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三十三章 注定

这种等级的白奇楠香气在记载里只要闻上一缕,便会通体舒泰,飘然欲仙。
听着他的这句话,徐福微蹙的眉头骤然一松,然而元武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他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得更紧。
徐福虽皱眉却是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听着。
“我停在这里等王惊梦的人,她自然不会愉快,我想要拿那灵莲莲子就更难。”
“很多年之前,我在长陵第一眼看到从胶东郡而来的她时,我就知道她是那种不愿居于任何人之下的人。王惊梦对于她想得太过美好,所以凭借此点,我胜了王惊梦。”
当他说完这句话,一块黑色的墓碑已经直接出现在他身前的空气里,然后仿佛毫无重量般朝着元武和徐福滑行而去。
然而他之前和徐福说话自称都是“我”,而这句话用了“寡人”,这便是意味着他这句话不只是推心置腹的交谈,还有着皇命的成分。
千墓极为简单地说道:“乌氏祖山不死药hetushu.com。”
这山间营帐一切陈设都极为简陋,甚至视野之中连侍卫和宫女都见不到数名,但徐福确信只要自己站在这里,此时的世间便不可能有人能够刺杀元武。
“用尽你从海外收集的灵药,也无法完全消除体内隐疾,这肺腑之间的撕裂如雷丝炸裂,最是影响行气,五气不调便最是麻烦。要想根除,恐怕需要她用长陵灵脉和星光灌浴出来的那些灵莲莲子。”
一股阴郁而寒冷的气息很快从远处的地底游来。
千墓紧紧的握着拳头,他双手的指甲刺入了肉里,但是没有感到痛苦,只是有些麻木。他的脸上也出奇的没有特别的情绪,只是深深的看着元武,说道。
“若是她早就将真正的胶东郡也交到寡人的手里,那我岂会在鹿山会盟之前才勉强八境?”元武微嘲的又说了这一句。
修为越是强大的修行者想要消去身体里那些严重的创伤,便更需要惊人的灵hetushu.com气支持。
在距离元武百步之遥处,被徐福身上散发出的一股阳和力量所阻,接着毫无征兆的涌出一团黑气。
当他颔首之时,一道凝聚的元气从他体内沁出,化为数十缕流散到了风中,这一片山林周遭的空气里泛出许多晶莹的流光,似乎有很多光线被硬生生扭曲了方向。
听着这句极为简单的话语,感受着那块墓碑里所蕴含的元气味道,元武和徐福却是都彻底变了脸色,这山周的空气里,很自然的响起了无数巨兽咆哮般的轰鸣声。
“晏婴的弟子,你很想杀寡人。”
他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天边的流云。
元武拿起一宗卷宗,很快看完又放下,再拿另外一宗卷宗。
“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并非归结我做了什么,和为不为她做什么,而是在她进入长陵,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就已经注定。在于她的人本身。”
元武微讽的笑笑,他无意于和这样的小孩子玩和-图-书过家家般的游戏,负手道:“他让你给我带来什么,用于交换商家大小姐?”
经过岁月的洗练和转化,这种香脂凝聚了大量对修行者疗伤有益的灵气,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早就已经变成千金难求的圣物,尤其此时元武香炉中所点的奇楠是雪白如玉一块,更是白奇楠中的极品白玉脂,即便是对于世上那些大门阀的子弟,都是只在记载之中见过。
修为越高的修行者越难受伤,然而一旦受伤,要复原起来却是比寻常的低阶修行者要困难得多。
这白奇楠是治疗胸肺之间伤势的最佳灵药,尤其能够祛除体内那些连真元都无法洗练的沉淤,然而即便是这样的灵药,对于元武的伤势的治疗作用却是甚微。
“有人会替我杀你。”
“胶东郡一失,对我和她之间的关系或许有些缓和。毕竟她比我更清楚王惊梦。像王惊梦那样的人,得了胶东郡之后,再造一个巴山剑场也只是时间问题。”
和*图*书于有些远道而来的人而言,这却是指明了方位,就如打开了一道大门。
他的面容依旧平静,神色没有任何的改变。
元武看完了所有的卷宗,也正好说到这句话,然后他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静默不语的徐福,“说了这么多,我便是想你不要劝我不要和王惊梦等人交易。”
“只是她花了这十数年的时间在这些灵莲上,甚至不惜影响修为进境,却从未和我说过培植那些灵莲有何用意,若不是百里素雪杀入皇宫,她动用了这灵莲莲子,连我都不知道其功用,她愿不愿意给我这灵莲莲子,也是未知之数。”
只是和寻常人平时宁神或者祭祀时所用的线香不同,元武身边的香炉里燃着的是产自海外的奇楠香。
徐福没有马上回应。
徐福颔首为礼,道:“诺。”
这些时日他停留在这里等待丁宁的信使到来,安静疗伤甚至没有离开这数座营帐,然而通过这些很快送到他手中的卷宗,他却是很清楚hetushu.com丁宁那些人的动向。
就如一团并不坚实的泥土在裂开之后可以很轻易的重新揉捏成一处,而世间那些最为坚硬的宝石裂开之后,却很难有手段再重新捏合。
山间有烟气袅袅升起,元武皇帝的身边也燃着香。
然而看着元武吐出的那些腥红的血沫,他的眼眸深处也尽是担忧。
黑气又迅速朝着中心收缩,团成千墓的身影。
在世间很多未接触修行或者刚接触修行的人看来,修为越高,自然是复原能力更强,然而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却很清楚,事实却恰恰相反。
徐福静静的侍立在他的身后。
元武看着身前石地上那些血沫,神容却是平静。
难道这世上很多事情,很多人之间,真的是一开始便都已经注定了么?
然而在这样的异香缭绕里,每隔数息的时间,元武却是咳嗽起来,吐出些腥红的血沫。
元武淡淡的看着正面着他的千墓,看着千墓黑到发亮的双瞳,摇了摇头,“但是你永远都杀不了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