平静一些,然后他走出了洞窟,对着上方那些给予了他至关重要帮助的修行者和_图_书们深深行了一礼。
“我知道你有些欣赏他,却没有想到你会将衣钵传承给他。”丁宁看着老僧,认真地说道。
有数片极为尖锐的冰屑坠落了下来。
老僧有些感慨的轻声道:“没有错看那个年轻人,他已破境。”
他很清楚这些东胡苦行者的功法有着很独特之处,只是厉西星破境之时,独特的气机感应也能够让天地元气对这老僧的生机有所壮大,这却是他未曾预料。
在昔日中术侯那场叛乱里,他获得了大燕王朝军方的支持,再加上张仪的封侯,燕太子的刻意关照,他在整个上都已经不只是一个江湖龙王那么简单。
老僧没有多言,只是点了点头。
轰的一声。
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因为所修同样功法的问题,和那名老僧之间本身有独特的气机感应,知道了此时老僧的生命就如同风中的残烛随时有可能熄灭,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厉西星便是这座圣山的天选,同样也是他们今后的希望。和*图*书
气血燃烧成金色的溶液,令厉西星感到自己的身体每一处细微的地方都在产生剧烈的改变。
“这些都讲机缘。我将洞窟留给他,便是留下了他可以修行到我功法的可能,只是能否领悟和能否发现,却是天意。”老僧微笑了起来,“他能得到,便是他的。”
若非燕太子有变,否则谁都已经无法动摇他的安稳。
厉西星睁开了双目。
今日里他有客人。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这座山上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巨量的天地元气随着这些金光颗粒全部汇入厉西星的身体。
那名跟随丁宁而走的老僧原本就是这些苦修者之中的佼佼者,是他们这一脉的领袖和希望。在这极为关键的时刻,他们也清晰的感知到了厉西星获得了老僧的传承。
其中一片狭长如刀,坠落到他身体上方时,速度和真正的飞剑已经没有多少差别。
此时月光正明,他抬头看着柔和的月光,心中也充满着一种奇异的情绪。
只要坚持完成http://m.hetushu.com这转变的过程,那他就能正式踏过那扇门,成为长陵这一代修行者之中最早踏入七境的人之一。
同样也是厉西星进阶的契机。
“衣钵传承。”
那些上方洞窟里依旧传出吟咏声,但是变得低微而平和,如同真诚的祝福。
在遥远的大楚境内,夏家的一间静室里,一直盘坐死寂,气息微弱的东胡老僧突然缓缓的抬起头来。
这片冰刃落在他的脸颊上,只是淡淡的金光一闪,他的肌肤上连一道痕迹都没有留下,这片冰刃便彻底粉碎。
这便是衣钵传承。
厉西星明白发生了什么。
明月令人思故乡。
像老僧这样的修行者,只有他自己才能最为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这山底部的许多苦修者走出了洞窟,震撼难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
因为在世上所有地方的明月都是一样,有阴晴圆缺。
然而很多年前,谁会预料到,他和那名来自胶东郡的女子,竟然会走到这样的一步?
丁宁很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