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四十章 尸物

“无法完全不散,需要用千墓山的元气养。”千墓看着她,没有隐瞒的解释道。
当情况彻底稳定之后,这名医师走出了胡亥的寝宫,在皎洁的月光下,他的面色有些死灰,对着许多列队等着他的同僚或者弟子极为沉重地说道:“必须找出可以根治的方法,或者找到比我们手段更高,可以医治他的人,否则持续下去,这便不是心理上的问题,他的整个身体就会彻底的废掉。”
有惊慌的脚步声和叫声响起,一名医师很快的掠到了他的身边,数种解除身体抽搐和镇定神魂方面的药液很快被这名同样是强大修行者的医师用真元渡入胡亥的体内,接着这名医师极为熟练和迅速的取出了数根金针,刺入胡亥一些气血涌动的窍位之中。
“你们宗门,竟然有着控制尸物为仆的手段,而且还能令元气不散?”她忍不住问道。
商家大小姐怔了怔。
黑色的夜里,色泽斑驳的镇魂钉一寸寸的从商家大小姐的气海中缓缓退出。
“李云睿和白山水夫妇,他们去劫那十二巫神首,真的可以么?”同时,她有些担忧地说道。
商家大小姐顿时愣住。
他的一身修为虽然来自于他最敬爱的师尊和*图*书晏婴,以至于他在前面数境走了捷径,无法领略得到各境的细微变化,从而应该这一生都会停留在七境的层面,永远都不可能突破得到八境。
让他惊喜的不只是那种难言的恐惧,还有极其细微的声音和冷意,那声音便是屋檐上的蒿草折断时的声音,冷意来自于穿梭在黑夜里的星光之间。
“多谢。”
坚固的床榻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在空旷的皇宫里变成令人心悸的杂音。
她的修为本身来自大齐王朝的功法,所以她很清楚这两名仆人不是活人。
然而因为完美的承继了晏婴的本命物,再加上旁人无法理解的绝强对敌手段,他在七境的宗师之中,依旧是接近无敌的存在。
商家大小姐本身很需要这样强大的本命物,而且她也很清楚千墓不需要这样的本命物,所以她没有任何推辞,从千墓微微颤抖的手中接过了这件大齐圣物。
以至于在接下来的数息时间里,他不得不用双手拍打着胡亥的肺腑,用自己的真元来维系胡亥五脏的功能,以免胡亥在不断的剧烈抽搐中无法呼吸,甚至五脏出现严重的问题。
千墓的双手手指前端有黑色的气流和这枚镇魂钉相连和-图-书,这幅画面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的双手十指融化了,和这枚镇魂钉连接为一处。
这种抽搐撞击着床板发出的心悸声音持续了很久,医师身上的衣衫都彻底的湿透。
当时间缓慢的流逝,当千墓终于抽离出这枚镇魂钉时,他也虚弱起来,浑身不断的颤抖。
他甚至没有时间杀死商家大小姐,没有时间带走这枚镇魂钉。
不知为何,他自幼便觉得母后郑袖不喜欢自己。对于扶苏的偏爱并没有流露在表面,然而无论是目光甚至是很多转身时留下的背影,都让他觉得内里有这种冷意。
“你可以将这镇魂钉炼为本命物。”千墓知道她的本命物在对敌齐斯人时已经被毁,所以他马上建议道。
这是他自幼便熟悉的味道。
今夜这种冷意分外的清晰,让他从噩梦中惊醒之后都在粘湿的床榻上不敢动弹,这些细微的声音如毒蛇般丝丝作响,又让他不由得想起那阴暗不见天日的地底,申玄那个怪物用一根根中空的细针刺入他的肌肤,鲜血从细针中丝丝喷出的声音就是如此。
“千墓山本身便是我师尊留给我的本命物,如果能够将之变成为更强大的对敌手段帮我师尊报仇,www•hetushu.com这是值得的。”千墓看得出她的不解所在,接着说道:“师尊的本命物即便不在,他传给我的功法我还记得,我即便无法突破八境,只要传下去,终究会有人能再超过现在的我。”
在长陵皇宫的另外一端,胡亥在噩梦中醒来。
相当于用本命元气不断维系这些尸物?
当晏婴死后,齐斯人应该是大齐王朝最强的修行者之一,他甚至应该有信心面对澹台观剑这样的对手,哪怕无法战胜恐怕也有自保的能力。但是他不可能在澹台观剑和千墓的联手之下生存,所以当感知到澹台观剑和千墓的气息时,他很决断的直接弃商家小姐而走。
“既然如此,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商家大小姐点了点头,她的目光落在了自己和千墓身体两侧的两名仆人身上。
这两名仆人的装束十分奇怪,整个身体淹没在沉重的黑袍里,连面目都用黑布裹着,黑布上流淌着一些黑色的气焰。
白山水和李云睿联手的强大自然不用多言,然而大齐王朝现在是七境宗师最多的王朝,齐斯人类似的宗师的阴神鬼物手段又不是寻常的修行者所能应付,其实在她的心目中,她不认为光凭白山水等人就能阻和图书止齐帝动用十二巫神首。
商家大小姐认真施礼致谢,一直跟随着她的老仆更是对着他深深躬身。
镇魂钉是大齐王朝王室用于震慑各宗门的圣物,国之重器,所以当时齐斯人逃走时,面对那些郑袖的部下时,才会显得那么冷漠和愤怒。
商家大小姐明白了他的意思,想了片刻,然后抬起头,用平时温柔的声音慢慢地说道:“既然那件事有白山水管着,不用我们插手,既然你又是这样的想法,那我们便去齐朝另外一处去处。”
在她的所知里,应该是连传说中的十二巫神首上都没有这样逆天的手段。
……
他根本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令自己恐惧的冷意存在,即便自己和扶苏相比,修行天赋要略差一些,但也不都是她的儿子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
只是这枚镇魂钉是大齐王朝的至宝,对于所有修炼阴神鬼物功法的修行者而言,是元气规则强大到了极点的神物,所以即便是对于他而言,拔除这枚镇魂钉的过程,也比同时对敌数名七境要吃力得多。
因为这样的手段到后来,便是本命物的元气不断损耗,就像是食物一般被这些尸物吃掉。
毁灭和得到两者之间自然是有着很大的不和图书同,然而对于所有修炼阴神鬼物的修行者而言,恐怕都不会想到有人居然会不想要得到这样的修行至宝,而会舍得毁掉。
这种细微的声音在绝对静寂的环境里特别清晰,鲜血化为红色的雾气弥绕在他的周围,声音持续的时间很长,但是身体里丧失的鲜血却实际并不太多,只会让人有些虚弱和无助到极点,当然还有不断累积的极度恐惧。
他身下的褥子全部被他的冷汗浸透,在他的噩梦里,他的身体肌肤和血肉都融化在了床榻上,梦境里的感受和此时黏糊糊的感觉很类似。
这种御医拥有高超的手段,然而让他面色难看的是,他这些手段齐出,却和此前数次一样,根本不能解除胡亥的这种症状。胡亥的抽搐就像是真实的噩梦一样无法摆脱。
他的身体在粘湿的被褥上面不断的抽动,甚至跳动。
元武和郑袖出了问题,这只是大秦王朝的家事,然而在这变故里,损失最大的却反而是大齐王朝。
“丁宁说可以,因为我们只需毁掉,又不一定要得到。”千墓迅速的回答:“而且他还说,他想得清楚的事情,白山水肯定也想得清楚,所以白山水才会说将这件事交给她便是。”
胡亥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